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泰国大选,一场低配版的“三国演义”

摘要: 今天,也就是2019年3月24日,泰国就要大选了。 从技术上说,其实此时此刻,泰国大选已经开始了。3月17日的“提前选举”当中,身居海外的、工作太忙的、办手续有点麻烦的、担心正式投票日当天“人多车堵”赶不上的, ...


今天,也就是2019年3月24日,泰国就要大选了。

从技术上说,其实此时此刻,泰国大选已经开始了。3月17日的“提前选举”当中,身居海外的、工作太忙的、办手续有点麻烦的、担心正式投票日当天“人多车堵”赶不上的,一百多万泰国人民,已经早早地把票给投完了。

不过,毕竟24日才是正经的投票日。泰国5000多万选民中的绝大多数,会在那一天完成投票。

尽管正式的大选结果,非常磨蹭地要等到两个月后才官宣。但各种蹲在投票站外“数人头”的民调机构,基本会在今天午夜以前将大选的“非官方结果”公之于众。谁上谁下,到那时基本也就成定局了。

泰国政府规定了,禁止用大选结果来开盘下注。因此,我们在这就不猜结果了,一来怕打脸,二来……看了我们讲的东西,基本上大家心里也会有数了。


把时间,倒回到2014年。

那一年,泰国爆发军事政变,为泰党政府被推翻,军方“维和委”独揽大权。

按照常理来讲,军方既然都已经把为泰党政府给推翻了,接下来的当务之急,就应该是趁他虚,夺他命,上前仔细补一刀,把奄奄一息的为泰党给彻底斩草除根。


然而,当时的军方,却出人意料地没有选择这样做。

军方在夺位之初,对为泰党以及当时尚未跑路的前总理英拉,都表现出了堪称诡异的“宽宏大量”。不但驳回了一些对英拉、为泰党、红衫军的指控,还允许英拉自由出境,跑到英国去探望他信。

甚至,对当时立法议会提出的“禁止英拉参政五年”的议案,军方也故意拖延。每到议会开会表决时,军方人士都各种缺席迟到打酱油,让会议多次流产。

这一切,让“反他信”的人,十分不爽。


反对他信的中小型政党,原本的打算是,军方干翻他信英拉,然后把热气腾腾的政权原封不动地交给“反他信联盟”来打理。

尤其是民主党。

2006年、2008年,都是这样的。反他信的力量,通过政变、“司法政变”等方式赶走他信的人,然后在没有民选投票的情况下,把政权交给民主党代管。

等到下一次大选,民主党往往又被选下台。于是便寄希望于军方、宪法法院什么的,再把他信政权给撸下去,然后“功成身退”,再一次把政权送给民主党。

2014年的政变,民主党也是这么盘算的。


于是,当熟悉的剧情又一次上演时,民主党做好了接班的准备。

但这一回,军方似乎不打算按照“剧本”来演了。

谁规定“从他信手里拿来的东西”,就一定要交给阿披实打理?

反正交给民主党,也捂不热,不如军方自己上吧。

于是,将军们坐了下来,一待就待了5年。


从那个时候开始,泰国政坛进入了一个“三国1.0”时代。

在2014年,如果我们将长期“一家独大”,刚刚在赤壁大败的他信前总理当成“曹魏”(在泰国崇尚君主的神秘主义文化氛围下,的确有不少人认为他信“名为汉相,实为汉贼”);

将被压制了20多年,刚刚才“秽土转生”的巴育军事集团视为“蜀汉”(在泰国军人的眼里,他们开天辟地,缔造现代暹罗的光荣历史,远比他信、阿披实,乃至整个泰国现代民主制度要更为正统而久远);

