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世界上没有中国人过不去的坎

摘要: 疫情之下,大家的日子过得还好吗? 两个月前,疫情重创中国的时候,整个国家都被封闭和暂停,用“自封经脉”的方式去封堵病毒的流窜。 “龟息”之下的中国,千城闭户,万业萧条,多少公司断了资金,多人员工没了收入 ...


疫情之下,大家的日子过得还好吗?

两个月前,疫情重创中国的时候,整个国家都被封闭和暂停,用“自封经脉”的方式去封堵病毒的流窜。
 
“龟息”之下的中国,千城闭户,万业萧条,多少公司断了资金,多人员工没了收入,货物堆积在仓库,客户隔离于住屋。生活的链条被骤然中断,孩子的学费,老人的医疗,房子的按揭,仓库的租金……却依旧在人生崎岖的道路上等待着肉身去填补。
 
无论是不是底层,有没有补贴,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在这场劫难中,承受着生活的重压。
 
那些艰难、困苦、以及坚守,或许永远不会为如椽巨笔展示于宏大叙事的卷轴之上,但是它们是真是的,是这个虚实难辨的时代里,最真实的存在。


如今,祖国人民已经走出幽谷,重见曙光。
 
而我们这些生活在泰国的,不久前还在为祖国的苦难而哭泣的“海外中国人”,大都正在品尝,或者即将品尝那种我们曾经目睹的困苦。
 
缓过劲儿来的中国,开始担忧我们的安全,关心我们的安危,当初“曼谷有没有口罩,寄一点过来”变成了“曼谷有没有口罩,寄一点给你”。
 
甚至有中国的朋友对我们半开玩笑地说:再过一段时间,没准你们在泰中国人,要在网上看我们国内的人各种吃香喝辣了。
 
是的,我们海外中国人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呢。


所有的导游,无论是黑还是白,是中还是泰,都开始了“长假”。
 
原本还以为,中国疫情缓解之后,在小区里焖了一整个春天的中国游客会向泰国发动排山倒海般的冲锋。结果到头来,从“中国出不了”,变成了“泰国进不来”(而且也不敢来),就算人家想来,泰国也不知何时能够开张。
 
没有游客,赖以存在的整个体系,便都不复存在。
 
而旅游业的参与者,往往没有一份固定的收入,没有五险一金,以及一个为你兜底的公司。
 
朋友圈里的导游,似乎不是消失了,便是转型了。


好在,在泰做旅游业的华人,本来就有不少其他的路数,多少有一些“转型潜力”。
 
当疫情刚开始在中国蔓延的时候,他们试图撑过那段短暂的低谷,能延期的,就尽量别退款;能坚守的,就撑着别退出。
 
泰国彻底锁国之后,固守的希望破灭了,许多人被迫接受了现实,承受了也许“耽误一辈子”的沉重损失。一大批人变成了微商,开始在网上倒腾各种产品——乳胶、面膜、燕窝,以及口罩、消毒液、额温枪、新冠检测试剂。
 
从“泰货援华”到“国货返泰”,在所有你找不到渠道和货源的时候,似乎总有一个改弦更张的导游能够满足你的需要。


诚然,转型并不容易,泰国被旅游业所带动的产业,并不能完全替代旅游业本身。
 
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数着指头,挨过这段苦日子;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像白垩纪的哺乳动物一样,用神乎其技的转变,去维系自己的严冬之中的生存。
 
习惯了盛夏的树木,或许会在寒冬中凋零。
 
“导游自杀”的新闻,在2019年3月的泰国成为了反复出现的“常见现象”。有许多人撑不下去,选择了退出。
 
但是总有人能够熬过去,即便变成另一种面目全非的植物,也要顽强地生存下来。


海外华人世界的另一大风景,是中餐厅。
 
与欧美唐人街中餐馆的普遍衰落不同,泰国中餐界,经历着剧烈的“代谢”。
 
一家新开张的中餐馆,也许在一个月后便会销声匿迹,并在隔天夜里换上另一家中餐馆的招牌,在“方生方死”一般的激烈更迭中,实现着瞬息万变的转型与消无声息的扩张。
 
泰国疫情开始蔓延之后,中餐馆停止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更迭,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统一切换到了“门可罗雀”集体停滞。


但是,这些中餐馆并不打算坐以待毙。
 
早在泰国政府宣布全国餐厅“只准打包,不许坐食”之前的很久,中餐馆便已经开始用“送外卖”的方式进行行业自救。
 
店小二成为了外卖配送员,随后泰国餐饮外卖的全面兴起,更让中餐馆搭上了顺风车。
 
他们拒绝消失,而是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存在,执拗地站立着,炒菜,赚钱,开工资,想方设法靠着那一丝缝隙,顽强生存下去。


