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疫情下中国人的曼谷生活

摘要: 疑似 说了这么多天的数字,进展,政策,看来看去都是坏消息,自己都觉得有些麻木了。 趁着今天泰国“疫情稳定”,咱们换个口味,说点“轻松”的话题。 ——聊一聊,生活在曼谷的中国人,身边的“新冠体验”吧。 第一 ...


疑似

说了这么多天的数字,进展,政策,看来看去都是坏消息,自己都觉得有些麻木了。

趁着今天泰国“疫情稳定”,咱们换个口味,说点“轻松”的话题。

——聊一聊,生活在曼谷的中国人,身边的“新冠体验”吧。


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新冠疫情的威胁,是在二月初。

那个时候,疫情主要还在中国肆虐,韩国和意大利都还没轮到。在泰国的中国人,以及刚从中国回来的泰国人,是泰国人民的主要防范对象。

不要说泰国人了,就连我这么一个中国人,在便利店里买烟的时候,遇上一大群中国游客大妈进来找口罩,心里都会有点慌。


大约是1月底,同一个办公室的“布周十面派”同志,不记得是为了个什么事,回了一趟中国,在湖南和广西待了几天,2月初回到泰国。

回到办公室里,我们都半开玩笑地对布周说,你这个毒源,还敢和我们一块上班,把电脑搬到厕所里去隔离吧。

当然,说归说,其实也没太当回事。大家还是照样挨着桌子打字,闷在一个玻璃房里抽烟。

没曾想,到了2月5日,这小子居然就“疑似”了。


一开始,布周出现了“浑身乏力”、“肌肉酸痛”、“体温升高”的症状。估计他自己也吓得够呛,赶紧在大半夜里在微信里通报我们——“各位同志,我可能中招了”啥的。

一时之间,人心惶惶,恨不得立刻把他五花大绑包在塑料袋里,扔去医院检测。

尤其老板更是郁闷——一方面当然是人都怕死,再说一个员工万一中招,整个公司都得停摆,想一想都觉得肝儿疼,巴不得现场把布周放到油锅里炸一遍消消毒。


当时就在想,这死布周万一要是确了个诊,我这八成也跑不掉。

自己病了还好,搁哪儿隔离去就是了。

可万一不知不觉中了招,家里老婆孩子八成也一锅端。泰国政府会隔离吗?还是会把我当成轻症病患扔在家里隔离,直到把轻症给“修练”成重症……

心中各种胡思乱想,第一次感受到“新冠”的距离。


第二天,布周十面派就到医院里挂号去了。结果连医院的门都没能进去。

他去的某医院,由于不具备接诊新冠病例的资质,所以在医院外头设立了一个野战医院一般的关卡,在外头接诊布周这样的“中国高危人群”。

一番望闻问切,医生当场宣判——布周屁事都没有,命他回家观察几天再说,开了点药发了几个口罩,让漂亮的华人小护士说了几句“我们泰国绝不歧视中国人”的体己话儿,麻溜地给送出门去了。

警报解除,公司上下大大松了一口气。


两个礼拜之后,办公室里一泰国妹子,又出了问题。

和布周那种半吊子的“全身乏力”不同,泰国妹子那可当真算是24K纯金的“疑似症状”,发烧、咳嗽、流鼻涕,该有的她全都有。

没说的,扔医院去了。

这次去的,是泰国官方认定的“九大定点医院”之一,具有核酸检测的能力。

医生一看到泰国妹子这副模样,再加上又是中国公司里的员工,“密切接触”和“临床症状”两大标准全中,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疑似中的疑似,顿时如临大敌,里里外外查了个通透,弄了四五个小时才结束体检。

这是我们公司,第一个被正式列入官方“疑似病例”的一位。


两天后,结果出炉——流感。

大家又松了一口气,并且嬉闹着抢泰国妹子盖章认证的“新冠阴性”检测证书来看稀罕。

经过两次惊吓,老板心力交瘁,开始在公司实行严格的“保持两米”、“进屋消毒”、“不准俩人在一间屋子里抽烟”等等一系列防疫措施。

至于其余的中泰员工,态度也开始发生了悄然的转变。

嘴上说不怕,身体很诚实,几个泰国员工都纷纷戴起了口罩。

我们中国人只要不小心咳嗽一声,身边的泰国人立刻会触电一样地起身离席,假装到另外的泰国同事身边去“谈工作”。


到那时为止,一切都还只是虚惊。疑似病例大都是哑炮,泰国病例数以每三天增长两个的龟速,柔和地爬升着,曼谷天下太平,疫病远在天边。

唯一值得害怕的,似乎只有中国人。

从没想到过,有朝一日,泰国人会反过来让我们这些中国人,感到害怕。


确诊

不是我确诊,我还活得好好的,暂时。

但是,随着疫情在泰国的蔓延,越来越多的“疑似病例”开始升级成确诊病例。

越来越多,越来越近。

近到你的鼻子跟前,让你从灵魂深处怀疑自己的人品,或者泰国政府的病例数字。


到了三月份,风头开始转了。

中国疫情艰难地度过拐点,被控制了下来,欧洲疫情开始爆发,韩国几万泰国劳工蜂拥回国。紧接着就是泰国军方的产业“仑披尼拳馆”爆发大规模群体感染,一下子把小半个泰国娱乐圈、拳手、省长、将军、彩票小贩等等一干人等都卷了进去,堪称泰国版的“万家餐”和“新天地教会”。

泰国一步步走向大爆发,新增病例从三五个,上涨到二三十,再飙到每天一百多。

泰国人慌了,开始在超市里抢购粉丝和方便面。中国人不再是“最可怕的人”,街上一脸酒气的白种洋人,留着胡须的中东汉子——以及泰国人自己,变成了最让人戒备的对象。


忽有一日,具体是二月底还是三月初吧,小区里的中国人发来信息——说是小区里有人确诊了!