那么,苦逼而自负的民主党,就应该是存在感比较低,但是觉得自己特别玉树临风的东吴(正好阿披实在颜值上可以算是低配版的周瑜)。

民主党、民主党的分裂派系(把英拉政府搅得鸡犬不宁的素贴),与军方共同扳倒了他信。

而当新时代的阿披实·瑜,意气风发,红光满面地向赤壁之战的盟友巴育·亮讨要说好的“荆州”(政权)时,周郎得到的回答是——再等几年吧。


在这五年里,民主党很生气。

民主党骂着天,骂着地,骂着命运让他信与巴育相遇。

他们愤恨军方的“背信弃义”(凭本事从英拉手中抢的东西,为什么白白交给第三方保管),咒骂着军方的“目无法纪”(军方推翻为泰党政府,废止宪法的时候,好像也没谁关心“法纪”的问题),甚至在“全都不是好东西”的愤怒无奈之下,民主党开始放出风声,指责军方和他信“狼狈为奸,沆瀣一气”,一口咬定军方与他信达成了某种不可告人的肮脏交易,这才对他信和英拉处处手下留情,网开一面。

军方,真的与他信联手了吗?

其实,这怎么可能呢。


在当时,军方对他信英拉的“怀柔”,一度让人大跌眼镜。

但是,在2019年的上帝视角看去,军方的“高抬贵手”其实只是担心他信狗急跳墙的权宜之计。

高明的猎手,总是会给猎物以希望。直到温水煮沸,困兽筋疲,才会万无一失地给出最后一击。

一年后,军方收网。

英拉的情况急转直下,先是2015被禁止参政五年,继而在2016年被提起刑事诉讼,最后被判刑,并在2017年宣判的前夜,逃出泰国。


从那时开始,泰国政局进入“三国2.0”时代。

一统江湖,扫平群雄,手握尚方,甚至垂帘天子的霸主,显然是军方。因此扮演“曹魏”的人,更像是总理府里的将军们。

军方的对面,是屡败屡战,忍气吞声,虽然始终拥有民意优势,却总是被收拾得连亲妈都认不得的他信集团;以及,依旧和《三国》里的东吴一样没什么存在感的民主党。

在这一时段内,军方显然是各方政客共同的敌人。于是阿披实也不太惦记和他信撕逼的事儿了,而是与他信一道,每天24小时滚动复读地催促巴育政府,赶紧大选。

一度,人们觉得阿披实的民主党,和他信的为泰党似乎开启了某种“国共合作”,泰国政坛从“三国鼎立”,变成了“二分天下”——

除了军方派,便是反军方派。


2018年,不知是实在拖不下去了,还是觉得十拿九稳了,军方终于承诺在2019年3月大选。

一时间,老政党枯木逢春,新政党雨后春笋,黑压压地八十多个政党参加大选。

小政党,大多数没什么料,除了大政党的“水军”,便是出来刷存在感的逗逼——提出的尽是一些什么“大麻合法化”、“全民爱狗狗”、“人妖当总理”之类的噱头。

比较有影响力的,则基本可以分成三大部分:

1   红军——他信派系。

为泰党,他信集团绝对主力,党魁是“英拉升级版”的政坛女将素妲叻;

侧翼“卫国党”,江湖人称神风自杀挺身队,曾试图通过推举乌汶叻公主参选总理来上演一出“子午谷奇谋”,结果被军方的三昧真火烧得连骨头都不剩。

“新未来党”,泰国汽车大王,高富帅塔纳通(汉名庄海文)成立的超新星政党,同样属于他信派系。

一般认为这位庄公子,骨子里是他信的小迷弟,在泰国青年心中约等于韩寒与王思聪的合体。目前虽已被军方提起刑事诉讼,朝不保夕,但是对于14%的泰国青年选民有巨大的吸引力。是所有新政党里面唯一能打的。

