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讨债还是绑票?一桩“素万那普机场跨国绑架案”背后的迷雾

摘要: 在外行商,一切小心。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也不要指望能用旁门左道的方式去解决。因为,良善如你,是玩不过这个世道的。
      
      最近两天,泰国华人圈里最火的新闻,就是“素万那普机场中国女子绑架案”了。

      绑架,绑架者和被绑架者都是中国人,而且绑架的发生地居然是曼谷华人最熟悉不过的素万那普国际机场——这本身已经足够耸人听闻。

      随着时间的推移,从警方的通报中,我们发觉堂堂泰国移民局官员,居然在这场“绑架案”中扮演了帮凶的角色;随后更有消息显示,被泰国警方解救的“被绑架者”自己,倒很有可能是一个被人天涯追债的“老赖”。

      不算什么“惊天动地”,但也足够“跌宕起伏”。

      其中也有不少令人细思恐极的细节,以及足以让我们人人自危的教训,值得老汉为大家稍作回顾,细细探讨。

640.webp.jpg

      回顾:一场疑似身份反转的“跨国绑架案”

      2018年5月8日,39岁的中国籍女子C女士从中国香港乘机来泰旅游,当晚九点抵达曼谷素万那普机场。

      一下飞机,C女士就被一名“迎接她”的泰国移民局警官带走。

      然而C女士没想到的是,这名泰国移民官既非要对她进行专门检查,也不是要带她走绿色通道,而是将她引到了藏匿在机场里的一名泰国人和四名中国人面前,从那一刻开始,她被“绑架”了。

640.webp (1).jpg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C女士和绑架者之间发生了什么,说了些什么,我们现在仍然无从得知。

      所确定的是,“绑架者”们并没有找一个地方将C女士藏起来,而是十分令人费解地带着C女士在泰国境内频繁移动。从曼谷的酒店,到芭提雅的出租屋;跨海到达沙美岛的住所,最后又回到了曼谷的另一家酒店。

      在泰国中部和东部不断转移的过程中,C女士自称是被“蒙着双眼”的。

      与此同时,绑架者先后四次向C女士的韩国籍丈夫(韩裔坦桑尼亚国籍,一说男友)H先生索要钱款。在收到了H先生汇出的200元人民币后,“绑架者”再次向他追加100万元的赎金。H先生随即报警,泰国警方从5月18日开始介入调查。

640.webp (2).jpg

      警方的缉查开始后的第二天,“绑架者”便在曼谷街头将C女士释放,“绑架团伙”中的四名中国人随即潜逃出泰国,泰国警方继续对绑架案中剩下的十余名泰籍参与者——包括一名泰籍女性“主嫌”开展搜捕。

      三天之后,“女主嫌”W女士落网。

      同时落网的,还有负责驾车、接送、提供藏匿房屋的3名泰国人,一名泰国少尉警官,以及那个在机场“引君入瓮”的移民局警官。

      至此,绑架案告破。

640.webp (3).jpg

      六人落网,六人在逃,主嫌到案。而被绑架的中国C女士和韩国H先生,一边口罩遮面,一边在媒体的镜头下向泰国警方致谢。

640.webp (4).jpg

640.webp (5).jpg

      绑了,给了,放了,抓了——一起标准化的绑架案,基本走完了一套规范的流程。一切结束了吗?

      并没有。

      被捕之后,“女主嫌”泰国的W女士否认自己的行为属于“绑架”,而只是想讨回自己与C女士合作经商时被C女士欠下的欠款。这并不是一场“绑架”,而是一次“民间讨债”,自己从H先生那里收到的是“欠款”而非“赎金”,欠款账目可以立刻提供给警方,且没有像被绑者指控的那样,对她进行过任何的人身伤害。

      总而言之,“绑架者”自称也是受害者,并且被“被绑者”欺骗、愚弄和诬陷了。

640.webp (6).jpg

      而在绑架案的新闻被曝光之后,网上也开始陆续爆出一些关于被绑者C女士的,未经证实的“内幕消息”。

      有的网友爆料,C女士和其男友H先生,在坦桑尼亚涉嫌对当地华人进行诈骗,早在两个月前便受到坦国警方调查,两人随即逃离坦桑尼亚。

      还有网友表示,被绑者“贼喊捉贼”,其恶名早已在坦桑尼亚华人圈中广为流传……

640.webp (7).jpg

      真相如何?没有确凿的证据,为了不遭雷劈,老汉当然也不能妄自猜测。

      但是,从此案中的某些细节,以及“绑架者”态度坚决的申辩喊冤的态度来看,的确不能排除“商业纠纷演化为人身侵害”、“绑架式讨债”的可能性。

      这一类事件,并不罕见。“泰绑中”,有之;“中绑泰”,亦有之。

640.webp (8).jpg

      另一场无关,但却类似的绑架案

      不知大家还记不记得,去年冬天,中国也发生过一次十分相似的事件。只不过那次“受害者”与“加害者”的国籍,正好颠倒了过来。

      2017年12月11日,一名曼谷水门市场的商贩素披差女士,在广州“进货”时被当地批发商软禁。因为素披差的大姑子拖欠了广州批发商40万人民币的货款,由于素披差经常与大姑子一起来广州进货,因此中国债主只好孤注一掷,将她扣押,以此向泰国欠债的大姑子讨要欠款。

