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泰国“爱收小费”的警察要完蛋了?

摘要: 在外人眼中,泰国部分警察有着怎样的“光辉形象”?某泰漂餐厅老板:我火锅店刚开业3天,每天都有穿着“黑马甲”的条子过来光顾,先说周围治安很差,试探你“是否会做人”,结果他看着那个只懂得“礼貌微笑”的我, ...


在外人眼中,泰国部分警察有着怎样的“光辉形象”?

某泰漂餐厅老板:我火锅店刚开业3天,每天都有穿着“黑马甲”的条子过来光顾,先说周围治安很差,试探你“是否会做人”,结果他看着那个只懂得“礼貌微笑”的我,开始爽快地免费帮我细查店内所有员工签证、营业证明、税号、食材来源、卫生许可,还难过地对我说,我的店很快就要倒闭了,问题很多,很难解决……

于是我打开“还未进账”的收银台,给了他5张灰色的“会做人”。


他开心地笑了起来,嘱咐我把店里每样菜打包好送到他家里,下个月的生意,一定兴隆!


这一幕的真实性,全汇聚在泰国警界缺乏监管的格局里,镶得牢固,冰冻三尺。特别是碰上“时运高的”羔羊,他们的每天,都是被薅的见证。

好在,物极必反,这些不被众人接受的行为和收入,终究迎来了被“讨伐”的一天。


一夜之间,泰国道路检查点,全被拆了…

2020年10月上旬,泰国军警换届洗牌,原先两大核心骨干——“泰国国家警察总署署长节贴上将”与“泰国陆军总司令阿皮拉上将”,光荣退休。

如今两人还落发为僧,出家了.....


当前在任的京都警总署署长,名叫帕卡彭·蓬佩塔,警察中将。与前几任领导相同,这个部门上头直接分管的“大哥大”,就是副总理巴逸·翁素万上将。


但不知是走程序的“三把火”,还是发自内心地“重拳反腐”,反正帕卡在换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高调公开他的“新规矩”——

为整顿内部风气,自2020年10月2日起,泰国全国范围内,所有警力安保部署检查站,全数撤除!没有例外!直到各项执法程序及收费透明、公开、公正,为止!具体包括各大交通警察部门、191特别行动小组、夜间路段安保及巡逻站,以及,酒精及毒品道路检查点!”

“没有我下一步的命令,不允许任何单位私自执法!”


非但如此,此类文件草案还有一项“特殊条约”:擅自抗令私自执法者,欢迎民众举报!大家一起“抓警察”!


至此,泰国10月魔幻开场——平常“爱收小费”的警察,甚至不论“好警察”和“坏警察”,全都连出警的机会都没了,甚至变成了全国喊打喊抓的“小老鼠”,被自己的“新老大”压得动都动不了…

一时间,名叫#高度透明#的话题,铺满整个泰国舆论。



泰国民众:看不懂这操作,究竟图个啥?

泰国民众,他们自己,因对此事的不同看法,大致分为三组——

第一组泰民:究竟是“高调反腐”还是“自我配置”?

民众的疑惑,说白了,就是这类看似“重拳打击收小费”的反腐举动,究竟是真的“为民而忧,为民而战”,还是“换届调整配置过后,更加魔高一丈,深不可测,为所欲为,大赚特赚”?


说实在的,泰民众有这种多虑其实一点也不奇怪,毕竟这又是一条突如其来的“一刀切”政策。

泰国政策,一惊一乍,已经不是第一天了。

当年巴育号称要1周铲平的“芭提雅红灯区”,现在看来,估计他老人家自己都忘了还有这事儿吧。


第二组泰民:哈哈!好!我想揍那些“收小费的”很久了!

这部分泰民属于“直爽型”群体,他们针对的就是“收小费”这个恶心行为本身,因此只希望尽早把这个灰暗角落打扫干净。

但至于“一刀切”可行性有多高,又或会造成其他“欲速则不达”之类的影响,这些,他们暂时没有考虑。

更多的,他们只会想到自己多年以来因为“小费警察”忍气吞声了多少次,以及回忆起那些被“官方敲诈”的日子,那个“宛如孙子”的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多么的憋屈。

接着“刮骨疗法”只求“刮骨”,骨头刮没了,也行。


第三组泰民:理智点啊!晚上没警察了,治安问题咋办!

这组泰民在网络中也异常活跃,他们当中有被警察收过小费的,也有从未有过类似遭遇的,但在此事的观点上,他们更在乎的是“检查点”撤除后的社会安全隐患。

“不查酒驾,飞车党开车撞死人的数量翻两倍谁负责?路边被装无辜行人,该死?”

“不查毒品,这不是等于夜间开放公开运毒吗?”

“不设巡逻,造反派游行+青年暴躁黑帮出来火拼了怎么办!即时出警来得及?”



