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归来者”郑玖,与两个守望着他的国家

摘要: 相遇 谷干第一次听到四面佛广场发生爆炸案时,是2015年8月17日的夜晚。 她心里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 当时,时任泰王国旅游与体育部长的谷干·瓦塔纳芙朗军女士,正在曼谷市区的一个市场中视察。 来自同僚的一通 ...


相遇

谷干第一次听到四面佛广场发生爆炸案时,是2015年8月17日的夜晚。

她心里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

当时,时任泰王国旅游与体育部长的谷干·瓦塔纳芙朗军女士,正在曼谷市区的一个市场中视察。

来自同僚的一通通电话,清晰地指向着“曼谷市中心发生炸弹袭击”这样一个惊悚的事实,但谷干内心仍然不肯相信,这样的事,竟会发生在曼谷这样的城市。


当谷干赶到爆炸现场时,整个街区已经被警方封锁。

于是她只能放弃了到现场勘查的打算,转身赶往第一时间收治了众多伤者的曼谷“朱拉隆功医院”,与警方和医护人员一起评估炸弹爆炸造成的伤亡,探望了许多在爆炸中受伤的外国游客。

8·17,曼谷城中无数人彻夜未眠。

难以名状的焦急与歉疚,在这名素来以“多愁善感”而闻名泰国的女部长心中,乱流翻涌。

“当时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心里只是觉得,这个事情既然发生在泰国,泰国就要为受害的游客负责到底……他们来到泰国,泰国就要为他们的安全负责”

面对记者回忆当时的心境,谷干如是说到。

泰国网记者专访泰国前旅游与体育部长谷干女士

马特娜第一次见到谷干,是在一间寺庙里。

那一天,几名在8·17爆炸案中不幸丧生的受害者,在寺庙中举办诵经法会和火化仪式。马特娜从人群中看到了泰国的女部长。

和电视里见到的一样,眼含热泪。


爆炸案发生后,泰国“大拓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一名精通中文的泰国法律工作者马特娜,成为了郑玖一家人与泰国官方之间,沟通联系的桥梁。

在最初的日子里,一切都是惨烈而混乱的。马特娜在短短一周的时间里,经历了无数生离死别,看到了无数支离破碎,见证了许多悲恸与无处安放的愤懑。

当最初的混乱结束后,熟悉法律,与官方之间常来常往的马特娜,成为了许多中国受害者义务的“经纪人”。

在无数志愿者与华侨社团投身于对同胞的救助之后,马特娜又成为了家属、官方、民间侨社之间奔波的通讯员。以至于这位泰国女士未来三年中的人生,深深地与许多中国人的人生轨迹,缠绕在了一起。

许多人的生命,被改变了。受害者,以及聚集在他们身边的志愿者们,皆是如此。

当时的她,不会想到这一点。

泰国大拓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马特娜(右)

苏醒

第一次见到重伤的郑玖,谷干感到无比伤心。

爆炸案发生后,泰国政府的旅游体育部设立了“游客救助中心”。泰国导游协会的中文导游们,居住在全国各地的泰籍华人,和同样为数众多的旅泰中国人,都找上门来要做志愿者。

而谷干,则穿梭于医院与寺庙之间,为病床上的伤者加油,为寺庙中等待超度的亡者送别。

医院是“生”,寺庙是“死”。

郑玖,则是徘徊在生与死边缘,时间最久的一人。


8·17爆炸案之中,来自中国四川的小伙郑玖,头部被弹片击中,大脑受到严重损伤。在泰国医院中昏迷了5个月的时间。

当谷干在医院中见到郑玖时,郑玖仍在深度昏迷之中。同时被送入医院的,距爆炸中心最近几名重伤者,多已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但是,郑玖的生命却创造了一个奇迹。


