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1932泰国版“辛亥革命”

摘要: 6月24日,是1932年暹罗立宪革命纪念日,这一天是现代泰国诞生的起点,也是泰国在1938年—1960年之间的“国庆节”。


2020年6月24日,泰国陆军总司令阿披拉.空颂蓬上将,在陆军总部举行了一场很古怪的“法事“。

为什么说“古怪”呢?


因为6月24日,是1932年暹罗立宪革命纪念日,这一天是现代泰国诞生的起点,也是泰国在1938年—1960年之间的“国庆节”。

而泰国陆军总司令所要祭奠的人,正好是这场革命最大的敌人,“反革命复辟部队”的指挥官母旺绿亲王,和披耶斯寺颂堪将军。

“国军”大佬,在国庆节纪念建国革命的反动派。

这古怪程度,相当于马英九在双十节纪念袁世凯,文在寅在二战胜利日给东条英机上坟。

这是,拿错了剧本吗?


1932年暹罗立宪革命:
现代泰国诞生的日子

一切,要从88年前的那个夏天说起。

那一年,暹罗国王是拉玛七世,巴差提卜。

巴差提卜是一个性格宽厚,开明仁慈的国王。

但是运气不好,他所统治的王国,早在上一任国王——他的哥哥拉玛六世的打理下,已经千疮百孔,岌岌可危。


拉玛七世登基后,看着摇摇欲坠的政局,濒临破产的国库,只能召集位高权重的王公贵族,组建了一个“最高理事会”,寄希望于靠这个有权有势的“皇族内阁”来扭转乾坤,治国安邦。

这个“皇族内阁”果然不负众望,把国家搞得更糟糕了。

王公贵族们一上场,就撤换了整个暹罗朝廷当中的“平民子弟”和“海归学生”,将机要部门,财政军权全部掌控在皇族亲王的手中。

军队中下层军官,和海外归来的平民知识分子,突然发现自己的上升渠道被堵住了,于是心中郁闷,不满的情绪日益积聚。


1929年,美国大萧条爆发,暹罗经济受到波及,濒临崩溃。

拉玛七世建议,全国开征“财产税”,让贵族富豪多出点钱,以此补充国库,赈济贫民。

结果,这一提议被“皇族内阁”全盘否决,因为整个国家当中最有钱的就是这些人,向自己征税,他们很不乐意。

不能开源,只能节流。

于是皇族们想出了一个主意,要省钱,就削减公务员和军队的拨款吧。

于是,基层官僚、知识分子、军队官兵被彻底激怒了。


1932年4月6日,暹罗举国欢庆曼谷王朝开国150周年大庆。

暹罗民间曾有一个传说:曼谷王朝开国君王拉玛一世曾有一个预言,这个王朝将在150年时终结。

拉玛七世心累了,与皇族大臣们的讨价还价,没有成功;想要颁布宪法,用法律和民权来制衡皇族,也同样失败了。意兴阑珊,心灰意冷的巴差提卜国王,干脆把国政国务,交给“皇族内阁”的扛把子——博力帕·素坤攀亲王摄政代理。

国王自己离开了曼谷,到华欣海边的行宫散心去了。

暹罗曼谷王朝建立150周年大庆时的曼谷

他们不知道,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早在1927年,泰国的“海归书生”和“少壮武将”们就已经开始密谋政变。

“书生派”的领袖是深受中国孙中山影响的比里,“武将派”的代表人物则是以帕凤裕庭将军为首的“四虎将”。

“文武”两拨人马,里应外合,在海外成立“暹罗人民党”,起草宪法,招募武装,等待时机要在暹罗发动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变革。

暹罗四虎将

1932年6月24日,深夜,革命爆发了。

和中国辛亥革命几乎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行动还没开始,便已经走漏了风声。

6月23日,暹罗警总长收到线报,得知有人密谋造反,于是赶紧连夜致电博力帕亲王,让皇族内阁赶紧下令把乱党都抓起来。

亲王看见乱党名单上有许多大人物,一时之间不敢下手,于是下令推迟到第二天再行动。

这一关键的犹豫,彻底改变了泰国历史。

摄政王博力帕·素坤攀亲王

当晚,得知政变消息败露,革命军决定提前行动。

海军占领了湄南河上的一艘军舰,将炮口对准博力帕亲王的宫殿,并迅速占领了邮电局,切断了首都的通信。

6月24日凌晨四点,政变指挥官帕凤和颂素拉德带兵悄悄逼近皇宫。他们没有攻打皇宫,而是抢先占领了皇家近卫军第一骑兵营的营房。

“艺高人胆大”的颂素拉德,将近卫军军官从床上叫醒,劈头盖脸地把值班军官骂了一顿:“城里有人造反了,你怎么还在睡觉?”