每一个泰国华人耳熟能详的餐厅,都开始在华文自媒体上刊登外卖配送的广告,并想出了优惠积分送豆腐的种种促销手段,吸引曼谷城中选择坚守的数万中国人,将对美食的渴望,转向外卖的世界。
 
外卖,或许比不上之前的“堂食”,但那至少足以维系这些餐馆的生存,让这些中国文化在泰国最重要的堡垒,能够撑过这个严冬。
 
谁知道呢,等到严冬过后,没准泰国的华人真的迷上了外卖,就像泰国无数的餐厅和咖啡馆一样,整个行业生态都被新冠病毒所永久地改变——就像吃竹子的白熊,敲石头的猿猴一样,原本的权宜之计,结果却打开了一个真香的新世界。
 
辫子剪了,神还留着;只要活着,便有无限的可能。


留学生的日子,也过得很蛋疼。
 
大约在二月底的那会儿,泰国还在纠结要不要对中国“关门”。许多在中国过假期的中国留学生,拿着泰国学校的“亲爱的中国同学请不要回校”的逐客令,以及泰国刚推出的“来泰国隔离14天政策”来问我能不能回泰国继续读书。
 
我只能对他们,以及他们的家长说——来不来都行,但是要来的话,就得赶紧,再不来就来不了了。
 
想必,后来这些在泰国读书的中国孩子们,多半还是来了。


在完成了“14天自我隔离”之后,他们会发现学校的课程不是被取消了,就是变成了远程教学。等到半个学期过去,他们会惊奇地发现,泰国已经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是不是要跑回中国去再隔离个14天”——这大约是在泰国的留学生们,现在每天都在考虑的问题。
 
泰国的疫情还不是太严重,现在想要返回中国,比当初来泰国要更为艰难。
 
而且泰国疫情万一拖个一年半载,再想回泰国接着读书考试答个辩,可就更是痴心妄想。


我不知道究竟是哪个因素更吓人,是荒废学业,还是荒废机票——但似乎中国留学生们大部分留在了泰国。在一种诡谲朦胧的安全感中,继续自己在泰国的学业。
 
同学们辛苦了。
 
不知道大家,现在日子都过得怎么样呢?


除了这些,在泰国的华人,在曼谷“旅泰中国同胞”里还有数不清的五行八作,讲不完的百态人生。
 
在这段日子里,每一个中国人(除了我们这些尤恐天下不乱的媒体人外)都在过着艰难的日子,都在面对着疫情时期,不得不去面对的抉择。
 
大家在泰国,都还好吗?
 
家里东西还够吗?买得着足够的口罩吗?
 
在人烟日渐稀薄的泰国街头,你是否感到寂寞,感到恐惧;是否想到告别,或者已经在为暂时与泰国的分别,做着复杂的筹划?


撑下去,想方设法地活下去。
 
生活在海外的中国人,是一群生存能力顽强的生物,是那个原本就以顽强而自诩的民族当中,最能适应变化的一支。
 
我们善于坚持,善于改变,我们每个人都尝试了无数种手段,去在一个陌生的国度中生活。并在遭遇剧变时,用与时俱进的变革去寻找一种崭新的生存方式。
 
老师当腻了,就去做电商,电商做不下去了就去搞媒体,媒体做不下去了就去开餐馆,餐馆不让吃了就去送外卖。
 
大海干涸了,我们就在陆地上行走;大地塌陷了,我们就在天空中飞翔。
 
天雷涌动了,我们就在火焰中舞蹈;火焰熄灭了,我们就在灰烬里涅槃。
 
这就是中国人。并非每个个体都能超越苦难,但是作为一个整体,没有任何挑战能够永远地击败他们。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泰国会面临艰难的岁月。
 
我们在泰中国人首要的任务,是在这个温柔善意(同时也漫不经心)的东南亚国度中,好好保住自己的小命——就像四万意大利华人,没有一个病死一样,顽强而谨慎地,在物理意义上活下去。
 
然后,让我们共同坚守,为我们所耕耘的一切而坚守。找到新的出路,用我们所能使用的一切姿势,在这场漫长的困顿之中,找到生存的方式。


中国万岁,泰国加油。
 
苦难或许漫长,但终有穷尽的一日。
 
当一切都成为往事,唯有那些选择坚持的人,将屹立于大地的中心。
 
让那些无法摧毁我们的,成为我们伟大的注解。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0-6-4 21:4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