郑玖醒来时,已经是爆炸案发生的5个月后。

他脑海中记得的第一个东西,是母亲的电话号码。

与一些能够自行负担上百万医疗费的伤者家庭相比,郑玖的家境并不好。

从郑玖重伤入院开始,他的母亲马代凤,和远在白俄罗斯务工的父亲就赶到了曼谷,等待儿子的苏醒。

在两次开颅手术将郑玖脑部的弹片与碎骨取出后,医生原本告诉家人“正常情况下病人7天左右便可醒来”。

然而5个月过去了,郑玖微微睁开的眼睛里,依旧像植物人一样无法对外界做出任何反应。肿大得吓人的头部逐渐消肿之后,郑玖的颅骨塌陷了很大一块。

很难想象在病床之侧等待儿子醒来的一百六十多个日日夜夜里,这对家境拮据的父母心中曾经历了怎样的创伤、痛苦、煎熬——以及与绝望相交织的坚强。

郑玖与他的母亲马代凤女士

他的醒来,是一次不折不扣的奇迹。

无数个日夜中,来自五湖四海的中泰两国志愿者,轮番地与郑玖的父母一道守候在病床前。一次次重复着同一句话——“千万不要放弃郑玖”

就像电影中常见的那样,母亲每天都在病床前与“沉睡”的郑玖说话、念书、回忆过去的故事。用冰块、花椒与柠檬去刺激郑玖每一丝能够被触碰的感官。

在昏迷五个月后的一天,一名情绪激动的志愿者对病床上的郑玖说了这样一番话:

“郑玖,你是个男人,男人是要挣钱的,是喝酒的,是打拼天下的,不是这样躺在床上的……我说的话有点重,但是你如果觉得大哥说的话有道理,就给我醒过来!你不是爱打篮球吗?你给我醒过来,一年半载恢复好,大哥陪你去打篮球……”


这番话说完,病床上的郑玖手脚开始挪动,全身是汗,遍体通红。

他醒了。

救助

与“郑玖醒了”的消息所带来的震惊与喜悦相比,在幕后为了筹款而奔走的人,仍然要面对一如既往的繁琐和忙碌。

在郑玖受伤入院之后,外界得到的说法是“医疗费用由泰国官方承担,后续的康复和生活费用由各界募捐而来”——而幕后的情况,远比这要更为复杂。

从一开始,对郑玖的资助便来自泰国官方、民间、华侨团体、中国志愿者等各个方面。

泰国政府财力有限,每一项拨款都有着严格的要求和繁琐的程序。为了争取由泰国内政部下发的补助金和抚恤金,当时的旅游和体育部长谷干,用尽了一切办法去争取更多的资助与补偿。

最终,泰国官方直接出资的补助金,以及以泰国以政府名义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的募捐集资,成为了支付郑玖高昂医疗费用的主力。

谷干女士接受泰国网等媒体采访

除了医疗与康复的费用,在生活上,来自四面八方的资助,也填满了郑玖一家在泰起居的每一个缝隙。

在这场激荡了整个泰国华人界的“大救助”中,马特娜认识了泰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主席,王志民。

作为一个“老派”的泰国华侨领袖,王志民帮助同胞的方式,充满着一种“江湖豪侠”式的豪爽。

郑玖母子与泰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主席王志民(右)

在官方的抚恤在漫长繁缛的规则中“走流程”,而民间的资助难以统计和收拢时,王志民的“和统会”,以及以其为代表的各大华人商会、企业,往往一诺千金,用强大的财力和“同胞相助”的情怀,瞬间解决许多难解的死结。

在郑玖三年的治疗中,王志民的“和统会”捐出了60万泰铢、志愿者和其他华人社团,共计捐助了40万泰铢,加上泰国官方筹措的两百余万医疗费用,郑玖一家平均在泰每年得到了百万泰铢的资助。为这个遭遇灭顶之灾的家庭,彻底解决了在泰治疗的后顾之忧。

而当郑玖最终康复回国时,已经加入了和统会马特娜,只用了一个电话,便得到了王志民为郑玖母子购买商务舱机票的许诺。


除了民间和官方,对华友好的泰国王室,也对郑玖伸出了手。

素来以对华友好而在中国家喻户晓的诗琳通公主,也指示其麾下的“诗琳通公主基金会”向郑玖一家伸出援助之手。在郑玖结束前期手术治疗,于2018年8月进入“诗琳通公主康复中心”后,公主殿下的基金会承担了所有后期康复治疗阶段的全部费用。


