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商业信息 商业资讯 商业要闻 查看内容

这个黄金周,淘宝终于把泰国人得罪了!是原罪?还是躺枪?

摘要: 黄金周刚开始,此时此刻泰国各旅游景区、宾馆饭店、酒馆秀场,一定都已经成了“华租界”。人多,钱多,事儿也多。等了一天,本届黄金周第一宗旅游业界争议性惨案总算发生了——清迈的“旅游业者”,向中国淘宝示威抗 ...


      (原标题:这个黄金周,淘宝终于把泰国人得罪了!是原罪?还是躺枪?

      黄金周刚开始,此时此刻泰国各旅游景区、宾馆饭店、酒馆秀场,一定都已经成了“华租界”。

      人多,钱多,事儿也多。等了一天,本届黄金周第一宗旅游业界争议性惨案总算发生了——清迈的“旅游业者”,向中国淘宝示威抗议了!

      怎么回事儿呢?

      简单来讲,中国淘宝平台出售的清迈夜间动物园票价太低了,清迈旅游业者赚不到回扣,于是怒而示威。
 

      9月30日13:00左右,泰国Inter Guide协会会长阿披叻带领着由导游、旅游从业者、导游车司机、红车司机、嘟嘟车司机等200多人,来到清迈夜间动物园门口,集体向清迈夜间动物园提出诉求。

      阿披叻及其带领的200多人表示,清迈夜间动物园的真实窗口票价为400泰铢(泰国人)和800泰铢(外国人)。而中国淘宝网站却以30元人民币,即约150泰铢的超低价出售清迈夜间动物园门票!

      几位旅游车司机反映,中国网站的低票价与园方票价间差价悬殊,让许多中国游客以为“高票价”是当地泰国人的坑钱手段,口口相传之下,众多游客干脆不在窗口买票,而选择在网站上购买,且清迈其它景点也出现了类似情况,这严重“损害了清迈旅游业经济效益和形象”,阿披叻提出让夜间动物园介入,禁止任何网站售卖过低价格的门票。

      园方负责人表示,清迈夜间动物园属国家单位,按照规定票价出售给个人、企业或团体,从未以低于规定的价格出售过门票,更不存在以低票价作为和私营企业竞争手段的必要。

       动物园称,问题一定来自中国旅游业者,或许他们用超低价门票吸引游客,但会在其它项目中加价,以此为盈利手段。但无论如何,园方无权向境外网站提出任何要求,但会将此次会议内容向相关上级部门反应,以望得到合理解决,夜间动物园预计于10月22日就此事作出进一步通知。


      其实,清迈会发生这样一场奇怪的事件,我们也是早有预料。

      早在一年前,老汉我就在一次前往清迈夜间动物园的途中,见识到了这一事件发酵的先兆。

      把当年的文字贴在这里,大家先看看吧:


      清迈老司机的愤怒:中国人都聪明得要死


      有一天晚上,和家人在清迈乃巴萨步行街游荡,被一个泰北华人小哥拦住去路。对我说看您这位游客先生一表人才器宇不凡,一看就像有钱人,正好我们的XX五星级酒店有一个体验活动,只要听两个钟头的土豪会员讲座,就可以免费领取4000大洋的现金消费券。

      作为一个与五星级酒店绝缘的资深穷酸书生,本来不想去浪费人家酒店的名额,但是看小哥市场推广工作也挺不容易的(4000铢什么的我才不那个啥呢哼),于是还是报了名,第二天下午跑到酒店去听课去了。

      酒店是100年前的英国领事馆,当年《门徒》里毒贩刘德华霸气狂吃鱼子酱的戏就是在这儿拍的,各种豪华不在话下。


      我尽量穿上“看上去比较像有钱人”的衣服,硬着头皮衣冠楚楚地听了上海金牌销售大叔两个小时的土豪讲座,几万美元的会员卡自然是没有办的,但如约安全地得到了4000铢的现金券,怀着破碎的心灵(听任何你买不起的东西的讲座都是一种煎熬)在高级酒店里啃了一顿2000+的下午茶,剩下的钱,订了晚上的包车,打算去清迈的夜间动物园去逛一圈。

      下午六点,车来了。开车是一个开“红双条”(红色的载客皮卡)的兼职司机,幽默开朗的清迈话唠大叔。短短半个小时的路上,听他侃大山侃了一路,我老婆协助翻译。

      确切的说,不是“侃”了一路,而是“骂”了一路,主要骂的对象……就是狡猾的中国人。

      以及,狡猾的中国人里最恶贯满盈的总头目——马云。


      怎么会骂到马云的头上呢?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清迈“话唠叔”平常的业务,是从市区到素贴山的双条公交线路。清迈人少,双条车光跑客运赚不到几个钱,因此话唠叔同时还承担出租车的功能——并且理所当然的,也要为游客介绍景点和酒店,从门票和酒店那里赚取“佣金”。车钱加上佣金,这小日子还算过得下去。


      中国游客占领清迈大街小巷之后,话唠叔的好日子,过到头了。

      此前欧美日韩游客在清迈,经常会选取话唠叔提供的“旅游指导”,去一些好吃好玩好烧钱的景区景点,于是叔的佣金也较为丰厚。但中国人来了之后,问他去哪儿?基本上就是一句话:“哪儿便宜去哪。”

      “珐琅们(洋人们)还会问你‘这个地方好不好玩,伙食怎么样”,中国人根本都不考虑这些,有1000块的地方就决不去1500块的地方,哎呀怎么也不看看那里好不好玩呢?”因为中国客人去的地方太便宜而导致佣金减少的话唠叔,说这话时,一脸不解。



      后来又过了一两年,中国客人更恐怖的时代到来了——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买门票了!

