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巴育的就职宣誓词没读完,意味着什么?

摘要: 看完本文标题,想必不少读者已明白—— 巴育,这回真的摊上大事了..... 的确,泰国大选结束,标志着“新政府”时代的来临。 然而“新政府”,新的是所有内阁成员更换洗牌,而总理巴育,依然是总理巴育,此处的“新” ...

看完本文标题,想必不少读者已明白——


巴育,这回真的摊上大事了.....


的确,泰国大选结束,标志着“新政府”时代的来临。


然而“新政府”,新的是所有内阁成员更换洗牌,而总理巴育,依然是总理巴育,此处的“新”,只能指临时军政府不复存在,民主模式重归政坛。



这段时期,从民众质疑大选结果,到国会议院辩论,反对党针锋相对——巴育阵营的前行,似乎总伴随着无休止的口枪舌战,左右为难。



近日,巴育政府再次成为全泰热议的焦点,与前几次“骂战”不同的是,此次事件的两大关键词上升到了【十世王】及【宪法】。


与此同时,部分泰民众开始质问:“在这件事上,巴育如果处理不当,那么其领导下的政府,能否可说,等同于无效?”



民众口中的“这件事”,当从2019年7月16日开始说起。


当天,巴育带领大选产生的新政府内阁成员,身穿礼服,以泰国最高礼仪,依泰国宪法为根本,在泰王国曼谷王朝十世王玛哈·哇集拉隆功陛下、素提达王后殿下见证下,宣誓就职。



这一幕的背景,其实很好理解——


泰国前枢密院主席(摄政王,已故)炳·廷素拉暖上将曾诠释国王与政治的关系:“一届政府,由士兵及内阁政要管理监督,但真正之主,当是至高无上、尊贵的国王陛下。”



言下之意,泰国当前的“议会制君主立宪制”,民主下的政治,当以国王为首,谨遵宪法。因此,就职宣誓仪式对于新政府而言至关重要。


宣誓词的主要内容,主要以“本人谨代表本届政府(宣誓)”开头,围绕着致敬国王皇室、忠诚尽职、守护国家、为民奋斗等条款,逐一且公开地进行宣告、承诺。


随后,宣誓典礼一直有序进行着,可最终的结果正如本文标题所言:


“泰国十世王面前,巴育的就职宣誓词没读完”



且非但是“没读完”这么简单。


“巴育的就职宣誓与国王相关,与宪法规定相关,但他不仅没有读完就职宣誓的规定原文,也出现了私自增加及篡改誓词内容的行为。”


“这是对最高民主宪法的公然违背,我们会请求宪法法庭介入,同时向国家监察部门举报此事。”泰国宪法维护组织秘书席素湾先生(下图左4),于8月5日接受采访时表示。



显然,“就职宣誓”是泰国《宪法》明确规定的重要部分,是新政府成立的必经程序,代表着旧政府成为历史,新届领导成员就职上任。


泰国《宪法》161条也明确指出:总理当在国王见证下完成就职宣誓仪式。


那么,巴育没读完誓词的背后,将产生什么后果?



巴育回应:“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不要把事情搞大!我真不是故意的!”


很快,巴育在十世王面前未完整宣誓的消息传遍泰国。


#宣誓未完#(ถวายสัตย์ปฏิญาณไม่ครบถ้วน)的关键词标签,也占据了各大网络媒体平台,民间各界猜测不断——


“什么意思?违法宪法?这么明目张胆?”


“没宣誓完就代表不愿接受新宪法,那这新政府就无资格上任。”


“没有走完宪法程序宣誓就职,则本届政府无效....”


“请回应吧!总理阁下,不然让我们猜疑到什么时候?!”



舆论之下,巴育总理还是回应了。


回应分为两个阶段,两个态度。


回应第一阶段:“别把事情搞大了!”