泰国、中国、政府、侨团、中国志愿者、泰国老华侨、泰国友人……

为了郑玖,他们的时间线从此交织在了一起。

天使

在与谷干的访谈中,我们总会有一种猝不及防的“错愕”。

并不是因为她“谨慎”或者“犀利”,而是这位泰国政府中少见的“女性高官”,总是会在记者面前潸然泪下,让我们不知该给她递纸巾,还是陪着她一起哭。

谷干女士接受采访时,多次潸然泪下

在无数次到医院探望郑玖时,郑玖的伤病,家人的悲痛,每次都让谷干落泪。

而更让谷干动容的,是她口中的“天使”们。

每次在医院,谷干都会遇到一屋子的中泰志愿者。

各种语言,各种年龄段的人们,聚集在郑玖的身边。晨光透过医院的白色的窗帘,洒在满是鲜花和水果的病房之中,照耀着郑玖时而懵懂,时而灿烂的笑脸之上。

曼谷和清迈等地的数百名志愿者们,完全自发地投入到对死者家属的安抚及对伤者的照料中。

郑玖一家与陪伴他们的志愿者

林辉和陈金敦建立起“朱拉医院志愿者群”及“志愿者调度中心组群”,安排志愿者轮值、帮助家属与泰国医护人员间的交流;

袁冰、南希、妙妙等帮助身体烧伤面积达到80%的重伤者转至烧伤专业医院治疗;

马特娜、史大佗等与泰国旅游局和卫生部门多方沟通,传达家属诉求,筹集善款;

华人尚延明的“老山东”餐馆和另一家“湘味品尚”中餐馆长期坚持免费为志愿者和伤者家属们送饭。

郑玖与志愿者合影

雨虹等多位志愿者一年多来坚持不懈地来医院照顾郑玖,郑玖的伤势、神经和肢体运动系统恢复、日常饮食、康复训练——经过一年多的自学,志愿者们把相关的泰语医学专业用词说得滚瓜烂熟,成为了半个康复专家。

更多的泰国人,则自发地出现在爆炸案的现场、救治伤者的医院、以及为受害者祈福和祝祷的泰国寺庙中。

每当想起这些人,谷干都会泪流不止,无数次地重复着“他们都是天使,是人间最善良的天使”


心中有爱,便会让凡人成为天使。

那个在记者面前痛哭失声的泰国女部长,在我们的眼中,同样像是一位天使。



部长

与“爱哭”的谷干不同,谈到郑玖,泰国现任旅游与体育部长威拉萨,很少提到一长串的数字和文件。

他像一个诗人一般,无数次地提到“爱”。

泰国现任旅游与体育部长威拉萨接受泰国网记者采访

在郑玖已经踏上回家的航班之后不久,泰国旅游与体育部的现任领导团队,接受了泰国网记者的集体专访。

2015年时,亲历“8·17爆炸案”的泰国旅游体育部主官,多数已经卸任。而新一任官员——无论是部长威拉萨、还是次长、副次长、常务秘书长们,说起“郑玖”这个中国小伙的名字,这些泰国的高官们,依旧如数家珍,言语中没有丝毫的陌生。


在威拉萨担任泰国新一任旅游体育部长时,郑玖已经在“康复治疗”当中。而关于郑玖的一切,仍像一种“遗产”一般被前任主官托付到了这一届班子的手中。

每一次郑玖家人的签证、随行翻译、车辆接送,威拉萨都会亲自安排妥当。

当泰国政府对郑玖拨给的资金,遭遇这样或那样的程序问题时,在一次次原本“无解”的法律死结面前,威拉萨和他的同僚们都会事无巨细地伸出援助之手,让一笔笔名目各异的拨款和捐赠,顺利地送到郑玖一家的手中。