近卫军团长被骂得当场懵逼,连忙打开了军营大门,叫醒了士兵。


一片慌乱中,守卫皇家的禁军,居然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跟着革命党走了。

革命军就这样神乎其技地控制了皇宫附近的精锐兵力,夺取了所有军营里的装甲车,一路畅通无阻地向王宫杀去。

到了皇宫,近卫军团长回过味来了——“你不是让我去平叛吗,怎么把我的兵带到王座厅来了?”

然后,这个团长就被革命军抓了起来。


首都一夜之间被革命军占领,而曼谷周边的暹罗军队毫无反应。

几个礼拜前,守卫京都的军队就收到“通知”,说六月下旬首都要进行军事演习,于是当曼谷枪声四起,满街装甲车时,外围部队依旧以为是在演习,老老实实地关着大门睡觉。

就这样,一场革命,如同儿戏般完全不流血地胜利了!


早晨六点,天亮了。

革命军占领大皇宫和首相府,部队集结在皇家田广场上。

曼谷市民同样一脸懵逼,人山人海地跑到皇家田广场上看热闹,围着士兵和装甲车指指点点,压根搞不清楚这是在演习,还是在政变。

帕凤御庭在众目睽睽之下,爬上一辆坦克车。

他面带笑容,激动地向在场的士兵和人民宣读了《暹罗人民党宣言》。


“敬告诸君!”

“吾王继位之初,万民不胜期盼太平治世之降临。然王命凌驾法度之上,奸臣窃据机要之职,民怨难达天听,酷吏贪赃枉法。民生萧条,国务废弛,王公贵族私用国帑数以亿万计!”

“今我民党举事,所为天下大义,并无欺君犯上之念。我民党诸人,今日事虽成,亦将恭请王上永享尊位。然从今而后,无论天子王公,悉将遵守国之宪法,若无议会之首肯,不得擅做主张!”

“若吾王拒绝接受吾等宣言,则视同叛国,我暹罗将彻底转为共和国之体制!”


在那历史性的瞬间,暹罗君主专制制度终结了。

上午8点,革命宣告胜利。包括博力帕亲王在内,所有四十余名皇族内阁全部被捕。

除了近卫军第一军团司令拒捕被打伤,商务部长慌忙跳车受伤之外,整场革命几乎没有任何伤亡。

消息传到华欣行宫,拉玛七世王很干脆地接受了这一结局,同意担任君主立宪制度下的“花瓶元首”,以免暹罗爆发内战。

1932年暹罗革命,就这样结束了。



“保王党”的反攻:
母旺绿亲王叛乱

不得不说,泰国在这方面效率高,泰国版的“辛亥革命”,用了一个晚上就搞定了。

有没有泰国版的“张勋复辟”呢?

还是有的。


6·24革命成功之后,“皇族内阁”和保王党势力不甘心失败。

在当时,革命党基本上就是在唱空城计,虽然占领了首都,但是地方上的部队很多仍掌握在皇族残党手中。

保皇党潜逃到外府,策动大城府、北标府、暖武里府、呵叻府、华富里府、彭世洛府等地的驻军“进京勤王”。

他们的总指挥,正是担任前国防部长的母旺绿亲王;而披耶斯寺颂堪将军手中掌握泰北数省的军队,以及大城府的驻军。

亲王和将军组成了“讨逆军”,开始向首都的革命军反攻。

母旺绿亲王

1933年10月11日,大军从呵叻府开拔,进攻曼谷。

第二天,保皇军兵临城下,占领廊曼机场。

母旺绿向革命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革命军投降。

革命军政府置之不理,反而发出悬赏:擒母旺绿者,赏银一万铢!

