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那些不愿意为国王起立的泰国青年们

摘要: 在 泰国待过一段日子的,都知道,在泰国看电影,必须得先听一首歌。那首歌叫做《颂圣歌》,是一首向泰国国王致敬的歌曲。在1932年之前,这首歌是泰国的法定国歌,“民党革命”后虽然从国歌的位子上退了位,但是依旧 ...


泰国待过一段日子的,都知道,在泰国看电影,必须得先听一首歌。

那首歌叫做《颂圣歌》,是一首向泰国国王致敬的歌曲。

在1932年之前,这首歌是泰国的法定国歌,“民党革命”后虽然从国歌的位子上退了位,但是依旧作为王室专用颂歌,地位和正宫的国歌差不到哪儿去。

根据法律规定,每一场电影播放之前,每一场戏剧上演之前,电视台每天开播和停播时,王室成员出席活动时,以及王室成员生辰节庆时,都要放这首歌。

只要这首歌响起,所有在场的活人都必须起身,肃立。


这首歌的歌词,给大家体会一下:


祝圣躬安康,我王万寿无疆!

尊贵的国王陛下,我们向您致敬,

我们向您效忠。

您的恩泽广被,我们快乐安康。

祝颂您年年月月,万事兴旺,

我王万寿无疆!


做为遵纪守法的“在泰外国人”,每逢影院看电影,或者父亲节(九世王的生日)之类的场合,我们都会和身边的泰国人一道,全体起立,规规矩矩地听完这首歌。

如果你竟能跟着唱上两句,泰国人会对你投来感激的目光。

就好比,在中国的老外,当众用普通话唱《歌唱祖国》一样。

逢年过节,一些泰国华人圈里的网红大V,会长主席啥的,还会拍一段“集体合唱颂圣歌”的视频,拿去油管、朋友圈上给发一下,彰显华人“尊王爱泰,亲如一家”的好意。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为了《颂圣歌》而起立的泰国人,似乎越来越少了。

《花木兰》上映的时候,我在曼谷市中心一处影院。买票入场,看了长达半小时广告(泰国影院广告超多的)之后,《颂圣歌》开始播放。

我习惯性地站起来,毕恭毕敬地杵着,看着荧幕上那位哇集拉隆功陛下。

泰国官方做的《颂圣歌》MV很有感染力,饶是你完全没有半点忠君爱国的脑细胞,那声画效果都能让你有点热泪盈眶的感觉。

虽然,看着陛下那张令人过目难忘的“圣容”,想着几天前“废妃复位”的狗血,实在有点让人尴尬。

但是,那MV做得实在太煽情了,唱到最后“万寿无疆”那里,我都有点被催眠得想要山呼万岁了。


但是,借着影院大银幕上的微光,我发现很多泰国人没有起立。

粗略望去,大约有至少三分之一的人,葛优瘫在自己的位子上,或玩着手机,或支棱着脑袋等待电影开场。

而那些站起来的人,对身边那些“大逆不道”的泰国葛优瘫们,也不以为意。

这可奇了。

自打我到泰国,十年来,从来没见过这么慵懒宽松的“颂圣”。


第二天,我写了一个《花木兰》影评,忽悠不少在曼谷的同胞去影院给迪士尼送钱。

许多读者也在后台告诉我——“这电影院里,好多人不起立了”

同事布周十面派,也去看了夜场,回来告诉我,他那一场更夸张,放《颂圣歌》时起立的人还不到三分之一。

真正站起来的,不是大叔大妈,便是带着孩子的家长。

青年观众和学生情侣们,基本都是葛优瘫。


在泰国,放国歌和颂圣歌时无动于衷,并不算是一种十分了不得的事情。

放国歌时要肃立,放颂圣歌时要致敬,虽然是泰国的明文法规,但是一般警察也不会无聊到来管这个。

身边的人,顶多也就是白你一眼,当你是个“三观不正”的崽儿。

基本上,你爱站不站,绝少会有人提醒你去纠正,或者把你扭送泰国公安机关。

但是在泰国,这依旧是一种三观不正的低素质行为,就算不被打,也是会被狠狠鄙视的。


在我原先的印象中,“放颂圣歌时是否起立”,与泰国各地民族分布、城乡分野、经济水平、国家认同、民众素质等因素有直接联系。

越是边陲,人们越是满不在乎;越是乡下,人们越是不以为然。

在国家认同较低的南部、东北部,当真把“全体起立,放颂圣歌”当回事的乡亲们屈指可数。

但是在清迈、曼谷这样的大城市,守规矩的人就多多了。


如今,在泰国的首都,居然有这么多人开始在影院里装聋作哑。

这样奇特的场面,我真是头一回见到。

就像是基督徒的宴会上无人祷告,万岁冲锋的日本兵不喊“万岁”一样,让人一时之间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细想起来,倒也没有什么不可理解的。