据悉,该事件从7月16日晚开始发酵,整整7月,巴育从未给予任何回应。


直到8月5日,面对从政界到民间排山倒海式的追问质疑,巴育才正式谈及此事:


“我想说明的是,我的宣誓内容已经涵盖一切要点和需要表达的意思了(ครอบคลุมทั้งหมด),一切遵照皇家礼仪进程执行,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民,这与宪法的初衷也是一致的!”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不要把这件事搞大,不要过度曲解导致国家政局动荡,如果过度关注什么‘好与不好’之类的问题,那就好好等着下一届选举就行了!”


(อย่าให้การเมืองทำประเทศชาติปั่นป่วน ถ้าจะดีหรือไม่ดีอย่างไร ก็ไปรอเลือกตั้งคราวหน้าแล้วกัน.... )


巴育回应第二阶段:我不是故意的!


2019年8月7日,曼谷当地时间13:00,巴育在泰南也拉府视察期间再次谈及此事并且做出了简短回应:


“我不是存心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们应当关注行为本身的动机和意识(เจตนา),不是么?”



从两个阶段的态度不难发现,在“宣誓未完”事件上,巴育总理更多的是给予“解释”,回应事件发生的原因,又或者在引导民众如何看待此事。


值得注意的是,当中没有道歉或行为性质判定。


但对于正在关注此事的泰国媒体及学者而言,他们更希望当局能就此事进行清晰的“对错”定性,并承担相应的后果。


逃避,只会徒增民众的不满,或会让事件更为错综复杂。


巴逸前发言人派森:巴育此举显示着,最高特权“临宪44”还在,军政府维和委依然还在.....


2019年8月6日,泰国副总理巴逸的前发言人派森先生在采访中表示:“在新政府就职宣誓中,巴育没有读完,这当中是否在顾忌着什么?我个人相信,此举显示着,巴育的无上特权‘临宪44’还在,军政府维和委依然还在.....”


备注:“临时宪法44条”,简称“临宪44”,是巴育军政府时期维护和平、镇压一切的最高特权,此令一出,无任何组织及个人有权反对。



读到这里,不少读者可能纳闷了,


派森同样是身着军装的高级将领,况且曾在军政府时期担任巴逸副总理的发言人,自然身处巴育阵营一派,


如此“喉舌大将”,怎会在新政府上任时期提起“临宪44”此等前朝“尚方宝剑”,


这是“不帮自己人”的清高,还是“另有深意”的明智?


况且,新政府的宣誓词不完整,这与前朝政府的“临宪44”有什么关系?


答案就在下方。


压轴性分析——政治学者安萨当:负面传闻若不能及时了断,那必定反复积累,愿总理三思而后行!


政治学者安萨当


2019年8月7日,曼谷时间19:32,泰国著名政治学者安萨当在接受泰国网记者采访时分析:


“本次事件的争论焦点是:总理巴育是否违反宪法,是否真正在就职典礼中未完成宣誓。毕竟,一旦违法宪法的行为出现,那么无论大小,都应当有相应的制裁对应,而非因犯错者的身份权利而有区别。”


“宪法,是泰国最高法律,既然有了法律规定,那么违反属实者,一定要有对应执行力。否则,日后他人违反宪法,也能以总理为例,选择淡化或从轻发落。如此看来,宪法的威严何在?”


“大选之后,巴育总理最大的变动点在于权利削减,当年英拉政府倒台不久,巴育修改宪法,统一汇集全泰军警体系,利用‘临时宪法第44条’,成立军政府,管理全国一切事务。可以说,‘临44’是无所不能的。”


“而在本次选举之后,巴育成为民主模式下的普通内阁总理,临时宪法便成为过去,巴育在失去‘临44’之后,必然不能拥有当年特殊时期同等的宽泛、高强制性的权力,这也是反对巴育党派制造声音的最佳时机。”


“接着,反对巴育的阵营打算利用‘宣誓进程未完整’的理由质疑政府的合法有效性,让其变为‘无效政府’,这其实也是非常冒险的行为。”



“8月6日,副总理巴逸的前发言人派森先生在采访中提及‘临宪44’依然存在,其实并非在‘拆自己人的台’,引起民众反感。很明显,这其中的真正意义在于恐吓、警告反对派——得饶人处且饶人!别死咬着不放了吧!”


