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泰国网制造 大话暹罗 查看内容

中秋之夜的曼谷,满城黑衣的王都

摘要: 2017年10月4日的夜晚,我意外地闯入了一片黑色的海洋里。对于中国人而言,这一天是团圆的中秋夜,是漫长的国庆黄金周当中一个给三倍的工资也懒得加班的佳节良宵。而对泰国人,尤其是那日身着黑衣在大皇宫附近“守候 ...


2017年10月4日的夜晚,我意外地闯入了一片黑色的海洋里。

对于中国人而言,这一天是团圆的中秋夜,是漫长的国庆黄金周当中一个给三倍的工资也懒得加班的佳节良宵。

而对泰国人,尤其是那日身着黑衣在大皇宫附近“守候先王”的泰国民众而言,那一个晚上是瞻仰已逝君王最后的机会。




      那一天下午,我与家人原本计划到曼谷玛哈叻码头去找条游艇,搞个“江上赏月”。无奈当晚曼谷城连降暴雨,不要说月亮看不见,码头上连游艇也不愿出航,于是只能在江边的文青集市吃了顿饭,夜深雨停,便要打道回府。

      然而,回不去了。


      从走出码头的巷子口的那一刻起,就像是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片黑衣的海洋,一片交织着庄严与热切的奇异人间。

      这才想起,这些泰国人都是来祭拜先君九世皇的。

      从2016年10月泰国九世皇普密蓬·阿杜德驾崩以来,他的灵柩一直安放在曼谷大皇宫的律实皇殿内,供泰国民众入内瞻仰。于是一年以来,数以千万计的泰国人身穿黑衣,在宫墙外排上几个小时的长队,去与那位伴随整整三代臣民的老国王做最后的道别。


      一年来,我们经手的新闻里常常会出现类似的内容:某大爷用生命的最后时光从千里之外的外府徒步进京祭拜先王、某大妈每天风雨无阻一轮又一轮排队等候最终一年进宫参拜了四百次、某明星和某明星像平民一般在酷暑下排几个小时的队只为看一眼灵柩、某卸任前总理只身一人来到皇宫却和志愿者一起为排队等候的民众端茶送水。


      在文字背后,这样的新闻离我们仿佛很遥远,就像一场不苟言笑的同城嘉年华,知道它的存在,却感知不到它的形体。

      直到闯入它的现场,才能体会到那种黑色的重量。


      再过三个星期,普密蓬国王的火葬礼就要举行,为了筹办葬礼,原本在2017年9月底就要关闭律实宫。但由于数十万的民众仍在源源不断向皇宫涌来,因此原定的“闭关日”一推再推。几天前又一次延长到10月5日,因此中秋之夜就成了臣民们目送先皇最后的机会。

      整个大皇宫的几公里之内,都是人,黑色的衣服,黑色的裙褥。300年前的古老街道显然并不为这样规模的人流而设计,因此每一寸人行道,都被黑色的身影们堵得水泄不通。

      但是,并不混乱。
 

      无论是车流还是黑色的人群,都在叻达那哥信半岛迷宫般的道路上缓慢地移动着。

      但这种缓慢,却毫无混乱和停滞的迹象,因为在这车流人海之中,有无数身穿黑衣的市民在充当着志愿者。

      这些志愿者各种年龄,看上去涵盖各种阶层,有学生、有公务员、还有一些很有导游气质的纹身大叔,在人群中一刻不停地疏导着方向,向人群中的孩子和老人递送着烧仙草、鸡翅、三明治、矿泉水之类的食物。

      每个人看上去都像是工作了好几个小时,脸色疲惫,却仍旧和善和殷勤。


      车行道已经封闭,路上的面包车和摩托车却往来不息——不需要询问这些载客摩托车手“一公里多少钱”,因为这繁忙的摩托车海,全都是来志愿服务的“志愿者司机”。

      误入黑衣人海中的我,晕头转向地不知该如何走出这条封锁的街道,于是便向身旁的人问路。


      黑衣的泰国大妈,将我们引给一名会说英语的黑衣学生,志愿者学生问清我们要去哪儿之后,将我们引导到另一个队伍中。队伍的尽头,是一长串看不见尽头的“志愿摩托车大军”。

      一名满头大汗的警官,扯着嗓子向每一个上车的市民再三确认他们的去向——“华南峰火车站?排左边这一队!!你要去胜利纪念碑?对面排队上面包车!!你们去哪?中国人?where you go?辉煌?来一辆摩托,送他们到宾郜路口去打出租车!!!……”