“自由党”——由十年前的泰国警界大佬组建的政党,这位大佬原本是他信的对手,但是现在却成了盟友。目前也被军方提起诉讼,朝不保夕。



2   绿军——军方

公民力量党(也称“巴差叻力量党”,国民国家力量党),军方主力部队。明确推举巴育上将继任总理。

“民族力量联合党”,当年反英拉的素贴大爷主导的政党,支持巴育继任总理。



3   黄军——民主党

这一派,就是阿披实的民主党,以及背景相似的自豪党、发展党、国家党等等中小型政党。

这一群政党中,属民主党实力最强,但是对这些小型政党,民主党也没有绝对的控制力。


红、黄、绿三色,在2019年3月,形成了一个非常诡异的三角格局。

泰国国会,上下两院一共750席。

军方实力最强,强势掌控国会上议院250席,但是还要在下议院500席中搞定126席,才能过半——对于军方而言,很难。

他信的为泰党,民意支持度最高,但是由于泰国现行选举法对大型政党不利,因此为泰党估计也就能冲到250—270席。即便加上“新未来党”庄公子的30—40席,同样无法过半。

这就形成了一个尴尬的场面,最强的军方和他信两派,谁也奈何不了谁。

决定天平向哪一侧倾斜的关键,就落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阿披实。


民主党是泰国历史最悠久的政党,并且在上世纪末长期执政。虽然这些年存在感不高,但毕竟在泰国中南部还是有政治根基的。

2011年大选,民主党得到了下议院120多席。此次大选前夕,阿披实也赌咒说“民主党少于100席就辞去党魁”——可见民主党也自知不可能执政,最后也就是拼个一百多席。

100多席,在这个势均力敌的局面里,至关重要。

他加入谁,谁就能锁定胜局。


那么,阿披实的态度是什么?

在今年三月,泰国政坛一度传出——军方许诺阿披实“下议院议长”的位子,以此拉拢。

而阿披实的回答是——一边去。


在大选前夕,阿披实曾公开表示“绝不接受巴育继续担任总理”,严厉抨击“掌权者恋栈不去是泰国政治祸乱之源”,态度十分坚决。

总之一句话:要我入伙,巴育绝不能当总理!

然而,只说了“巴育不能当总理”,却没说民主党能否与军方合作。

如果军方给出的价码,是总理的宝座呢?


在大选辩论环节,他信一方的“新未来党”党魁塔纳通就直言不讳地质问民主党——“不接受巴育当总理,是否意味着民主党绝不与军方合作?”

然而,民主党并未作出正面回答。

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

周瑜,又一次站在了南郡城下,对着城楼上的人开出价码——

“许我天下,为汝击贼”


即将落幕的大选,会让泰国纷乱的政局尘埃落定吗?一场选举,足以让这个国家获得某种形式的长治久安吗?

无论善意的旁观者多么希望如此,这样美好的期待,都不可能实现。

泰国大选,走向难以预料,但格局十分清晰。

他信与军方,无论谁都难以将对手彻底压制。

民主党游移其间,待价而沽。阿披实或许永远不会加入他信派系,但天知道他又是否愿意,屈居于军方麾下,做一个民主政治的精美花瓶?


无论这场大选,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敌对的势力,分裂的民意,都会一直存在下去。

他信如果侥幸胜选,也很难想象为泰党新总理的位子,能够坐得稳;

即便军方成功整合反他信力量,他信及其盟友在国会下议院中也能掌握过半的席位——任何军方提出的议案,都无法在国会中顺利过关。

至于民主党,也许他们根本不会去选择,而是宁可在大选后的国会中,用那手中的一百多票,长久地扮演一个“至关重要”的第三方势力。

无论哪一种结局,大选之后的泰国所要面对的,都绝非一劳永逸的长治久安,而是永难安宁的续集后传。


泰国大选,就在今天。

有时我们会觉得,这场大选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有时我们又觉得,这场大选什么都不会改变。

这场大选,绝非终点,只是逗号。无论这场低配版三国杀这一局赢家是谁,泰国将要艰难跋涉的前路,还长得很。

倒退无路,前行艰难,一个国家曲折的道路,古往今来又有谁能走得轻松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19-4-19 17:4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