      嗯,所以,水门市场的东西,甭管是“亿苯”还是“膏离”,果然是广州货没错了……

      跑题了,说回来——

640.webp (9).jpg

      最后,寒冬腊月里被债主软禁的泰国人并没有回家要钱,而是联系了泰国北柳府的一名熟识的警官,由泰国警官通知泰国移民局,再由泰国移民局联络泰国驻广州领事馆,一番折腾,才总算由中国警方将素披差“解救”了出来。

      钱呢?据说最后还是没还。素披差的大姑子表示自己“无力偿还”欠款,而素披差自己则表示与大姑子的欠款无关。

      如果最后证实,此次的“素万那普绑架案”的确是一起“非法讨债”,那么这两则新闻,真的可以算作是“镜像消息”了。

640.webp (10).jpg

      如此移民官

      此案一出,大家基本都在关注两大看点。

      第一,这是不是一场讨债?

      这一点,我们暂时无法确定。

      第二,在素万那普机场这种地方,怎么能堂而皇之地把一个大活人给绑走?

      而且,机场的移民官,怎么会变成“绑架者”的帮凶,将肉票一路送到“绑架者”的手中?泰国政府的对外窗口机构,警察系统中的国家公务员,还有这业务?

      其实泰国的警察系统,业务真的不少。

640.webp (11).jpg

      泰国警务系统,大约算是“低薪不养廉价”的世界典型。在泰国待过的都知道,只要出点钱,泰国警察基本上就是一个服务业机构,可以帮你收拾仇家,代理讨债,警车接送,摩托开路,以及最常见的“移民官直接带你畅通无阻出机场”。

      而这次,这位“肉票快递送到家”的移民官,被警方称作是“劣迹斑斑”,素来有着威胁游客、勒索钱财的前科(那怎么还没给开了?)。而此次案发后,移民局方面仅仅将其调职到检验处,并没有进一步的处置。警方调查组在事发之后,大张旗鼓地表示“这样的人必须开除”,并向国家警总署递交了将其开出的“申请书”。

      尔后,再无下文。

640.webp (12).jpg

      想想看,的确也是细思恐极。

      泰国是一个连“首都国际机场”都能够实施绑架的地方吗?泰国公务员除了可以替你搞定某些手续之外,居然也可以帮着别人来把你搞定吗?

      被黑社会和地头蛇“搞定”尚且认了这个命,但是如果连警方都可以被当成付费工具,甚至成为犯罪工具,那么生活在泰国的我们,难道不是分分钟都有可能被我们在当地的谈判对手和合作伙伴,请进泰国官府的派出所和看守所吗?

      我有“红毛酿”,你有移民局,法治社会的皮相,在东方国家总是如此不堪一击。

640.webp (11).jpg

      债务归债务,法律规法律

      然而,无论是否生活在完美的法治社会中,做人做事,终究还是要讲法的。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并不代表着你可以通过非法侵犯他人的人权,去实现自己的“合理目的”。

      被人坑了,你可以报警,但不能砍人。

      被人骗了,你可以控告,不可以绑架。

      不然,和那些青龙白虎、侵门踏户的“民间讨债公司”,又有什么区别?

640.webp (14).jpg

      在个人财务信用体系不完善的当下,做生意,尤其是跨国生意,风险是很大的。国界之隔,如履薄冰,一旦遇上骗子,人你也找不着,告也不知道去哪儿告。这是一个相当无奈而复杂的事情,于是人们只能诉诸暴力,诉诸不法,以孤注一掷的手段去解决求告无门的困厄。

      于是,不法的受害者,也成为了不法的侵害者;法律的执行者,也变成了枉法的门市部。直到某一天,“王法”偶然的苏醒,将所有的人全部绳之于法,当初的受害者,又何尝能够以自己当初的无辜,去为自己的不法来辩护呢?

640.webp (15).jpg

      在外行商,一切小心。

      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也不要指望能用旁门左道的方式去解决。

      因为,良善如你,是玩不过这个世道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18-6-18 17:5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