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泰法官当庭自杀,是“事先安排好的阴谋”吗?

摘要: 我们总是习惯于,塑造完美的造像。 以至于让我们常常忘记了一个事实:任何造像本身,永远不可能是彻底完美的。 10月6日,一名泰国南部的基层法官为了抗议“司法审判受到上级严重干预”,当庭举枪,往自己的胸口来了 ...

我们总是习惯于,塑造完美的造像。


以至于让我们常常忘记了一个事实:任何造像本身,永远不可能是彻底完美的。


10月6日,一名泰国南部的基层法官为了抗议“司法审判受到上级严重干预”,当庭举枪,往自己的胸口来了一枪。


“泰国法官当庭自杀案”横空出世,轰动世界。


不要说泰国人自己,就连许多中国人,也是打心眼儿里敬佩这“舍命求法”的卡那功法官。


我们歌颂他,赞美他,为他感到自豪——甚至,为中国缺乏这样的法官而黯然神伤。



然而,激情退去之后,关于“法官自杀案”的真相,却出现了另一种说法。


仔细想想,这次“泰国法官舍命护法”事件,的确有一些值得“玩味”的地方。


首先,这是一场事先有所准备的盛大表演。


泰国法官卡那功,在“自尽”之前,准备了洋洋洒洒25页的陈情书,奉献了一场教科书级别的“告别演讲”,并提前将案件卷宗交给了反对党高层。以至于一旦事发,社会各界立即“同步配合”,顷刻间遍地烽火,让泰国司法机构和行政机构成为千夫所指。



第二,许多人提出质疑:卡那功本来就没想死。


如果他真的要死,对着太阳穴开枪就行了。


但是,能熟练使用枪械的卡那功,却选择向胸腹部开枪,最后仅仅击伤脾脏,没有伤及要害,接受政府代表慰问探视时,甚至都还能正常交谈,此后更是没过多久便出了ICU。


这种怀疑,的确有点“你既然要死为什么不死透一点”的恶毒——但是平心而论,相比于万念俱灰的赴死,卡那功的举动的确更接近于“血溅三尺”的豪赌。


他的确在试图“用鲜血唤醒世人”,但并非“一心求死”,而是“以命相搏”。



最后,最富有争议的,是卡那功的“政治动机”。


根据泰国时政研究公众号“暹罗拾珠”的搜集整理,卡那功被称为“铁杆红衫军”以及“新未来党的支持者”。


也就是说,“自杀律师”本来就是一个看泰国军方不顺眼的政治反对派,他高调的“当庭自杀”行为,并不全是为了法律尊严而“以身殉道”,也有可能是在故意给泰国军政府——以及被军方把持的泰国司法机构——当面扇一记大大的耳光。


在这一“阴谋论”的视角下,一些评论观察者甚至更进一步,直指卡那功实际上早已和为泰党、新未来党事先沟通。此次盛大的自杀秀,就是一次剑指军方的万岁冲锋,目的就是让军方吃瘪,彻底搞臭泰国司法系统的声誉,以便让反对党的大佬们摆脱各种法律诉讼的追杀。



真相是怎样的,我们暂时难以知晓。


先前高呼卡那功为当代包青天,或许过于浪漫;但是如某些评论者所言,视其血溅公堂的决死一搏为用心险恶的政治阴谋,也未免过于替泰国军政府操心,显露出一种居庙堂之上藐一切牛鬼蛇神的权力意识。


至于老汉本人,老实说,也有点懵圈。


在理智上,对泰国法官自杀事件的第二种解释,的确让人茅塞顿开,让整个事件从过于传奇的人间神话,还原为可以理解的现实逻辑。


但是在情理上,如果说泰国法官自杀是一场反对党策划的闹剧,也未免失之偏颇。



首先,就算把一心殉道,还原成“以命相搏”,也仍旧是值得尊敬的。


子弹的杀伤力,并不是像战争神剧里表现的那样,一枪一个眼,包扎一下就完事儿了。高速旋转的子弹,会在射入人体之后形成巨大的空腔创伤,往躯干打一枪,需要面对巨大的生命风险和不可逆转的身体创伤。


这不是幕后集团能够通过策划和收买,就能够实现的。无论卡那功实际意图如何,其本人也必定拥有着强烈的决心和信仰,才能够做到这种地步。


多少钱,能买人一条命呢?



实际上,讨论泰国法官是为司法正义而战,还是为斗倒泰国军政府而战,并没有太大意义。在法官二十五页绝命书公布伊始,大家就知道他八成不是巴育政府的粉丝。而泰国目前现状,权力核心对司法的干预,本来就是客观存在的现实。


他是义士也好,反贼也罢,都只是价值视角的区别,而非现实效果的差异。


过度讨论动机,而非实效,除了站在泰国当局的立场解构法官自杀的意义之外,对于泰国社会的司法现状或法官自身境遇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一个人,无论做了什么,都会收获不同的评价。


比起“是何居心”的诛心之论,更重要的,是记住一场事件本身为我们所揭示的现实,为我们所带来的改变。


一周之前,人们认为那名泰国法官,是一枚24K纯度的人民英雄。


如今,一定会有许多人收回自己的感动和赞许,认定这名法官是一个沽名钓誉的赌徒,甚至是一个别有用心的跳梁小丑。


造像本身,永不完美。


但是,无论你如何看待他,请至少记得,他所提出的问题,是否存在,他所揭露的黑幕,是否真实。


以及他所追求的司法理想,是否值得认同。


他在自己的绝命书中,曾经告诉我们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应当是什么样子的。


这一点,自始至终,从未改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19-11-15 09:0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