      在这一段吐槽里,我无数次听到司机嘴里蹦出一个词:“Taobao”。

      字正腔圆,铿锵有力,行云流水的念白中裹挟着无限的心酸与愤怒,TaobaoTaobaoTaobaoooooo……同一个耳熟能详的汉字外来词,一路上我至少听了40多遍。这一回纵是我泰语烂如渣,也顺利地听明白了话唠叔的大意:

       “万恶的某云,害死人啊!”


      自从中国人学会了用某宝,酒店是用某宝订的,门票是用某宝订的,有些包车甚至也是用某宝订的。清迈的出租车司机们彻底失去了赚外快的一丁点机会,沦为了纯粹的车夫。客人上车,送到目的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说好的买门票的回扣呢?不好意思,人家中国人的门票已经通过某宝给订好了——而且比现买还便宜一点呢,亲!

      写着写着,我怎么感觉我想是在做广告?我靠向毛主席保证我没有在打广告,好好做个车,还要听司机当着我面骂他妹的一路的中国人,这滋味好受?万一某云某宝剽窃这个创意来做广告,老子灭了他。


      跑题了,接着说话唠叔的事儿。

      说道自从有了某宝,清迈的出租车司机那是江河日下,入不敷出,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于是纷纷转行(话唠叔的原话,真假无法考证)。中国客人叫车,你总不能拒载啊,但是明摆着珐琅(洋人)上车有得赚,坤金(国人)上车没得赚,有时候真恨不得装着睁眼瞎把中国游客给“拒载”一回啊?然而,被举报了可就彻底悲剧了。

      所以,还是得硬着头皮,老老实实地拉一趟又一趟的中国“清水客”,清汤寡水啊!没有半点油星啊!看见打伞的女游客,司机大叔一声长叹先fxxk一下自己今天的运气啊——有木有?


      在这种心态的浸泡下,中国人的各种其他的小毛病,就更加显眼了。

      一路上,话唠叔向我列举了中国游客的八大特征十大罪状。比如什么中国游客总是讲价钱啥么鬼东西都要见面砍一半让我们司机怎么活咧,中国游客约好的时间总是喜欢往后推推推推推你大爷的晚上九点钟动物园都关门了她愣是要十点钟接人回酒店累死你丫的傻逼活该咧,中国游客……总之就是各种不顺眼咧等等等等。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中国人,真是太‘聪明’了——”

      最后还不忘话锋一转对我说:这位哥,我不是针对你,你们车钱的分成,五星级酒店已经给过我了,能拉你们这些有钱人,今晚上真走运呢……

      夜色之下,真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才合适呢?




      关于中泰旅游问题的另类思考:问题是价格,还是模式?

      在曼谷做了这么久的媒体人,深知关于中国游客的“低价团”模式的争议,一直是万年不变的热点话题。中国旅游团独特的取向与模式,究竟是市场规律,还是万恶之源?如果是市场规律,为何又会在泰国遭遇如此严打?如果是万恶之源,那么恶的源头又是谁?这些乱麻一般的问题,我也一直在思考和转变着。

      在那一夜,听话唠叔骂了一路,或者说“夸”了一路“聪明的”中国人,以及来势汹汹的某宝,一种新的思路开始出现在我一知半解的脑海中。

      这一切,或许真的是一种难以抗衡的趋势,甚至低价或者不低价都没有本质的影响。

      即便“低价团”的问题不存在,某种杀伤无数的格局剧变,也终究是会出现的。

      在清迈,如果司机大叔的叙述是真实的话,那么我们看到的,与其说是低价战略对市场造成的冲击,不如说是“跨国巨头”对民间散户的挤压。随着强大的市场巨头的出现,以及全新交易方式的出现,原本由一些基层市场的小型参与者(小旅行社、小运输企业、直至最底层的导游和嘟嘟车司机)构成的中介体系,逐渐在大型机构的挤压和垄断下趋于瓦解。


      这不是价格的问题,而是分配的垄断。每一次外来资本的进入,每一次技术手段的革新,都会让利润的分配环节向消费者的终端逼近,从分食“街头叫车赶赴景点的游客”,到分食“刚走下飞机的游客”,最后进化到分食“电脑前付款定团的游客”——等到了这一步,基本上就没有泰国的司机和酒店什么鸟事了。


      在外部资本的加持下,泰国本土旅游市场的集中与垄断将会大大加速,几家国内外巨头包办一切,将泰国本土小户的利润分食殆尽。尽管巨头们会有各种方式把蛋糕做大,用“包机”“0元”、“网购预订”之类的创新方式将排山倒海的中国游客运到泰国来,但原有体系中弱势的司机导游们将无利可图,原有的牟利方式,价格体系被摧毁,无利可图的本土小规模玩家,又怎么会对这些吃光占尽的巨头们,心悦诚服呢?

