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下次大选,还是我赢!”——他信在日本为什么敢说这样的话?

摘要: 一会儿说在伦敦现身,一会儿说在伦敦会面。忽而两人现身 ...
      这两兄妹,终于光明正大地露一回脸了。

      自从去年8月,英拉在审判前夕突然失踪,关于英拉和他信的一切新闻报道便都成了“大姐去哪儿”的猜谜游戏。

      一会儿说在伦敦现身,一会儿说在伦敦会面。忽而两人现身北京,大家一阵瞎激动,纷纷猜测是否“中方释放信号”;忽而又说两人离京改在香港举办发布会,于是大家又是一阵瞎激动,并纷纷猜测他们又在攒什么大招。

      搞得多了,大家都很疲劳——这俩流亡总理戏真多,管他在哪儿,反正肯定在国外,不想好好说话就老实躲着吧。

11.jpg

      昨天,也就是2018年的3月29日,西那瓦兄妹终于正式的,公开的,毫不遮掩地在公众面前亮相了。

      并且,终于好好说了几句话。

      日本现身,重提“大选必胜论”

      3月29日,在日本东京的一家酒店里,日本前“自治大臣”石井一召开了一场新书发布会。在这场发布会上,他信和英拉作为贵宾出席。

      这位“石井一”大叔,是日本自由派在野党“新生党”党员,于1994年4月28日至6月30日期间,短暂担任过两个月的内阁自治大臣兼国家公安委员会委员长,算是一个虚职。

      2011年8月,在石井一的担保下,被军方推翻了5年的他信赴日本访问,两人之间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往来。

4.jpg

      在发布会上,石井一特地邀请他信上台讲话,于是他信面对日本媒体发表了一番感言,总体而言,大致是说:

      1.选举是个好东西,泰国一定能很快重启选举;

      2.为泰党不管我的事;

      3.但是只要选举,为泰党一定会赢。

      至于英拉,则站在一旁没有接受采访,只透露她是跟随哥哥前来日本的,会在日本停留2-3天。

2.jpg

      这次亮相,终于不再是网友偷拍和facebook贴图了。他信的讲话,也比以前要直白浅显多了。

      简而言之:只要大选,在座各位都是渣。

      泰国政党前史:从个体到集团

      他信为什么有底气说这样的话?

      这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3.jpg

      大家都知道,从1932年一直到1992,泰国名义上是君主立宪制国家,实际上仍旧是军方说了算。在实权军头的压制下,泰国政党的发展程度十分原始,基本都是“个体户政党”。
所谓“个体户政党”,就是一个人声望为核心,以利益分肥为宗旨的小型政党。这种政党,通常由一位政坛牛逼大佬组建,并由大佬本人担任初代党魁。大佬通过个人威望,四处招揽小弟,给钱给官,壮大势力,参与大选。

      这种原始的政党体制,政治的边界,即是大佬势力的边界,大哥在,政党在;大佬亡,政党散。如此政党,根本没有方针和理想可言,有钱叼就大,人多选票多。一旦大佬当选了,执政党便开始争分夺秒地瓜分财政预算,填补贿选亏空,为下一次选举更大规模的贿选积攒弹药。

      大佬强大,则各方力量纷纷前来依附;一旦大佬失势,或者对方大佬给出了更高的价码,党员也可以立刻改嫁跳槽。

      于是80年代直到90年代末期,泰国各路小党一路混战,没有一届政府能够坐完四年任期。经济好的时候,“个体户政党”还能勉强维持;到1997年金融风暴来袭,泰国一败涂地,其政治体制酥脆无能的本相暴露无遗。

      执政能力?国家战略?不存在的。

      在卫生间里给国会议员塞支票,才是那个年代政治人物的主业。

      金融危机的惨败,让泰国人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

      1997年,泰国当年唯一比较靠谱的民主党,主导推出了《1997泰国宪法》。党员不能随便跳槽,在野党不能随便倒阁,不是什么神头鬼脸的家伙都能组建政党——说白了,提高政党门槛,逼迫小党组合成为大党,形成稳定的“美式两党”或者“日式独大”。

      理论上,精英大党执政,当然比小党无限胡来要好一些。

      但是,当时的立法者显然不会想到,只短短三年,泰国的政党们,被全部被他信收编,或者吊打了。

5.jpg

      他信的优势

      他信为什么能成?各种说法都有。

      有人说他靠钱多,有人说他靠仁义,还有人说他是历史名人的转世……

6.jpg

      比较公认的说法是,他信调动了新兴资本集团的力量,唤醒了广大乡村底层民众的政治热情,建立了财力雄厚,群众基础广泛的强大政党,最终“底层逆袭顶层,农村包围城市”,创造了史无前例的政治神话。

      泰爱泰党首次选举,胜;再次选举,大胜。2006年军方政变,再次选举,他信代言人又胜。于是黄衫军上场,司法政变,把他信政党彻底解散;2011年选举,他信妹妹再胜。

      只要大选,输是不可能输的,一辈子都不可输的。

      只好2014年再政变一次。

      根本上讲,只要泰国精英统治阶层持续把持资本市场的上升空间,忽视底层民众的政治需求,那么在大选中击败他信,真的很难。因此巴育政府上台后,用了三年时间推动“国家改革”,颁布新宪法,目的就是要使泰国重新回到“小党林立”的时代,政党一盘散沙,军方和精英政治联盟便可垂帘听政。

      大党控制不了,那就全搞成小党吧。小党吵来吵去不成事儿,最后军方一声吼,大家也就听话了。

      这,是目前克制他信的唯一方案。

      然而,保险吗?

