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好好一个龙莲寺,为何弄成这样子?

摘要: 有信仰,那当然是极好的。 可有时,极力满足他人的信仰,不见得是一种莫大的慈悲。 以信仰为诱饵,不知还有多少商家,能编织出世间最想要的梦幻,感染着虔诚人们,为他们起伏不定的人生,增添了希望。 而对于那些商 ...


有信仰,那当然是极好的。

可有时,极力满足他人的信仰,不见得是一种莫大的慈悲。

以信仰为诱饵,不知还有多少商家,能编织出世间最想要的梦幻,感染着虔诚人们,为他们起伏不定的人生,增添了希望。

而对于那些商家自己,腰包沉淀,就是他们的信仰,其他什么都不管了。


泰国这家中国寺庙,为什么也开始反感中国人了?

曼谷龙莲寺,全称“龙莲禅寺”,曼谷唐人街著名的中国大乘佛教胜地。

从1871年建立至今,前往朝拜的善信川流不息,年年香火鼎盛——这里,既是中泰佛教文化往来的结晶,也是南北两佛,圆融一体、“合掌普渡”的历史印迹。


然而,从2018年开始,变味了——

当部分中国微商来到泰国,包围100年前就属于他们的华人庙宇,然后疯狂营销、直播刷单,抢票占座,拍照发圈.....惹得大片民众怨声载道。


微商说了:人不走运,就得化太岁,化解流年不利。中国哪有什么专门化太岁、补财库、接贵人的项目啊,泰国的庙最灵验了,新年到了,想改运的人,加我微信报名吧,一人仅需×××元。

“目前已经3000单了,接满5000单去曼谷龙莲寺,谁不想在2020年倒霉一整年的,速度啊!!”

于是,下面的景象诞生了:

纸元宝和“太岁符”堆成山了,中泰游客当中,有人一人一份,在神像面前虔诚祈福,也有一人七八份,帮着左邻右舍、三姑六婆顺便办了。

(“化太岁”重要程序大致是在纸上写上姓名、生日,点香祈福等。)


当然了,也有“太岁爷网络一级代理兼客服”,在微信朋友圈及微博攒足了厚厚一摞,提前收款预订后一并捧出来,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业务。


那么,作为一个微信专业化太岁代理,一批能拿多少钱?

据泰国网记者现场了解,大多微商都拿到了这个数:


并且数据还未统计,因为他们隔三差五都能积攒一批化太岁的单子,就像下图那两名微商一样。


寺庙工作人员披迪(小名)在采访中说,普通人士进入龙莲寺结缘部,会说:“您好,请给我来一份太岁符。”

“而他们(微商),态度很恶劣,会说泰语的,张口闭口就说自己有钱,太岁符有多少要多少,加价2-4倍也行。然后那些不会说泰语的,直接扔钱过来,想自己伸手拿。”


“我已经和他们礼貌说了,还有其他泰国人下午要拜太岁的,他们是本地泰国人,从外地辛苦赶过来,所以这些纸钱不能全部卖出去。”


“但情况还是如此,我们从宗教用品店拿过来的纸张,那些代理(微商),半天就能买光,到头来,没有太岁符纸了,我们还被说成不懂做生意,给钱也不要的傻子。”

“是啊,要说做生意,我们还真是傻子,但情况是,这里是宗教圣地、修行场所,人们过来诚心祈福,为什么,偏偏硬要发展成网络赚钱的通道,连逼带催,让寺庙多进些货,搞成了赤裸裸的产业链(ธุรกิจ),这与当地的文化及秩序严重违背。”


“先来后到的法则是对的,但那些祈福用纸,还是主要留给亲自来寺庙的现场人士使用吧。我们要的是纯净的信仰,而不是供不应求的补货竞争。”披迪表示。

 
除上述“买断寺庙纸张”不良现象外,记者还发现,令龙莲寺方面不满的,还有占座行为。

这点可简单理解为,微商需要填写客户资料,做法事前需要给客户拍照,那么寺庙休息区位置有限,整排整排的木桌木椅,就成了微商向顾客拍照反馈的“工作室”,在网络公布种种名单——

“化太岁结束,人太多了,自己看名字吧,每个人都有哦!”