赶紧戴了口罩,跑下楼去问物业,物业说的确有人确诊了。

问她,要不要封小区?

回答说不用封,不过那一层楼已经消过毒了。


我在曼谷住的小区,分两个院子,十来栋楼,确诊楼栋离我直线距离两百来米,隔着一道铁栅栏……感觉,怎么说呢,好像也没那么危险。

确诊病例出现后,小区关闭了健身房和游泳池,物业和保安开始戴上口罩和手套,并在每个楼层放了免费的酒精洗手凝胶,一天要换上三瓶。

小区的电梯地板上,也贴上了那种“面壁思过”式的站位指示帖。


进出门终于开始测体温,进出签名。夜晚跑步的猛男们也乖乖戴上口罩,豪车里搭载的不再是妖娆并且过度隆胸的夜场美女,而是卫生纸、大米、以及240个一捆的鸡蛋大礼包。

如果把整个小区,整座城市,乃至于整个泰国比喻成一个人的话,你明显可以感觉到它“菊花一紧”。


在泰国全面关闭商场(只留生鲜超市)的前一天,我戴上珍藏多时的唯一个N95口罩,到附近的一个大商场里买锅。

刚到商场,就听说商场一家银行里有职员确诊了。

战战兢兢地上楼,火速冲到餐具区,抄起一个红色的韩国炒锅。

请问这是锅吗?是锅。好的交钱走人。


从那时起,中国人的微信群成为了“曼谷拉差达街道疫情播报办事处”。

今天说S开头的小区确诊了两个,明天报L开头的小区拉走了一家,后天说B开头的小区出现了瞒报。

中国开始出现,来自于泰国的输入病例。

人们一边翻阅着泰国政府每天中午的疫情播报,一边用武汉时期积累的“模型”,判断泰国是两个月前的大邱,还是上个礼拜的米兰。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3月28日,我所居住的小区里又出现了一例确诊。

这次,就在我所居住的同一栋楼里。

这回真是够近了,不久前才刚来到泰国的母亲感叹,即便是两个月前的中国疫情最高峰,她也从来没有与确诊病例有过这样近的距离。

“再这样下去,真的要卷铺盖回中国了。”


当病例出现在你身边时,那种感觉异常真实,比真实更为锐利,与阅读报纸上远方的恐惧与死亡,如有天壤之别。

你会想,自己见过那个被确诊的家庭吗?

自己每天乘坐的电梯,会留存有他们留下的体液、病毒、气溶胶吗?

既然“新冠病毒能在光滑表面上生存几天”,那是否意味着我的鞋底也曾沾染过病毒的万子千孙?


泰国的疫情报告,是真实可信的吗?

七千万人的城市里,真的只有区区一千个病例,并且这么凑巧在我这个弹丸的小区里接连出现两次吗?

这样的概率合理吗?是否在这座千万人的城市中,在这个往来熙攘的国家里,有更多我们所没能发现的病例,正在与你擦肩而过,乘坐同一辆出租车,同一台电梯,抚摸过超市里的同一颗火龙果?

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在乎是因为不够近。

只有活生生的案例发生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你才会真正感到如影随形的恐惧。


数字本身,体现的是一种趋势,而不是完整的现实。

亲身的体验,并非科学的判断,算不上全景的分析,却往往能衍生出一种数字所无法呈现的真实。

官方公布的数据永远不可能完全包含那些,隐藏于人海当中的危险。你只能从数字的涨落起伏之间,揣度疫情的走势,爆发、转折、或者平息。

过于宏大,或者苍白的数字,很容易让人感到遥远。

只有当你的身边,你的公司,你的小区,你常去的商场,真的出现了一个“确诊病例”时,你才能感受到那种无处不在的真实,那种如影随形的恐惧,并体会到新冠病毒,就蛰伏在我们身边。

这一难以回避,而又易于被忽略的事实。


很多年后,当人们回忆起2020年,可能很少有人能够想起澳洲的大火,想起科比,想起美国和伊朗之间那场中途熄火的战争。

但是每个拥有记忆的人,一定都会想起那场疫病。

无论身在地球的哪个角落,这个时代的人们,都无法逃脱这场相似的记忆。

没有隔岸观火,不是“别人家的故事”,每个国家都跑不掉,都要或早或晚地将那套“病毒攻国”的故事线给从头到尾走一遍。

在泰国,我们曾经忧心忡忡地遥望北方的祖国,为中国的苦难而哭泣,为远离苦难而庆幸,甚至为自己“错过了与祖国共同见证历史”而感到有些淡淡的遗憾。

如今看来,没有必要忧伤,没有必要庆幸,更没有必要遗憾。

海内传疫病,天涯若比邻。


中国同胞们,我们在海外,曾经渴望与你们同在;如今,也希望你们能够与我们同在。

在这场疫情面前,我们的命运,从一开始就紧紧纠缠在一起。你们所体会的,我们终将体会;我们所面对的,你们早已面对。

从今天开始,让我们在曼谷,补齐我们错过的“中国时刻”,在客厅里旅游,在浴缸里钓鱼,很快我们便会在傍晚时分,在阳台上和泰国人一起高唱颂圣的国歌。那些我们没能与祖国共赴的磨难,我们将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全都过重演一番。

但愿,中国能够是这个世界,最先到达终点的幸运儿。

明天,或许曼谷就要封城。

等到苦尽甘来的一日,让中国的大家,抢先到达终点的人们,为我们这些“观看重播”的海外中国人们,拉起胜利的绸带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0-6-1 16:4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