在许多时候,“帮助郑玖”已经变成了整个泰国旅游体育部成员的“集体无意识”。不需要部长做出安排,部委中上上下下的同僚,便会主动投身其中——就像为自己的亲人办事,一样天经地义,自然而然。

这“自然而然”的人当中,甚至包括泰国的总理。


“春节的时候,因为有一笔钱涉及到泰国内政部,所以我只好找了个机会,把这个事情上报给总理巴育上将——谁知道巴育上将竟然说‘我知道郑玖的事’!当时把我给吓了一跳……”

整个泰国朝野,似乎都在为郑玖的问题而“大开绿灯”。

威拉萨部长并不认为这是一种利益的权衡,或者官僚体系内部的指令。

促成这一切的,是泰国对中国某种“发轫于血缘”,而又超越于现实之上的情感。

“我自己也是第五代华人,”威拉萨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唐装——“我的中文名字是‘许界源’,你们要去见的前任部长谷干女士,她也有华人血统……老实说,中国人在泰国人心中并不是普通的‘老外’,而更像是来走亲戚的远亲。那份感觉,尽在不言中,远房亲戚在泰国遇上事情,伸手帮忙还用得着打招呼吗?”

这一番“攀亲”,不仅仅是客套,更是真实的作为与行动。


在过去的几年中,除了常规的补助之外,泰国旅游体育部为郑玖一家提供和募集了77万泰铢的生活费;并一直在为郑玖筹措更多的抚恤与补偿。

除了郑玖,在一系列的与中国游客相关的意外事件中,威拉萨领导的泰国旅游体育部,也多次为中国游客争取到了“高于常规”的资金补偿,并设立了游客救助中心“TAC”专门负责处理游客意外和善后事宜的协调,对旅游景区和酒店的服务人员进行了急救乃至反恐的相关培训。

“2019年,泰国不想赚多少钱,只要中国游客能一路平安,就是我的旅游体育部工作的胜利”



送别

2019年2月8日的早晨,郑玖与他的母亲马代凤女士,从曼谷素万那普机场登上飞机,踏上了回家的路。

那并非一场盛大的仪式,却是一次漫长的告别。

中国驻泰使馆李春林领事一行机场送别郑玖

临行前,中国驻泰使馆领侨处参赞兼总领事李春林、泰国“中国和平统一促进总会”会长王志民先生及夫人林怡珠女士、大拓律师事务所董事兼和统会常务副会长马特娜女士、泰国和统会常务理事胡坚毅、泰国旅游体育部代表、志愿者代表等人,纷纷来到机场,为郑玖母子送行。

3年的康复治疗,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相伴,让郑玖与素万那普机场一角的这群人,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家人。


拄着拐杖的王志民主席,紧紧抓着郑玖的胳膊,像一个在病房里查房的老医生一样,检查着郑玖每一个动作的力度。

“回到中国,千万不准偷懒!好好锻炼,好好恢复,好好报答你的父母……想来泰国了,我给你们买机票——”

郑玖看着王志民老人。

看着马特娜女士,看着泰国旅游体育部派的小伙迪龙,

看着每一个从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开始,一直不离不弃地守候在他身边的“亲人”们。


良久,郑玖回答道:

“必须的!”


在离别的那一刻,郑玖和他的母亲马代凤无数次转身回望,挥手告别那些曾经守望着他们的人们。

在他们的身后,站着许多的人。

他们操持着不同的语言,拥有不同的国籍,从事着不同的工作。为了同一个人,同一个家庭,他们用一千余个日与夜的奔波与守候,将彼此原本相互平行的人生,如同一个家庭一般,紧紧交织在了一起。

郑玖的身体中,流淌着他们的血液。

他的生命中,承载着两个国家最执拗的牵挂,最温柔的守候。

两个国度,无数的人们,是郑玖第二次生命,最忠诚的守望者。


郑玖,一定要勇敢地走下去。

为了那些爱你的人。

为了那些记挂着你,却没能当面送别你的人。

顶天立地,灿烂如初地活下去。

就像你说的那样,这是

必须的。

谷干大姐为郑玖送上的祝福,郑玖你收到了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19-3-26 17:3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