就连龙莲寺边上的星巴克,也处处能见填写化太岁资料的“辛勤劳动者”。


总之一句话,不可能有钱不赚!龙莲寺再小,塞不下人也得塞,超负荷地化太岁,成千上万本“符咒”砸下来,我交了钱,你就必须给我收,收了钱,你就必须给我做。

龙莲寺只要有稍稍抗拒,就要被骂:“反了你了这帮泰国人,老子中国人是爸爸,给你们送钱来了,帮你们扩大名声推广来了!真是给脸不要脸,生意来了就做啊,发展啊!”


龙莲寺处理结果:入口开设中国人特殊通道、结缘部“关门大吉”.....

最终,龙莲寺顶不住压力了。

面对永无止境的“太岁爷代购”,好好的龙莲寺,被逼成了这般模样——

第一,2020年1月5日,入口增设中国人特殊通道,

凡中国人及不会说泰语者,一律要排在“中国人”三个字下方。


而泰国人,当然也有专用的通道,以保证“太岁符纸”始终有供应。


第二,2020年1月3-4日,限制中国代理批量买断寺庙太岁爷纸张

凡外籍人士张口就要十张八张的太岁符纸,寺庙酌情只卖1-3张,并且价格日后还当有所不同。只要能限制这条化太岁的产业链,寺庙结缘部都要尝试。


第三,2020年1月3日-6日,寺庙最高音量广播,提醒在场所有泰国人:

广播大意是这么说的——中国人排这边,泰国人排那边,谁都不要加入中国商人的赚钱产业链当中!他们已经把祈福办成商业化了,所以泰国人注意,当中国人让你们帮他们买“化太岁用品”时,不要帮忙,不要沦为他们做生意的工具。


第四,2020年1月6日上午,龙莲寺结缘部宣布暂时“关门”


暂时关门的原因是,中国代购通过其它“巧妙”方式买断了所有宗教用品纸张。寺庙内一张都不剩了。


龙莲寺事件出现后,在泰华人有何反应?

此事发生后,曼谷地区的微信朋友圈、各大代购、各大群聊小组,都在议论着。

具体,看下方就是了——


其实,龙莲寺措施出台后,根本难不住“聪明的太岁代理军团”!

如果,你认为,代购与龙莲寺一拍两散就是事件的结局,

那就大错特错了——

代购们欠了一屁股“业务”,微信钱都收了,哪能就此罢手?

于是,爱动脑筋的他们,采取了以下策略:

第一应对方法:一个龙莲寺倒了,再炒红一个便是!

没来过泰国的外籍人士,始终认为泰国就一个龙莲寺,就一个能化太岁的地方。

然而..............................

手机地图搜一搜,泰国龙莲寺或者同款寺庙,真不止这一家。


那么,“太岁代购”们开始了吗?

肯定啊,看下面端端正正的那几排桌子,类似景象,遍布全泰啊...


所以只要营销模式没变,“化太岁转运”的资金链,不会有断裂的一天。

再说了,代购们的下一步布局规划,要往下列“神仙”的庙宇进军——

“吕洞宾、蓝采和、妈祖、铁拐李、本头公、哪吒、济公、关二爷、王母.......”


反正,中国市场只要有“转运和化太岁、招贵人”的需求,

他们只要找出个渠道,满足他们的需求,钱就赚到了。

而且除了寺庙,泰国还有无数个阿赞(法师)能够承接大量“化太岁”的单子。

第二应对方法:“龙莲寺不给“化太岁符纸”,我们自己复刻复印!”

这一“灵活”思维,让寺庙工作人员防不胜防,一来,纸张成本自己控制,二来,代购接单照接不误,生意依旧兴隆....