      正等着,一位黑衣小哥给我一家三口每人递了一杯加了冰块的烧仙草。

      一位大妈将一碗鸡翅递给我的女儿。

      刚吃完,正找着垃圾桶,又是一名志愿者笑着将我手中的空杯子拿走,扔到了五米之外的临时垃圾桶里。

      作为一个中国人,被人如此温柔地对待,让我有些难以适应。


      由于志愿摩托车数量很多,因此很快就排到我了。

      摩托车上,志愿车手大叔问我在皇宫排了多久的队,有没有看到国王陛下的灵柩。我实在不敢告诉他我只是一个误入藕花深处的迷路游客,于是只好闪烁其词地说,我从下午就来了呢,哎呀排了好久的队,总算是看到了呢……

      大叔很感动,问我是哪国人。我说是中国人,于是大叔便更感动,连说没想到你们中国游客也会来这里。

      谢天谢地,他看不到我那时的表情。


      一路上,曼谷老城区古旧而昏黄的街道上,一队队的黑衣市民在街角站着。

      远处白色宫墙下,无数黑色的人影一动不动地徘徊在原地,不知他们是在排队等着进去,还是正在排队等着出来,又或者只是坐在那里,在纷纷扬扬的夜雨之中,守候着一墙之隔的老国王。


      突然之间,我几乎有些自卑了。

      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民?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这个世界上,有的民族富足而宽广,经得起肆无忌惮的折腾,也不会失去它挥霍不完的体面;

      也有些民族,勤奋而精明,靠着一个强大而严格的政权,才能让他们维持自己貌似温驯的规矩。

      但在2017年10月4日夜晚的曼谷,我看到的,这群身着黑衣的人,我分不清是什么东西将他们聚集在一起,又是什么东西让他们在拥挤的雨夜里,心照不宣地维持着他们某种自发的高贵。无需外在的约束,却能如此地温柔而庄严。

      大概,这就是信仰吧。


      一个君王,伴随一个民族三分之二个世纪,最终成为这个国家的象征。他的生日成为节日,他的存在便是统一,他的遗体成为整个民族朝圣的方向。你可以说,这是半个世纪的宣传所教化的结果。但是,你却很难不对这样一种结果,感到嫉妒。


      你可以质疑一切信仰根基的荒诞,可以解构一切精神源头的来由。

      但你就是无法否认,那些神话的信徒,他们生命的色泽,比你要更华彩而纯粹。

      作为一个中国人,实打实的讲,我不可能像泰国人一样为他们的君王长夜痛哭,彻夜守候。我不能体会他们的虔诚,也无法从自己的一双冷眼里挤出热泪,因为我的国家曾经的历史告诉我们一切偶像都是人为的造物,所有信仰的源头都是一场精妙的设计或偶然的误会,信者恒信,只要你愿意。


      但在那一刻,看到那些信者的那一夜,你真的很难不去羡慕他们,嫉妒他们有这样的一个人,这样一件事儿,能让他们自发地凝聚,真诚地付出,在长夜中静默无声,在静默中长久思念,然后在这份思念里,像一群圣人一样用无私的付出去献祭于他们心中那缕共同的光。

      精明的同胞们啊,还有什么,能让我们对陌生的人付出自己的殷勤?

      上一次向陌生人伸出手,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这个月的月底,普密蓬国王的火化礼就要进行了。

      政府和宫务处将“闭宫谢客”的日期一延再延,从9月30,延到10月5日;又从10月5日,延到10月6日。看着皇宫门外一片墨色的人海,真不知道,这个“延期终止”的命令,有谁能忍心说得出口。

      真嫉妒你们。


      生活在泰国的我们,嘴上不说,其实早已被你们的真诚所浸染。

      我们与你们不一样,没有你们那样的眼神,也无法体会你们的感受。但你们的神情让我们动容,你们的性情让我们恍惚。我们每每惊讶于你们能用一个人间完美的意象去作为自己奉献的理由。尽管我们不知道这份理由的逻辑是什么,但隐隐中,我们心中总会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你们泰国人,总有什么地方让我们嫉妒。

      所以,我们常常说你们傻。

      你们真傻。

      但是这份傻,依稀是我们这个民族,某种遗忘已久的神话。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17-10-24 01:1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