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泰国“2万人游行大队”冲向总理府!

摘要: 9月19日由泰国法政大学与抗议联盟发起的大型集会按计划陆续在法政大学及皇家田广场举行,据相关人士透露,当晚集会约有2万人参与。在场示威者从当晚23:00起,开始了长达4小时的“举三指”抗议,期间的“反独裁”演讲 ...


泰国网报道,9月19日由泰国法政大学与抗议联盟发起的大型集会按计划陆续在法政大学及皇家田广场举行,据相关人士透露,当晚集会约有2万人参与。在场示威者从当晚23:00起,开始了长达4小时的“举三指”抗议,期间的“反独裁”演讲及口号声响遍全场。


从黑夜至白天,2020年9月20日上午,集会继续。

曼谷时间,06:55,泰国“反独裁”游行队伍集合完毕,延续19日原定计划,结束皇家田广场活动后,集会者在今日上午转移至总理府进行新一轮抗议。


负责总理府周边安全的军警已在今日凌晨完成了道路封锁、安保准备等工作。

游行队伍部分人声称自己从英拉时代起就开始积累示威经验,表示不把“铁丝网”放在眼里,将绕路冲向总理府。


清晨,警方依然在坚守,当局在中途增加兵力,取消轮班制。

34摄氏度起步的曼谷,没有室外散热措施,部分警员浑身湿透,筋疲力尽。


7: 01,集会队伍中,“反皇派”在曼谷皇家田敲碎地面水泥,埋下了第二枚“人民纪念章”,宣布此章将作为全泰的吉祥物,号召民众“反对封建,迎接未来”。

此时,体力充沛的年轻学生,冒雨坚持抗议,被雨水打湿的变色褶皱校服上还挂着法政大学的校徽。

他们不断重复着,要通过自己的母校,代表自己所在的群体,下决心誓要迎接一个不知何时才能到来的崭新时代。


不少学生说:我们甚至忘了从什么时候起,不管在干什么,双手的大拇指和小拇指,似乎都不再需要了.....


每位参与见证“挖地仪式”的游行者,都会获得一块同比例缩小的“纪念硬币”。

这批硬币,黄铜镀金,名叫“三指”,写着集会的时间和地点,以及集会的口号。

拿到硬币的民众,都如佩戴佛牌般虔诚,在胸口双掌合十敬拜后,穿上绳子,挂在胸前。嘴里念念有词,仿佛在祈祷着什么,盼望着什么。


8: 03,集会人员移开路障,突破防线,当街与警长谈判。

与前几次游行不同,上午现场几乎看不到任何“火药味”的肢体推搡和破口大骂。

游行队伍所有成员似乎已经有了共识——被包围就远离,被靠近就席地而坐,被喊话就闭眼冥想。总而言之,没有针锋相对,没有情绪抗衡。

整个上午,游行长队散发着出奇的“理智和淡定”。


9:05集会领导人Panasaya女士走到防护带,向警察局长Phakphong Phongphetra大声读出“关于改革君主制的10项诉求”,同时公开提交了正式文件,要求警方向枢密院呈递。(此类文件同时包括对总理府巴育提出的改革诉求,希望能修改宪法)

“我们没有影响他人,只是在表达我们的诉求,我们有说话的权力!”


9: 21,在诉求文件提交后,集会领导人Phrit Chivarak宣布部分总理府游行活动结束,同时拿起话筒对着集会队伍大喊:

“独裁者必须灭亡!我们不要在电影开始前为皇室起立唱歌!我们要举起三指!在家中门口系上吉祥物表明‘爱与民主’!每一个社区,要换上谴责独裁的标志!必要时刻我们要停工停学!我们要胜利,所以我们要有勇气!”


9: 30,集会领导共同宣布游行结束,突破防线的示威群体没有再向总理府前进。

与开始的仪式一样,在场民众和领导者再次高举“三指”。

随后人群散去,清洁人员上场,“巴育办公室门口”,如同从未发生过什么,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大的只是人群,没有任何恶性暴力事件发生。



泰国总理、副总理感谢所有参与者让919集会得以和平进行

9月20日,泰国总理府发言人阿努查透露,巴育总理向参与919集会维安的所有工作人员以及所有集会者表示感谢:“感谢各位让集会和平有序进行。”


巴育表示,政府尊重自由表达权,同时也希望所有人能够突破阻碍,携手共同应对当前国家正面临的困难与挑战。疫情期间,集会者当注意防护。


同天,副总理发言人空契表示,巴逸副总理对于所有参与919集会维安的工作人员,尤其是国家警察总署的工作人员们表示感谢,同时也感谢每一位配合工作、让集会和平进行的民众。

至此,贯穿周末两日的游行,在巴育“大本营”面前,“点到为止”,结束了。

最近的泰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频发的游行,也只是开端的表象,根本不代表“泰国快完了”之类的危言耸听。


因为今时不同往日,当年英拉倒台后,军方巴育出面摆平动乱至今,靠的一直是手里握着的“杆子”。如今几场游行就想撼动稳定,那是不切实际的。

这次“大游行”,无论反皇派、保皇派、红衫军、反独裁、还是现任政府同台的“五方混战”,没冲突,没伤亡,无流血,没暴力。

说它是“大游行”,2万多人的规模对比以往,的确算大了,而”大“当中更深的含义,或许还指的是这场活动背后的意义。


每到纪念日,这世上总有无数来自过去的美好值得回忆,但同样也有难以忘记的抉择与伤痛会被人重新提起,或反思旧日,或反抗当下。

ชุมนุม 19 กันยา ,“919集会”,这是前他信政府瓦解的时间,从2006年开始,从临时政府到现任政府,晃眼14年,巴育总理连任到了今日。

泰国随着时光流转而发展更替,但民众从始至终都在质疑,眼前的国家,究竟改变了什么,又或者从未改变,错过了什么,又或者这种错过,原本就可以避免。

这种“错过”之争,来到了2020,游行主体不再是当年英拉政府失职与否的红黄辩论。因为“反独裁”的身旁,还多了“反皇派”的加入。

两股力量在集会中,时而分道,时而同行,目标都是为了自身被“错过”的权益在竭力争取,而纵观泰国各大时期的游行,泰民众都在追寻那些“错过的自由”。


布周在泰留学那段日子里,当时的泰国班主任曾尝试用简单的“中式泰语”向我们解释此地的政治——เอาเสรี หรือ รัฐบาล  มันจะไม่มีวันจบลง。

此句说的是,要“自由”还是“政府”,泰人不会有停止(争论)的一天——

“老师没作业,你们骂老师不作为,而严师出高徒,作业多了,学生想必又会召集泰媒,委屈地写一篇《老师布置高负担作业,将学生置于水深火热之中...》。可是要成就一件事,必然要失去什么,而失去后的患得患失,又是另一种悔不当初的权衡犹豫。”


要在有限的资源当中十全十美,就如同去论证一场,如何瞬间将“失去与拥有”放在一起的速成共存实验构想。本质上,都是不同群体在“管制多少,约束多少”、“富与不富”、“要熊还是鱼”等选择问题上的“连续表决”罢了,形式可以是游行,也可以是属于他们自己文化价值、自定义的任何方式。

而外人常说的,要是“英拉他信”还在,泰国会如何如何。要是巴育不来,泰国又会如何如何,这等问题,其实答案也都在未来,而且是别人的答案,别人的未来。

眼下此起彼伏的大小游行,也就如同那时汹涌的“红黄霸街”。

一步步走下去的泰人,一步步前进的泰国,相信答案就在远方,不远不近,不迟不早,我们祝福就好。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0-10-22 11:5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