      而在泰国的政治格局中,本土小商家们即便求财无门,但可是很有“发声能力”的。当本土的XX公会、XX协会聚集万千受损业者,向军政府“求取公道”时,巴育上将们雷霆一怒,将OA们压在五指山下的那一天,还能有多远呢?

      这或许,是正在火山口上的“泰国旅游业革命”另一个视角下的真相呢?


      在那一夜,听着舌灿莲花的清迈话唠叔,对着我这个坤金声讨狡猾的坤金,痛骂赶尽杀绝的某宝,我深刻的感觉到,当一种赚钱方式——即便这种方式是高效的,卓有成效的,代表着最先进生产力的发展方向的——只要这种模式触及了本土小经营者的财路,漠视了原有体系下盘根错节的业界众生,那么这种模式也必定会走向末路,并在同一时间,将不远万里前来撒钱的中国游客,变成“一毛不拔”的外来铁公鸡,在高歌猛进之时,埋下土崩瓦解的恶果。


      泰国打击零团费失败了吗?没人知道。

      泰国低价团营销模式失败了吗?是的,因为它太成功,太霸道,以至于在如日中天的巅峰,种下了暗潮汹涌的末日。

      “聪明绝顶”拉仇恨的某宝呢?照这样下去,它在清迈被斩杀的一天,我看也是早晚的事儿。

      赚钱本没错,赚钱的同时把别人的钱给挤掉了,这个钱,终究是赚不长久的。

      这个道理,每一个要来泰国拼事业的同胞们,心里都要有个数啊。不然以后到了泰国发现泰国人看我们的眼神都不对,这个枪,躺得就太大了。


      一年之后,再看当时写的这篇文章,真是忍不住感叹,当时的确有点先见之明。

      当初,听话痨司机大叔喷了一路的杰克马,文章的末尾,对日后的形势做出了两个判断:

      第一,事情这么发展下去,清迈当地的旅游业者和司机们早晚要出来闹事儿!

      第二,闹事儿闹多了,没准杰克马的某宝,又要被泰国管理当局下手整治了——


      从清迈夜间动物园的示威事件来看,第一个预期实现了;但第二个预期却没有成真。原因在于,泰国的最高决策者自己提出了“泰国4.0”战略,面对电商时代来势汹汹的冲击,他们没有选择规避,而是尝试去学习。

      表达立场,是泰国旅游业者的自由,但是,别说泰国管理者管不到淘宝头上,就算管得到,他们也未必会去管。

      既然泰国政府自己都要“4.0”了,那咱也就实话实说了。

      赚不到钱怪淘宝,这样的想法,是不管用的。


     电商灭了实体店,手机逼死大网吧,移动支付让钱包销量一落千丈,共享单车拍死了单车店却救活了单车厂……在这个信息技术一日三变的时代,生生死死,都在一念之间。

      站在原有的盈利模式里故步自封,排斥全新的商业模式,敌视那些势不可挡的崭新玩法,被绕过了便怪别人“不走正路”,没得赚了就指责顾客偷奸耍滑——这样做,在价值上对不对还要两说,在实用性上肯定是无法自救的。

      导游和司机们,从800泰铢的门票里得到多少“佣金”,我们都没有异议;清迈夜间动物园按照国籍区别票价是否合理,我们也不想讨论。但是,咱们就这么说吧,退一万步,即便中国全网的在线票价一致定死为800铢,再过几年,中国人也不会在出租车的后座上掏现金跟您司机老人家买实体票的。

      中国人贪便宜吗,当然贪!不但贪,而且还特别没有安全感,我们怕在泰国换现金吃亏呀!怕黄金周人太多买不到票啊!我们啥都不图就图网上消费多点积分啊……珐琅们也没闲着啊,美国没有老马它还有亚马逊啊,早晚全世界都在用网站打车订票,你要不变,只有死路一条啊!

      泰国之所以不去“知足经济”而去“4.0”,是因为即便自负如维和委的将军们,也知道必须将零敲碎打的泰国小业主们改造成数字化时代的新型经营者,才能在下一个时代中为自己找到一席之地。你可以抗拒,却终究无法逃脱它的碾压;用“行业权益和地方形象”去求得一寸之安寝,过得了初一,又怎样过得了十五呢?

      轻轨之下,没有黄包车唏嘘的空隙。要么,你把自己上传网上,线上预约,线下加盟、团购打折,扫码支付……要么,就别再惦记将来的事情了。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17-10-23 08:3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