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红牛太子”全身而退

摘要: 2020年7月24,曼谷大雨。在这一天,泰国媒体纷纷转载了一则美国CNN报道的“泰国新闻”。八年前醉酒撞死警察,并且肇事逃逸、找人顶包、弃保潜逃的泰国红牛集团继承人——沃拉育,终于“平安降落”了...


2020年7月24,曼谷大雨。

在这一天,泰国媒体纷纷转载了一则美国CNN报道的“泰国新闻”。

八年前醉酒撞死警察,并且肇事逃逸、找人顶包、弃保潜逃的泰国红牛集团继承人——沃拉育,终于“平安降落”了。

泰国总检察长,取消了对沃拉育的起诉,并在一个多月前的6月12日通知泰国警方。

警方“对此没有异议”,并着手撤销对沃拉育的逮捕令。

一场延绵八年,让整个泰国为之叹息,世界冷眼围观的“奇案”,就这样草草收场。



“逃逸者”

一切,都从8年前的那个深夜开始。

2012年9月3日凌晨,泰国警中士威仙·格兰巴硕骑着一台警用摩托,在曼谷市中心的素坤逸路上巡逻。

突然,一辆银色法拉利以170迈的高速从后方将他撞倒。

警官倒地后,被卡在了这辆豪车前,法拉利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拖拽着奄奄一息的警员拖行了100米,将他甩脱后,逃之夭夭。

威仙全身多处骨折,在拖行中颈部被折断,被送到医院时已经死去。


第二天,泰国警察开始追查肇事车辆。

沿着一条长长的漏油痕迹,警方找到了这辆车。

这辆法拉利,车头已经被撞得面目全非,当警察找到它时,这辆车静静地停放在距离案发现场不到一公里的一处宅邸中。

豪宅,正是“许家大院”——它的主人,是当时泰国排名第三的富豪家族,创始“红牛”功能饮料的泰国许氏家族。


第一回合,是“顶包”。

肇事车辆被发现后,许家的律师最初承认,车中坐的是红牛创始人许书标的孙子,红牛现任掌门人许书恩的儿子,红牛将来的继承人——沃拉育。

但是,律师说开车的人并不是沃拉育本人,而是一名代驾司机。

警方找来这名“代驾司机”盘问,发现此人的口供一点都对不上,许多当晚事发的细节,都是一问三不知。

没几个回合,许家律师只好承认,开车的就是沃拉育本人。


律师辩解,之所以逃逸,是因为“沃拉育急着回家告诉父亲自己撞了人”。

至于沃拉育体内超标的酒精含量,也并非“酒驾”,而只是“撞人之后为了平复心情而喝下的压惊酒”。

沃拉育被捕。

但是随即,他便被以50万泰铢的价格,被“保释”了出来。



第二回合,漫长的诉讼开始了。

神奇的是,沃拉育竟没有一次出庭。

检方光是准备诉状,便不知为何耗费了漫长的半年时间。

终于进入诉讼程序后,沃拉育代理律师竟然以“身体不适”、“精神状态不佳”、“公务出差”等理由,连续七次缺席法庭传唤。


而在此后的一年间,沃拉育自己的社交账号虽然安静了,但是从他的家人和朋友的脸书账号中,他却从未缺席。


整个2013年,沃拉育一直在乘坐私人飞机,四处旅行,在豪华度假山庄享用美食,观看F1方程式赛车。

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精神状态不佳”或者“公务繁忙”的样子。


整整一年之后,在沃拉育第7次缺席庭审之后,泰国检方要求警察逮捕他。

泰国警方“毫无动静”。

警方曾经高调宣称,不将凶手绳之以法,誓不为人。但事到临头,却迟迟不能向沃拉育发出逮捕令。

警察们推说,只有泰国总检察长和泰国司法部有权采取行动。

而总检察长则表示,沃拉育不现身,检方也无计可施。


从2013年以后,沃拉育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

没有人知道他在哪儿,也没有人想要去追查他的行踪。
 

“失踪者”

转眼到了2016年3月。

泰国军政府上台后,誓言打击腐败,整顿司法,于是终于再次由检方对沃拉育发出起诉。

这第三轮交锋,沃拉育的代理律师更绝。

许家居然向泰国立法议会提出申诉,动用国会干预司法,在二次遭起诉之后,又将出庭日期拖过了整个2016年!