“因为就算巴育当前的新政府因‘宣誓词缺漏’被宪法法庭判定为‘无效政府’,反对派达到组织巴育执政的目的,那么在无政府的状态之下,同样依据宪法规定,泰国政坛又将被巴育上一届临时军政府暂时取代执政。”政治学者安萨当表示。


“结果可想而知,反对派的质疑行动,只是在推动巴育军政府维和委的回归,促进临时宪法第44条的回归。可万一真要到了那个地步,巴育将会一鼓作气,重新拿起‘临宪44’,踏平所有反对派。”



“接下来,我再谈谈巴育未读完宣誓词的事件本身。巴育事后的确回应了,但这回应,没有丝毫担当啊.....”


“一直在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个行为,甚至还提及自己已经宣誓了所有重要内容,涵盖一切重点了,然而,并没有对行为后果表示歉意,也没有拿出实际行动应对民众的猜疑。”



“简而言之,巴育拒绝谈论自己在‘宣誓词缺漏事件’上的对错问题。毕竟,一旦涉及对错的界定,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如果巴育真的错了,那后果自然是违背宪法,新政府被宣布为‘无效政府’,但大选一路上披荆斩棘的努力,都要付之东流,这也是巴育不愿意看到的。何况,如果泰国政坛回归军政府,如果政坛主权又要面临动荡抉择,相信大多民众也不愿意看到,更不愿意再经历一次....”


“可站在民众的角度,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那自然也不行。很简单的例子,足球运动中有规则,人人遵守,比赛才得以进行,不然一人配一个球,在场中各玩各的行了,何必费事去订出一条条约束条款?那还谈什么文明时代的尊严?”


“《宪法》的效力,各国都一样,重在严谨执行,平等威严。巴育在新政府就职典礼的细节问题,如今演变成了政府资格判定之争,只希望当局能有实际回应举措,不要再拖下去了。回避的问题,就像定时炸弹,往后遇到相似案例,还是一点就炸。”



安萨当

“愿总理三思而后行,负面传闻若不能及时了断,那必定反复积累。最重要的,宪法当前,处理不善必会载入史册,身为泰国人,我们也不愿意听到外人嬉笑妄论——原来泰国的就职宣誓跟闹着玩似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少说几句就说几句.......”政治学者安萨当表示。


“总之,一切在于巴育的态度,总理的道歉及主动承认对错,都能减少外界的无端猜疑。”


安萨当最后补充道:“当然了,当前我们的分析只能基于现有形势,一切定论,只能依靠泰国宪法法院判定。我们还相信,泰国政坛独立存在的国家监察部门,一定会在调查后给予我们满意的答复。”



布周十面派写在最后:


对比其他国度,泰国的议会制君主立宪制, 也有着它本身的特殊性及适应性。


从1932年夏天的那场革命开始,泰国,从君主专制转变成了议会制君主立宪制,国家的治理权,从早年的一人拍板,变革为民选政府国会配合治理。


宪法制度下的国王,保持着不干预的中立,依然是国家完整的元首领袖,也是军权的统帅,更是佛教权威的上座之首,版图的守护使者。


重大法令面前,国王有权颁布,谕旨审批,良辰吉日考究良好罪犯、大赦天下,自然灾害时物资补给,福泽万民。


还有流传最广的,当属九世先王在位70余载平定的19次动荡政变,一次次,在国家稳定中发挥重要作用。


这即是泰国,宪法与国王同在。


文中的宣誓典礼,正是在描绘着从古至今,一路走来的泰王国。


当下,从军政府迈入民主模式的跨步中,我们无法感同身受,也无权介入权衡,出谋划策。


只愿你们,同样能踏着往日的辉煌,


在未来将至的时日里,璀璨依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19-12-6 20:4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