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保皇派”与“变法派”街头对决!

摘要: 泰国又示威了。泰国过去十余年间,发生了无数政治冲突。广为人知的“红衫军大战黄衫军”,可以被理解为“底层无产阶级支持下的民粹主义新兴资本力量”与“城市中产阶级支持下的传统政治经济精英”之间的冲突。双方争 ...


泰国又示威了。

泰国过去十余年间,发生了无数政治冲突。

广为人知的“红衫军大战黄衫军”,可以被理解为“底层无产阶级支持下的民粹主义新兴资本力量”与“城市中产阶级支持下的传统政治经济精英”之间的冲突。

双方争端虽然激烈,但是对于王室、宗教等泰民族核心价值的看法,两者并无多大差别。

但最近,情况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泰国最大的共识与禁忌,第一次成为了争端的焦点。


2020年8月,泰国新一轮政治动荡爆发。

以青年人为主的反政府示威团体,明确拒绝接受军方主导下颁布的“2017年泰王国宪法”,要求泰国巴育政府下台,解散国会,修改宪法。

同时,泰国示威者史上第一次越过红线,挑战泰国如高压电一般严厉的“大不敬”罪,对君主制度和君王本人“开火”,要求订立新宪法以制约君主的权力,并要求撤销泰国君主此前所颁布的一些强化君权的法令。

示威者甚至集体装扮成“哈利波特”中霍格沃兹魔法学院的样子,拿着魔法棒,举着伏地魔的画像示威——寓意影射泰国那个“绝不可提到名字”的You Know Who。

饱受攻讦的巴逸·翁素万上将,则从“食尸鬼”变成了“食税徒”。


到了8月10日,新一轮示威上演。

这一回,不再光是“变法派”单方面的进击,而是对面多了一批对手——“泰国保皇派示威团体”。

“变法派”一方由两个名分别为“自由民”和“泰国学生联盟”领导,在泰国国会大厦门前示威,要求政府停止打压示威者,并要求重写宪法,解散议会。

“保皇派”则由一个名为“志愿学生助国会”和一个“泰国学生协会”组成。

他们的主要态度是:谴责反政府团体在网上侮辱王室,图谋反对君主立宪制度,在民众中造成撕裂,危害国家安全稳定——同时警告那些“利用青年学生以实现更大政治目的幕后人物”悬崖勒马,尽早收手。

针锋相对,“保皇派”也选择在国会大厦门外集结示威。


所幸,这第一次交锋,双方都比较克制。

两派人马在国会门外,相隔一百米,静坐对峙。警方严阵以待,将双方隔开,因此两派并未在现场发生冲突。

“变法派”在现场演讲,举牌,拍照,然后一路转场到法政大学(泰国历史上最反骨的左翼自由派聚点)去了。

至于“保皇派”也是彬彬有礼,现场宣读声明,唱国歌,唱皇家颂圣歌,然后和平地散去。


同样在这几天,泰国各地也开始陆续出现类似的示威。

清迈、彭世洛、曼谷,乃至远在泰国东北部的马哈沙拉堪,都出现了大大小小的示威。


吸取此前示威领袖纷纷被捕的教训,这次泰国青年示威者也弄起了“无大台,无领导,无组织”的三无政策,仅通过网络拉人,现场并无“示威领袖”,也没有人上台发表反政府或者反王室的讲话。


最终,谨慎的示威者也只是现场念了一份声明,再次要求解散议会,重写宪法,停止干扰民众之类。

然后,和平散去。


8月10日,是第一次以“君主制”为划分的街头政治冲突,出现在泰国。

8月11日就是巴逸大寿,8月12日则是王太后(现任国王生母)大寿。

尽管从烈度上讲,8月10日的“首度交锋”可谓是彬彬有礼,风平浪静,算是一阵波澜不惊的和风细雨。

但是,每一场风暴,都起始于大洋中央的一阵微风。

其背后所隐藏的意味,让人嗅到一丝极为不祥的气息。


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人,不同的政治倾向,其中的“保守主义者”总会有一种传统而悠久的,被主流文化和官方所推崇的“三观”与“人设”。

比如,在美国,信仰基督教新教,崇尚小政府,重视个人奋斗而反对福利国家,支持枪支,反对同性恋,堕胎,移民——是保守主义的主要特征。

在美国建国至今的绝大部分时间里,这些都是美国版的“正统”,谁信谁就“三观正”,不顶不是美国人。


而泰国也有自己的一套,学术界称其为“泰国性”。

尊崇王室,笃信佛教,认可传统的社会等级体系,敬重尊长,仁爱下层,克制自我,群体优先,维护泰国的领土主权和泰民族在泰国政治文化当中的主导地位,排斥近代西方生活方式和政治理念的“侵蚀”。

这一整套复杂准则,被视为“泰国性”。你有,你就是一个纯正的泰国人;你没有,你就是“非泰国的”,是欺师灭祖的不肖子孙。

君王,宗教,国家——三位一体,互为支撑,挑战和否定其中的任何一项,便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此前,泰国内部再怎么闹,再怎么折腾,基本上都不会涉及这神圣的“三位一体”。

每一个派别,都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一底线。

如果有谁触及到了这一禁区,他便很难得到泰国普罗大众的支持,即便其政治理念在全球视野中再犀利而先进,也很难走到最后。

这种根深蒂固的“泰国性”,是泰国的压舱石,也是泰国的枷锁。它使泰国始终无法摆脱固有的社会形态,但是也让泰国躲过了现代东南亚国家所经历的剧烈变革和血腥冲突。

很难想象,泰国如果突破这一“禁区”,会是一副怎样的光景。


现在泰国的政治争端,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它不再是相似国家理念之下,不同阶级与地域之间的矛盾。

而更像是,以年龄世代划分,对于国家理念的根本性颠覆与冲突。

泰国青年一代,尤其是在城市生活,熟练掌握网络通信技术的“Z世代”,已经不像我们所熟悉的泰国人那样逆来顺受,虔诚安命。


他们对那些不可置疑的“泰国性”,似乎内心中并不以为然。他们并不真心信仰果报和来世,并不真心依附于长辈和领导,甚至内心深处并不当真把君主制度当成不可逾越的天道。

假如,九世王时代,君王个人的道德感召力,还能够弥补其中的裂痕;那么在这个军政府实际控场,君主制度的光环逐渐退色的当下,又有什么能够拦住那些无所顾忌的泰国新青年,向着一个未知的,凶猛的,与泰国性两不相干的,被全球化的历史叙事所许诺的未来,狂飙突进呢?


风起于青萍之末。

如今,我们看到的是一场和风细雨的对峙。泰国君主制度的质疑声,还很微弱,很小心,缺乏底气和自信。


但是,在将来,抛弃了泰国赖以自我定位的界限,这种裂缝迟早会变成天崩地坼的撕裂与颠覆。

无论,你从哪个角度去评价这种剧变,当它是新生也好,是浩劫也罢,都会给泰国带来完全不可预料和控制的巨大风险。


时间还有多久?

那时的泰国,将会发生什么?

未来等待着泰国的,将是一副怎样的光景?

说不清,也不敢想。

齿轮开始转动,倒计的时针开始滴答作响。

一旦有人开启那道封印的大门,在历史深处所蛰伏的时刻,便迟早会等待着你的到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1-1-26 16:1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