进展回应:这名绰号为“大防护”的警长,打算“以退为进”,终结小费投诉…

除上述舆论之外,民众还认为,这名京都警总长突然放弃“全国夜间检查点“的操作风格,也与其自身经历不太相符。


帕卡彭,1961年7月16日出生于泰南,家中兄弟姐妹5人,父亲为前国会议员,母亲于素叻他尼府做生意。

泰王国皇家警察学院第38届国防生,主攻国家安全领域;

2009年,京都警察总署人群安全监控部门最高指挥官;

2010年,京都警察总署第一区总指挥(安全方向);

2019年,京都警察总署总指挥;


帕卡彭还曾赴美弗吉尼亚公共安全学院深造,专业为“国家安全与战略部署“。

正因为帕卡彭从校园至官场,全都在强化“安全领域“的学习,因此他在圈内还有了个“大防护”的绰号。


当年九世先王普密蓬·阿杜德的皇家葬礼,安保过程中,高层点名让“大防护“介入部署。

另外多次东盟峰会、东盟外长会议,总理高层团体的会议出席,都会带上这名“大防护“。


所以一直强调泰国安保的“大防护“,一日之内下令将泰国全境的安全部署“拆除”,着实会让不少民众摸不清这个大动干戈的计划。


而10月2日,帕卡彭及警署发言人回应了,他打算用“以退为进”的战略,完全瓦解泰国持续已久的警力执法漏洞——


“我取消检查点的出发点,是源于民众投诉中心的投诉率——因为我们警方执法不公正、爱乱收钱的恶劣行为,损害了市民游客的利益,让他们对泰国警察失去信心。这个不规矩的时代,如果不彻底结束,日后必将反复。”

“我下令关闭检查点,并不是完全关闭或闲置,当中还安置了充足的临时警力,用于保障社会安全,例如维护交通安全秩序、追捕逃犯、沿线缉毒、镇压黑势力等,这些基本部署,我们是有的。”

“从眼下重新安排的临时检查点开始,不会再有敲诈小费和执法不公。等待4个月的内部审查整顿之后,新的警察队伍,将迎来十万台执法记录仪的配备、5000多台检查站专项监控,做到执法有理有据,公开透明!望民众监督举报!”



泰国警界下狠手“反腐”:或许,方向对了,时机错了…

在反腐和加强透明的警力建设进程中,总理府高层是绝对不反对的,

这是对国家有利的事,也是对当前政府业绩考核的。

可真的实施起来,泰政府又犹豫了。


首先是资金问题。

疫情期间,泰国最缺最缺的,一定是钱,而民众的钱不够了,就只能指望政府拨款救济。

前段时间,民众刚指着当局大骂:“你有钱先发给我啊,买个屁的潜艇啊。”

所以不难推敲,这次警界整顿,又会有民众这样骂:“你有钱先发给我啊,买个屁的执法记录仪啊!”

那么如果往最坏的结果预测,泰国政府,又一次陷入了“里外难做人“的困境。


其次,这种简单的资金预算拨款方向问题,又会在泰国发酵成“政治问题“….

从原理上看,泰政府狠心“一竿子”下去,确实能把收小费的警察集团全“打死”了,

可“这类格局的死亡”,也不过是另一个开始罢了。


泰国小费格局,同样逃不过“大鬼压小鬼”、“大鱼吃小鱼”的人性欲望游戏,

任何格局,受益的,只会是格局中的“大者”,

“小者”无论在哪,都只能任由摆布、被迫“随波逐流”,底层受制,又或者格局本身和利益本身,早已经千丝万缕,层层受制…

“收钱的”与“被收钱的”,都是受害者;坐着“数钱的,压迫收钱的”,才是站着腰不疼的真正受益者。


当这些“被往死里整的”小警察脱下制服后,他们想必不会再为了当局的尊严而捍卫游行的秩序,因为他们同样能站在10月17日“反巴育政府”的游行队伍之中,喊着“不公正,不自由,吃不饱”的宣泄口号。

而另一头反过来,泰国当局一旦继续任由“小费执法”延续,那么游行队伍同样会以“反腐不利、不作为”为由,升级壮大。


之,并不是打击“小费”的方向错了,而是在这个“新冠+游行”的特殊时期里,仿佛任何前进发展的举措都在有限而紧张的金钱资源里显得如此“患得患失”、“犹豫不决”…..

甚至泰国任何官方与民间的合作沟通,都在生存与发展的问题面前,成了“易燃易爆”的据理力争、上纲上线、针锋相对。

而在在这些反常的日子里,谁还不是只想看到:自己与自己的周围,都能够“相互美好”,就如疫前往常前那样舒适。

只可惜,人性,情绪,利益,在历史书上,一直在换着语言重写,换着角度修订。


打击“小费执法”,要打,肯定要打,

为了帽子上的徽章,为了游客将至的形象,为了从上至下的严谨,规矩方圆,生生不息。

但解开“死结”的办法并不一定是“一刀切,断多绳”。


那些,收小费的根源、愿意主动给予小费的动机、“花钱办事”与“替人消灾”相互依存、庞大产业延续的后台保护伞……

相信理清这些“缠绕的绳子”,远比剪断丢弃、重新编织要来得划算。

与小费同在泰国灰色地带的芭提雅红灯区,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让性工作者彻底失业并不是打击红灯区的根本目的,而真正实现人人有饭吃的培训转业引导,才是“饥寒交迫”不再“受制于人”的解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0-10-22 11:2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