      当然很难。

7.jpg

      自从巴育政府在3月初开放“政党登记”,整个泰国政坛成了民国初年的中国,政客们久旱甘霖,蜂拥而上,半个月时间全泰国便成立了六十多个政党。

      什么“新力量”、“新团结”、“新道德”各种“新”字辈的政党,雨后春笋,各显神通。各路新旧大佬,权臣政客,富二公子,老湿叫兽,农会行会,明星网红,乃至于世界小姐之类,都纷纷出面组建政党。

      但是,就靠这些小党,能取代他信吗?

      你又怎么知道,这一百多个新政党里,有多少是他信派来的马甲呢?

      或者在大选之后,被转化为他信的马甲呢?

      难说啊。

8.jpg

      军方的苦恼

      《2017年泰国宪法》,公认是一个不利于大型政党发展的宪法,政党比例选举制很难让单一政党获得简单多数,非民选的上议院拥有监督和压制国会的力量,一言不合就可以解散内阁,新总理也可以让不经过民选的军方人士担任……

      总之,戴着镣铐起舞,为泰党要想再赢一把,真是太难了。

      但即便如此,还是无法保证他信派系在大选中不取得优势。

      他信是一个见招拆招的家伙,席位不够?不要紧,可以联合中小政党组成联合政府啊,可以组建一堆小党派做水军啊!

      反正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问题多,他信才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傻白甜,歪门邪道溜得很,哪怕回到“厕所里写支票”的黑金政治年代,他信也照样不是生手——

      不就是写支票,不就是拉人头?西那瓦家族本来就是干这个好吗?

      必须重启大选,必须还政于民,但是也必须防止他信再次当选。

      想要同时完成这几个任务,真的难。

9.jpg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信才能在流亡海外十余年后,仍然有这个自信。

      自信没有什么是一场大选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大不了再选一次。

      除非他信的对手,能够在政治立场上完全取代他信所扮演的角色,不然,政治的天平终究还是会向人民所乐见的一方倾斜。

      打破垄断、促进竞争、鼓励阶层流动、满世界给老百姓发钱……只有做到这一步,才能长久地与他信抗衡。

      然而,若有谁能做到这一步,他也就变成了他信本人了。

10.JPEG

      强者之所以强,不是因为他占有过去,而是因为他垄断了明天。

      国家大政,或许更适合精英;但权力分配,则终究归于民众。

      他信并非道德上的“好人”,西那瓦家族也并非什么正义化身,然而人家之所以能在一次次被打得形神俱灭之后满血复活,正说明他们顺应了某种人性之中的必然,占据了某种历史走势的上风。

      长远而言,政党制度的集约化、政治权力的平民化,这是泰国国家转型的历史趋势。民粹也罢,民什么也罢,要不然你就顺天应人举手表决,要不然你就逆天改命独断乾纲。精英政治,选举制度,打倒他信——这三种东西,至少要放弃其中的一种,才能维持逻辑的自洽。

      哪头好处都想占,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泰国的未来

      回到他信和英拉身上。

      说他信真的佛挡杀佛,天下无敌,其实也不是。

      他信曾经很强,但是经过三年多的扼制,尤其是“典米案”的重创,他信的实力,早已大不如前。

      泰国政坛,已经重新洗牌,“新党注册”的各路人士中,有他信的马甲,他信的盟友,更有军方的傀儡,以及从他信体系中脱离的大佬。他信没那么厉害,宪法公投,他也输过。

      另一方面,在惨痛的失败之后,其实他信的对手们其实一直在向他信学习。无论是阿披实,还是巴育,多多少少都进行了一些“他信经济学”的实践。惠民政策、产业政策、经济刺激、民生投入,这些也早已不是西那瓦家族的专利

16 (2).jpg

      他信,不是无敌的,他很可能会输。

      他信在日本的发言,与其说是一种自信,更毋宁说是一种姿态。他切割了自己与为泰党的关联,以免为泰党受到牵连;同时也向潜在的盟友发出号召,宣布了在巨大的压力下“卷土重来”而非“偃旗息鼓”的决心。

      只要参加这个游戏,就没有谁敢说自己稳操胜券。

      他不一定能赢,但如果他的敌人不肯向他信学习,那么终究,他信没准就真的是无敌的。

13 (2).jpg

      如今,巴育政府虽然承诺2019年2月大选,整个泰国政坛,都在为之骚动、筹备、整合。

      但是毕竟之前跳票太多,加上最近一系列宪法子法被以“释宪”的名义进行审核,中央选举委员会也遭到一系列打压,因此军方是否有意借“法律没定好,大选搞不了”的名义再次拖延大选,暂且不得而知。

      反正,终究还是要大选的。

14 (2).jpg

      曾经的胜者,必将卷土重来,用当年曾经胜利的方式,去考验他所专享的枷锁。

      接受挑战的强者,则必须面临抉择。

      彻底退回昨日,或出手预定明天,这中间,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选择。

15 (2).jpg

      退回到昨日,不一定就准是错的,也有可能走出一条曲径通幽的大道。

      但是,路,终归只能选一条。

      别人肯不肯跟你一起走,就是另一回事了。

17.jpg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18-10-20 11:2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