据记者现场采访透露,不少“太岁爷代理”还将一家寺庙的纸张,带到另一个寺庙。


第三应对方法:“化太岁”可以叫外卖?!打车软件送货上门都用到了?!

另据网友爆料,代购们的赚钱方法,五花八门,紧跟时代发展!


龙莲寺的信仰 VS 代购销售的威猛,真的要分个对错吗?

这篇文章发出后,相信会有很多读者开骂矛头指向代购,骂他个三天三夜估计才泄恨。

不过,在这件事上,布周我,还是坚持“对事不对人”的态度:

龙莲寺的信仰,和经常光顾它的销售们,其实真没必要分个对错。


先说说代购们:

佛说:一切法皆是佛法。

从积极的一面分析,代购们尽管大多以营利为目的,但他们确实帮助了无数不方便来泰“化太岁”的人士,帮助他们节省了机票及酒店行程开支,

正所谓“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他们顶着炎热天气,汇总繁琐资料,奔波服务在中泰庙宇间,也确实能谈上辛苦。


但肯定的同时,代理们啊,你们吃相难看的嘴脸,肯定会招来一阵大骂——

请盲目赚钱的你们好好反思吧,

你们推广提倡的高速盈利模式,是否与泰国本地的庙宇文化相冲?

你们为了疯狂在寺庙下单营销,抢地堵路,直播拍照,凭借一人之力买断宗教用品的行为,像不像大学生活里,班级一人到场,霸占整栋教学楼自习室的幼稚举动?


还有,寺庙内大声喊叫,激动喧哗、声称承包寺庙等财大气粗系列行为,是不是一并抹黑了其他无辜的海外同胞,让他们,也成了“低素质”的“被代表”。

若无良现象继续恶化,泰国民众以及与我们同根同脉的唐人街华人华裔,该怎样书写,《我眼中的中国人》?

其实归根到底,这场闹剧,还是“文化不适应引发的冲击”。

只希望啊,代理们能收敛点,别再给龙莲寺添堵了,别再把一个非营利性的宗教组织,强逼成每日都要应对断货冲击的商业化铜臭铺子。

信仰利润至上的钱财滚滚没错,信仰天官赐福的太岁爷爷更没错,

既然都是信仰,那就为彼此留下一道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的空间吧!


最后,布周十面派,我,说说自己的感受。

龙莲寺,这座大乘佛寺,1871年从中国来到这里,以潮州红头船上龙莲(双心莲子)草药命名,既纪念着潮汕先辈在贸易线路中慷慨救人的无私,也承载着中华禅宗远渡暹罗的众生平等,大爱无疆。

对于中泰而言,这座寺庙的伟大,想必唯有佛陀自己才能完整述说吧。


那个时代过去后,拥有当下的我们,怎能如此挥霍糟蹋呢?

这座瑰宝,两国共同守护至今,仅此一块而已......

难道,世间万物,都逃不过那出戏——

拥有即是应得,离别才会珍惜,

当悲伤演完,蹂躏到了尽头,才能收获百般呵护,

在受尽了万千屈辱,才会重获尊荣,

尝尽了流离苦楚,才会自然回甘,功德圆满。

可真到了那时,一切都太晚了!


2019年年末,布周在写下这篇文章之前,有幸和家人去到了这座龙莲禅寺,

走到佛堂的那一刻,听见佛咒的那一秒,我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哆侄他。唵。阿那隶。毗舍提。”
(这是大佛顶首楞严咒的咒心)

就在那时,我眼睛湿润了,

因为我实在想不明白,

暹罗的他们,为了传递我们当年赋予的佛法,在浮躁的当代,依然如此精进坚守,“以身护法”,

可为什么,身在发源国的我们,多年后的今天,要漂洋过海地来,与它兵戎相见,还带着份轻蔑,让它只剩下了赚钱价值。

真的没想到,老祖宗为我们留在泰国的礼物,

竟得如此下场......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0-1-28 06:5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