同时,革命军“挟天子”以发广播,以国王的名义召集所有服役两年的老兵向革命军政府报到,积极备战。

那就是没得谈了?

打吧。

母旺绿叛乱形势图,蓝色为革命军占领区,红色为保王军势力范围

1933年10月13日,銮披汶中校(这个大佬一定要记住,是日后统治泰国长达20年的狠人)指挥革命军,向盘踞在曼谷北部的保王军发起攻击。


事实证明,在法国留学的少壮派军官,真的比那班王公贵族要能打。

保王军各怀鬼胎,不愿意出力作战,革命军和保王军一开始谁都不敢开枪,对着吼了三天。直到第四天真正交火。

曼谷革命军占有炮兵和装甲部队优势,很快占据上风。

经过四天的“激战”,具有优势兵力的保皇军,居然彻底溃败,向北部呵叻府溃逃。


眼看胜负已分,海军加入革命军,原先支持保皇军的各路军阀纷纷倒戈。保皇军总指挥披耶斯寺颂堪在战斗中被击毙,部下死的死,降的降。

母旺绿亲王眼见大势已去,于是逃亡越南西贡。

泰国版的“张勋复辟”就此彻底失败。



泰国,要将自己的现代史一笔勾销吗?

讲完故事了,大家应该都知道这段历史是怎么回事儿了。

让我们回到文章最开头。

按理说,泰国军人在成功赢得战争后,成为了现代泰国的实际缔造者,以及实际统治者。

从銮披汶元帅,到后来的沙立元帅,他侬元帅,炳上将,一直到今天的巴育上将,泰国军人一脉相系,薪火传承,一直都将自己视为国家政权的执掌者,或者至少是监护人。

只要政府有啥毛病,军方一言不合,就给你来一次政变。

从血脉上讲,他们都是1932年暹罗革命的“直系后裔”。


但是,在20世纪下半叶的漫长时光中,统治泰国的军事强人,始终以“尊王爱国”为号召,将自己打造成为泰国王室的忠诚守护者,并以此稳固国家,凝聚人心。

他们,在当年是暹罗君主制度的终结者。

而今,他们变成为——或者说是自称为泰国君主制度的捍卫者。

将军们爱说“军队是马,政府是骑手,但马的主人是国王”。

但是究竟谁是马,谁是骑手,恐怕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


如今的泰国,历史叙事正在悄悄地变更。

一直以来,1932年革命,在泰国的历史教科书中都是正面的历史,是泰国作为一个君主立宪制国家诞生的开端。

但是,随着时光流逝,记忆被篡改,历史被修饰。


1941年,泰国在曼谷兰实建立了一座“护国纪念碑”,以纪念銮披汶率军击败母旺绿叛乱的战绩。

2018年,这座纪念碑被移除,没有人知道它被扔到哪儿去了。


在1932年那天早晨,帕凤裕庭将军登上坦克宣读《民党宣言》的地方,后来在1936年埋了一块圆形铜匾。

上面写着“在这里,1932年6月23日清晨,人民党为国家颁布了开天辟地的宪法”。


2017年,没有任何预兆,这块历经80年风吹雨打的历史文物,突然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块新的铜匾,上面写着:“暹罗万岁,新民强国,佛教、君主、国家三位一体,忠诚于此,利国,利家,利人心。”


1932年的革命,是一场变革,还是一场叛乱?

如果是一场“反对皇室,谋权篡位”的叛乱,那么今天的泰国,又是什么?

今天统治着泰国的军人,又是什么?

耸立在城市中央的“宪法纪念碑”,又应该代表着什么?

人心越是涣散,军人就越是要以王权的捍卫者自我标榜。

反对军方的人越是将当年的革命打上圣光,军人越是要将王权的权威推向极致,以至于最后将那场革命描述成一场卑鄙的反叛。

哪怕大家都知道,叛变的主角,其实正是泰国军队自己。


将来的泰国,是否要穿越这近一个世纪的悠悠时光,一笔勾销自己当初百转千回的曾经,黄粱梦醒,一键还原,回到故事最开始的地方?

我真的有些看不懂泰国。

也许,泰国人心中,自有他们的答案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0-8-11 12:0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