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中国和泰国,谁才是老外们的“人间天堂”?

摘要: 这几天,咱中国老家那边突然开始讨论起“另眼相看外国人”这一郁闷的话题。 什么叫“另眼相看”? 粗俗一点叫做“捧臭脚”,斯文一点叫做“超国民待遇”。 之所以突然讨论起这个话题,是因为最近中国几乎同时发生了 ...

这几天,咱中国老家那边突然开始讨论起“另眼相看外国人”这一郁闷的话题。

 

什么叫“另眼相看”?

 

粗俗一点叫做“捧臭脚”,斯文一点叫做“超国民待遇”。

 

之所以突然讨论起这个话题,是因为最近中国几乎同时发生了三起“超国民待遇”事件,一时之间,好不尴尬。


七月洋务“三大案”,一件更比一件惨


第一件事,是“留学生当街袭警”。


7月9日,一名在福州上学的外国男留学生,骑着电动车“违规载人”,在路口被交警拦下。


留学生大爷,端的是一身暴脾气,当场和交警怼了起来,甚至一连五次推搡交警,几乎要动起手来。



第二天,福州警方发布通报:“该男子是国际留学生,警方已对其违章行为进行处罚,经‘批评教育’后,其已被学校带回。”


中国网友一看都懵了——外国留学生涉嫌袭警,已经是令人愤怒;更可气的是这“批评教育”是个什么鬼?这自罚三杯,蜻蜓点水的处罚,是“外宾特供”的优待吗?


如果中国人当街和交警动手,会得到同样“友好”的处罚吗?



第二件事,“为留学生配发异性学伴”。


北方某省大学,搞了一个“学伴”项目——说白了就是让中国学生和外国留学生结对子,交朋友,促进双方语言文化的交流。



本来,这是一个非常正常,十分清白的活动。学伴,不就是“巴蒂”嘛,算是国际大学的普遍套路,我们这些早年间到泰国当过留学生的中国人,也多半有一两个泰国“巴蒂”。


问题是,这大学的操作,相当神奇——居然可以明确要求选择“异性学伴”……



外国留学生,可以选择“中国学伴”的性别。


还可以对学伴提出“其他的特别要求”……



至于参与“学伴项目”的中国学生,据称以女生居多。


中国学生也可以选择自己“心仪学伴”的性别,但是竞争还特别激烈,一个外国人最高可以匹配三名中国学生;而“落选”的中国学生,则会进入“学伴库”,作为外国留学生的“备选人员名单”,储备待选。


说实在的,老汉也当过交换生,知道“巴蒂”这东西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奇葩。


当年我们自己在泰国大学里“找巴蒂”的时候,男生们也开过这种半荤不素的玩笑——当然玩笑而已,我们自己绝无非分之想。而且泰国大学也没这么好的服务,最后“巴蒂”都是我们自己找的,不是学校配的。


中国那所大学,出发点是好的。只是你这弄法——实在是很那个啥,这简直不是“结伴”,而是“选秀”。


想出“性别选择”这创意的校领导,您是在陌陌运营部考察学习过吗?



第三件事,是最常见,也是最说明问题的——地铁车厢“只罚国人不罚洋”事件。


7月10日,南京地铁上,一个外国妹子坐在座位上吃面包,对面一中国哥们在喝奶茶。


执法队员看到后,让外国妹子“把面包收起来”——而对面的中国小哥就没那么幸运了,直接被开了罚单。


这对比的,真是一目了然,比节目组安排得都整齐。


自然,网上一顿骂。



而地铁方面则表示,之所以对外国人仅仅口头劝阻,是因为“语言沟通问题”,今后将加强培训,避免出现类似情况。


说得好像“口头劝阻”不需要语言一样……



一个热点,能变成一个话题。


何况三个热点凑一块了,这里面的毛病,实在是赖不掉。


对外国人高看一眼,处处呵护,百般优待,在各个领域都对外国来宾给予“超国民待遇”,这的确是中国目前普遍的社会现实,装作没看见,也没用。


我们一直喜欢调侃泰国人对老外的“青眼有加”、“特殊待遇”。


结果呢,在中泰两国各自的身上,这方面的毛病,真是谁也别和谁谦虚。


东方处处有舔狗,强中更有强中手


中国的事儿,咱先放在一边。


既然咱们是“在泰华文媒体”,就来拿泰国的情况做个对比。



在泰语里,有一个常用单词,叫做“珐琅”。


这个单词的语义,十分近似于中国晚清时期的“洋人”,狭义上用于特指出身于欧美国家的高加索白种外国人,广义上泛指古代暹罗世界观之外的所有非黄种外国人。


所有“亚裔”黄种外国人,以及南亚次大陆的印巴人,乃至美洲原住民,均不属于“珐琅”的范畴之内。


在泰语的语境中,每次出现“珐琅”一词,都会给人一种高贵、文明、富有的感觉,仿佛这个单词天生自带氪金效果,唇齿之间带着一种华贵尊崇的仰视感。



泰国人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如果说,中国当代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多多少少冲淡了“洋人”的言外之意,那么在泰国,对“珐琅”的尊崇,可谓是全方位的。


外国人交通违章,泼水节裸奔,地铁上吃东西,在机场一屁股坐在行李传送带上,警察“口头规劝几句”便放人——日常操作;


洋人和泰人打起来,先办泰国人,再议外国人;同样的治安案件,泰国人关两天,“珐琅”罚500——日常操作;