到了2017年4月,沃拉育律师第8次申请延期出庭。

这一次,检方终于不好意思再拖了,于是驳回申请,并向法院申请警方逮捕沃拉育。

而那个时候,沃拉育早就已经乘坐私人飞机逃往境外,下落不明。


此后三年,沃拉育并未消失。

媒体无数次发现了沃拉育的行踪,但是由于身处海外,泰国警方也表示“无能为力”。

三年中,泰国警方曾经通过国际刑警对沃拉育发出过“蓝色通缉令”。

但每次发现沃拉育的行踪,泰国警方总是要“与外国警方确认情况”,等到磨磨蹭蹭地确认完毕,沃拉育早已不在该国境内。


这是一场拖延的游戏。

诡异的游戏中,时间过去得越长,沃拉育的罪名便越少。

超速驾驶——诉讼有效期到期,2013年撤诉。

交通肇事逃逸——诉讼有效期到期,2017年撤诉。

最后只剩一项“鲁莽驾驶致人死亡”,这个有效期很长,要到2027年才会到期。


2020年,离诉讼有效期到期,还有7年。

但是,毫无征兆地,没有任何解释,泰国检方突然对沃拉育撤销了起诉。

泰国最高检察院、法庭、司法部、曼谷警方——没有任何人给出一个解释,解释一下这突如其来的撤诉,是为什么。

警方唯一的回应,是“我们不反对检方的决定”。

然后,这一决定,被以邮件的方式,由警方寄到了许家大宅里。

对沃拉育的逮捕令,也将随之撤销。


8年,三轮交锋,红牛太子完胜。

没有定罪,没有庭审,甚至没有一次上庭。

唯一的“赎罪”是许家向被撞死的警察威仙的家人,提供了300万泰铢(60万人民币)的赔偿金,并且据说还提供了一间公寓。

死者家人,与沃拉育“达成谅解”。

这就是这场震动泰国的“沃拉育逃逸案”,最后的结局。


“无罪者”

1984年,沃拉育的爷爷——许书标创立红牛,这个品牌日后成为了世界最著名的功能饮料,有名的程度,以至于很多人不知道它竟起源与泰国。

许书标是一个“白手起家”的创业者,但是他的后人,却徜徉于跑车、私人飞机、赞助赛车队、邮轮与度假的生活中。

城市如同他们的后院,公路仿佛自家停车场的走廊。

这些泰国“富二代”,经常在泰国的公路上酿成血案。


2007年,富商之子康皮塞,在自己的奔驰与公交车擦碰之后,当街撞死公交车售票员,撞伤两名乘客。

整整8年之后,才被判缓刑,并赔偿200万泰铢。


2010年,一个拥有“尊贵姓氏”的军官女儿沃拉春,撞毁一辆法政大学的校车,当场撞死9人,其中多数是风华正茂的大学生。

整整5之年后,她被判罚约500万人民币的赔偿。

而这笔赔款,四年后仍然一分钱没有支付,她也没有坐一天的牢,仅仅被迫出席了一些社区义务劳动。


2016年,泰国化工业某巨头家族成员乍内博,驾驶奔驰强行冲撞高速公路收费卡。

一小时后,他将一辆福特车撞到爆炸,车上一对年轻夫妻当场死亡。

同样,没有出庭——理由是“精神状态不适合出庭”。


这个世界,其实每个成年人都清楚,它并不存在绝对的公平与正义。

人与人掌握资源的不同,决定了不同的人,不会被这个世界给予相同的对待。

无论是泰国,还是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度,概莫能外。

某些人的车轮,就是能够闯进旁人所不能进的宫闱,碾压凡人所不敢触碰的权威,开出凡人所不敢想的直线。

我们知道,一直都知道。


但是,总不能太过分。

你总要给我们一个结束的理由。

再尊贵,也要做个样子,给这个世道一个台阶,给凡人一点聊胜于无的交代。

而不是碾过死者的尸体之后,再用尊贵的车轮,碾过整个国家的人心,碾过八年被错付的光阴,碾在那些小心翼翼的人民,布满错愕的脸上。

直到像CNN那样不合时宜的看客,提起这桩事,才扭捏地说出欲盖弥彰的结局,才记起再无下文的曾经。


罪而无罚,于国近耻。

你让世人,如何看待这个国度。

你让这个国度的人民,如何看待自己的处境。

如何对待他们据说“善恶有报”,从来“轮回不爽”的民族信仰?


2020年7月24日,曼谷下了一整天的雨。

繁华的街道,在暴雨的洗礼下变得阴沉而迟钝。

车辆在脚踝深的雨水中缓慢地行驶,车胎划出两道白色的浪迹,远远看去,像是在海面上滑行的船只。


多少场大雨,能够冲刷掉道路上曾经的血痕和辙迹?

不知道。

我只知道,这个世界,是有记忆的。

有些事情,无论下再多的雨,过再长的光阴,也终究是不会被洗刷殆尽的。





鲜花

握手
1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0-8-11 11:4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