现代泰国的“君主认同”,实际上是泰国历代军事强人在二战及冷战期间“重新构建”的。

执政的将军们需要君王的名分,去赋予自身合法性,于是数十年来极力神话君主,复兴传统礼俗,通过现代传媒去营造君臣相守的神圣氛围。

长达几代人的努力,加上九世王普密蓬陛下个人的道德感召力加成,塑造了泰国臣民对王国,对君主的归属感乃至自豪感。

新君王登基之后,光环消退。

对制度的主观感受,依附于人格化的偶像光环。一旦光环暗淡,很难让所有的泰国人,继续维持对古老传承的感性依赖。

2020年,泰国反政府示威此起彼伏,反对军方与反思君主制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不知道是君主光环的消散加剧了恨国青年的不臣之心,还是示威者恨屋及乌的政治捆绑加速了君主光环的褪色?

总之,结果都是一样的,很多泰国人,尤其是青年人,已经很难像过去一样,心甘情愿地对着恢弘深情的《颂圣歌》热泪盈眶了。


看着那些,不再为君王而动容的泰国人,我有些无言以对。

有些悚然,有些遗憾,也有着一点事不关己的“担心”。

我倒不是为自己担心,而是为那些泰国青年担心。

尽管,根据泰国这一届“恨国青年”的正统理论,中国大陆的侨民应该被拐弯抹角地归于敌对阵营。但是说实在的,我个人对那些曼谷街头的青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恶。

再说了,能跑到电影院里看《花木兰》的泰国人,大约也不是我所防备的那类人。


泰国历史上,反对君主制度的革命浪潮,算上这一轮,一共有三波。

第一次,是二十世纪初期,最终结果是爆发了1932年暹罗君主立宪革命,而后很快又蜕变为暹罗革命军人的军国主义专治——在文化上反倒是强化了泰国人民对君主的崇敬。


第二轮,是冷战高峰期(1960——1970年代)的左翼革命,泰国青年手捧着马克思的著作,号召着推翻右翼将军的政权,顺带着对君主立宪制度本身也一概藐视。

可是,由于革命青年的理论与实践,太过激进,太过脱离泰国广大民众的心理文化底线,惊吓到了瑟瑟发抖的中产阶级和老实巴交的农民工人。

于是,他们被剥夺了“泰国人”的文化资格,始终没能打动泰国社会的大多数民众。一旦中苏决裂,外援断绝,泰国的左翼运动便迅速衰亡。


无论是否喜欢,无论是否接受,君主制度、佛教、民族主义国家认同,一直是泰国最根深蒂固的文化公约数。

一旦某种思潮,或者运动,公然以“君主-宗教-国家”的三位一体为敌,无论它再先进,再强大,在国际舆论和历史潮流中占有再多的成功要素——其最后都难逃失败的宿命,难以在泰国的土壤中生根发芽。

这一回,这些将君主视作绊脚石的泰国青年,他们的前景如何?


我知道,那些决心反叛的泰国青年多半听不见,我也没有义务让他们听见。

但是,如果非要我建议的话,我会对这些人提出两个小小的建议。

其一,不要以为推特上的青年网民就代表着泰国底层百姓的内心,如果你们的目标仅是巴育军政府,那么最好不要过度消遣君主制度本身,以免重蹈覆辙;

其二,中国人从来不想卷入这场泰国的纷争,不要贸然将中国列为假想敌,更不要一厢情愿地将反华势力当成友军。这样贸然的站队,对泰国恨国青年将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坑。

一脚踩进这样的坑里,对泰国,对中国,对泰国反对派,都是不幸的结局。


泰国人,将如何对他们的君王,以及君王背后所代表的一整套宗教理念、民族认同、与文化身份?

作为生活在泰国的老外,我们很少有机会,也很少有胆量去直接对泰国人发出这样的灵魂拷问。

即便他们回答了,我们也无法保证,他们给出的答案,能在多大程度上代表泰国人民普遍的内心。

所以,我们只能猜测,从蛛丝马迹中,从风吹草动里。

从电影院那些不愿意为《颂圣歌》起身的身影中,寻觅暴风雨来临的一丝气息。


五天以后,2020年9月19日,泰国又将爆发新一轮示威浪潮。

我们这些旁观者,无意替泰国人选择。

我们也不知道哪一种未来,对泰国而言是好的。

但是,从我们中国人的经验来看,死死抱着过去,注定错过未来;而彻底抛弃过去,也未必就能顺利抵达未来。

只愿泰国朋友们在选择之前,能想清楚,要选择的是一条怎样的路。

以及,用怎样一种方式,才能在这条道路上更顺畅地行走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0-9-29 21: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