街上遇见乞丐,泰国乞丐规劝离场,柬埔寨乞丐就地逮捕遣送,德国乞丐人山人海地来送吃送钱送温暖,作为“正能量”满世界发头条——日常操作。



婚恋方面——别说“定向分配语伴”了,大街上明晃晃地张贴着“嫁个外国人,幸福下半生”的巨幅婚介广告。嫁一个,全家光荣;嫁十个,满村忠烈。


对于珐琅的推崇,不但蔓延旅游业、学术界、教育界,甚至统治了整个文艺界,直接改造了整个泰民族的审美情趣——泰国娱乐圈公认的顶级美女帅哥,放眼望去,一群混血。


拍起古装剧来,男主女主一个个褐发碧眼,深眉陷目。知道的在拍暹罗国,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拍联合国。



至于珐琅们自己,也深谙此道,自知被人另眼相看,也就格外地放飞自我。


越老柬活得战战兢兢,中国人过得规规矩矩,而珐琅们活像1930年上海滩法租界里的美国水兵,满世界惹是生非,被警察逮了还嫌弃泰国不够“Humanization”——看得我们这帮坤金良民们,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在泰国,印度人埋怨“泰国人给中国人让道”,中国人埋怨“泰国人给珐琅让道”,至于珐琅们……


嗯,全世界给他让道,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不是天生骨缺钙,而是利益在作怪


为什么,中国和泰国(以及东亚地区大多数国家),会普遍出现对外国人的“超国民待遇”问题?


你要说“物以稀为贵”吧——泰国老外其实挺多的;


你要说西方世界繁荣富强把人给闪懵了吧——以中国当下的实力,分明可以吊打巨大多数所谓的“西方列强”。


你要说“跪久了膝盖骨变软了站不起来”吧——如果真是这样,中国社会不可能对外国人的“超国民待遇”有这么大的反弹和厌恶。


说到底,并非历史记忆,造成的民族自卑。


而是现实利益,造成了心态扭曲。



没有任何一个人类族群,内心深处愿意承认异族人在本质上优于自己。


也不可能会有任何一个政府,愿意引导和培养对外国人奴颜媚骨的国民。


但是,实际操作中,替外国人排忧解难,的确会得到更大的潜在收益;而惩罚外国人,的确会让执法者面对更大的麻烦。



中国大学的领导,之所以为外国学生鞍前马后,只是为了国际化办学的名声,以及这种“名声”背后所能换来的招生优势与官方拨款;


地铁上的巡视队,真心想要罚款的话用手语都能把款子罚下来,但是万一惹了什么舆论风波,被洋人妹子在Facebook上咬上一口,回头被领导批评怎么办?


路上的交警,抓了外国留学生也没啥,但肯定比抓中国人麻烦——还得通知外事办,领事馆,没准还得找翻译,万一留学生使领馆叽叽歪歪,没准还真要被领导埋怨……


“爱谁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只要心中动了这个念头,口子便会越撕越大,天平便会越挂越歪。



至于泰国,和中国的情况稍微有点不一样——但是人家其实图的也是现实利益,并非什么发自肺腑的“崇洋媚外”。


对我们好,固然可以解释为“为了人民币”——


对珐琅们的优待,难道就不是为了美钞和欧元?



“天道”就是胜利者的脸。


“软实力”就是有钱人护照里钞票。


说到底,没有哪个民族天生就是受虐狂,国家经济差距的记忆,与法律管辖的漏洞,是“超国民待遇”出现的最根本原因。


这种优待,是不公正的。


传出去,肯定是两头不讨好的。


最要命的是——对于整个国家社会而言,这种所谓的“善意”,其实也是无效的。


只有平等待彼此,才能获得真尊重


恩惠与照顾,会受人感激。


过分的恩惠与照顾,则会显得猥琐。


这就是“超国民待遇”最根本的问题。


你觉得自己高风亮节,待客有道,先人后己,简直感动地球,四海归心。


实际上,人家背地里指不定多么鄙视你。



老汉自己,在泰国也算是一个“老外”。


如果,泰国交警大叔仅仅因为我有一本中国护照,就不开我的罚单,我真的会在心中敬佩和感激这样的警察吗?


如果,一个泰国空姐,仅仅因为把迟到的中国游客拒之于机舱门外,便被拉去公开道歉,丢掉工作和福利——同胞们有谁真的会看得上这样的机场,看得上这样的国度吗?


如果,老汉当年在泰国大学念书时,清迈皇家大学果真按照我们的要求,一人给配一个九头身的美丽“巴蒂”。许多年后回想起我的“临时母校”,我们的脸上浮现的会是怀念的怅然,还是猥琐的笑意?



不尊重自我的人,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


卑微的舔狗,不会收获任何平等的眼神。


替日本人加班加点找自行车的中国警察,不会得到日本人民真心的认可。


更别说,那些一辈子丢了无数辆自行车,却没有找回过一辆的,普通中国人了。



无论是泰国还是中国,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官方机构——这年头,平等相待,是面对外国人最优的姿态,也是唯一的选择。


区别对待,行不通。


偏袒外国人,固然是一种猥琐;偏袒本国人,更是猥琐中的猥琐。


作为中国人,我不需要中国的警察和校长对我格外优待,也不需要泰国的警察和校长对我法外开恩。


歧视我们,我们不高兴;优待我们,我们也受不起。


我们所求,不过只是平等、公正的对待。


无论是作为中国人,还是作为泰国的外国人,就是这么简单。



最后,给中国那所大学留个言。


想要从这场公关危机中全身而退吗?想要化腐朽为神奇,变坏事为好事吗?


给校长大人指条明路——


把“学伴”项目推广到全校,只要有需要的中国学生都可以参加,为广大“求知若渴”的青年学生开辟一条共同进步的光明大道……这样做,绝对明早全国全网把贵校一顿夸奖。明年招生,填写贵校志愿的学生不挤破学校的门,您来找我。


当年我在读大学时,要是有这创意,那该多好啊……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19-8-22 18:4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