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拜登在泰人气爆棚,川普被朝野双方“共同取笑”

摘要: 泰国这边,最近两天的全民注意力集中于两件事:“11·8示威”、以及美国大选。神奇的是,这两件原本没什么联系的事情,居然以一种奇特的方式纠缠在了一起。美国大选的结局激化了泰国局势的动荡,而泰国示威的重燃, ...


(原标题:墙倒众人推:拜登在泰人气爆棚,川普被朝野双方“共同取笑”,泰国这是咋了?

泰国这边,最近两天的全民注意力集中于两件事:“11·8示威”、以及美国大选。

神奇的是,这两件原本没什么联系的事情,居然以一种奇特的方式纠缠在了一起。

美国大选的结局激化了泰国局势的动荡,而泰国示威的重燃,又反过来重塑了泰国民众对美国大选的看法。

这种诡异的共振,其核心,居然还是川建国同志。

在“国际影响力”方面,你真的不得不服,建国是无敌的。


特朗普怎么影响了泰国的政局,泰国政局又怎样激化了泰国人对他的看法?

说起来有点复杂。

一言以蔽之:建国特悲催,墙倒众人推。


保王派将特朗普视为“反王派”的精神源头,并将拜登塑造成“泰国人民和泰国王室的老朋友”,加以美化和追捧。

“反王派”则将特朗普视为巴育的镜像,通过埋汰特朗普来营造“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懂王已去,巴育必亡”的舆论氛围。

由此,泰国经济界、建制派、反对派出于各自不同的目的,选择了对他“落井下石”。并促使了拜登的人气在泰国飞速上涨。

说起来,特朗普也挺冤的。


先说拜登的事情。

在经过短暂的观望和沉默之后,泰国官方、王室、反对派,开始火力全开地对拜登的当选表示祝贺。

11月8日,泰国总理巴育热情地祝贺拜登,并且“代表泰国政府和人民”祝愿拜登一切顺利。


这个倒是不奇怪,拜登胜券在握,巴育政府必然要有所表示——况且泰国官方从一年前开始就不大喜欢特朗普(虽然不敢表达出来),经济界更是一片“拜登当选,大利泰国”的呼声。巴育要是不祝贺,那才有鬼了。

除了巴育,他信、英拉、以及“他信系公主”乌汶叻公主,也对拜登表示了祝贺,与泰国巴育政府抢风头。


泰国网上,也开始追捧拜登。

11月7日,泰国全网疯转一组“拜登在美国为九世王签名致哀”的图片。

这组照片是2016年泰国九世王普密蓬逝世后,拜登(当时的美国副总统)专程前往泰国驻美大使馆吊唁老国王。


照片里,拜登站在老国王肖像之前,低头肃立,真诚地哀悼。

在留言簿上,他不仅是签了一个名字,还庄重地写了满满一整页的悼词——那尊重的态度,肃穆的神情,周到的礼节,让泰国网民无不竖起大拇指。

相比东亚峰会上给泰国“放鸽子”,当众把泰国名字都念错的建国兄,差距的确挺大。


泰国建制派、保皇派民众,开始修正“美国支持泰国反对派”的舆论姿态,抢先对拜登示好,将拜登强行塑造成为一个对泰友好、尊重泰国君主制度、对泰国当局保持善意的“老好人”形象。

一方面是对美国新主示好,另一方面也是对反对派表达“不要挟洋自重”、“美国总统是泰国人民的老朋友”的潜台词。


至于泰国反对派,是不是要针锋相对,像“奶茶联盟”的台港同僚们一样与“天选神君特朗普”共存亡?

并没有。

正相反,泰国反对派,也同样追捧拜登,踩特朗普。

泰国反对派,将拜登视为“支援泰国民主化”的希望,由于奥巴马时期美国政府严厉斥责泰国军方政变夺权,因此反对派也认为拜登(奥巴马当年的副手)也会延续奥巴马的政策,发扬民主党“心怀天下,民主优先”的外交传统。

同一个拜登,各自表述。乔老爷子,就这样同时成为了泰国“保皇友人”和“民主伙伴”。


至于特朗普?

很遗憾,他受到了泰国保皇派与造反派双方,同时的嫌弃。

本来,由于美泰贸易摩擦,东亚峰会“放鸽子”、以及特朗普本人粗枝大叶、防疫失败、种族主义等因素,泰国一般民众本就对他印象不佳(对他印象“佳”全球只有台湾)。

如今,特朗普大势已去,再加上保皇派、巴育政府、反对派都抢着往拜登身上贴,于是就更只能将特朗普塑造为反面人物。


11月8日,他信之子攀通廷在个人脸书发文,将特朗普与巴育,一锅烩了。

他写道:“有一个国家啊,领导人和特朗普一样,丢了民心;但是特朗普卷铺盖走人了,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却鸡鸣狗盗地赖在宝座上——这个国家就是泰国”

“民心尽失,黯然下台”——这就是泰国反对派对特朗普的“盖棺定论”

因此,泰国反对派虽然与台港同气连枝,但是对于特朗普却没有半点同情惋惜,一概将特朗普与巴育政府等同,嘲讽巴育“何时步特朗普后尘”。


在11月8日,泰国示威者涌向大皇宫,要“向圣上奏疏”,与守卫大皇宫的泰国警方爆发冲突,险些上演“冬宫一日”。

在示威者当中,“特朗普的失败”成为了一种暗涌的精神动力。

示威者大有“美国易主,泰国也当换一副江山”的感觉,将美国的政权更迭当成了泰国巴育政府下台的预演。

为了将巴育与“倒台的失败者”划等号,特朗普必须是一个负面的失败者,是一个被嘲讽和批判的角色,是一个专治政府的纵容者与代言人。

于是,一个特朗普,在泰国也是“各自表述”。保皇派将他当成居心叵测的“美国他信”,反对派则将他当成加大版的“美国巴育”。


仔细想来,这也是挺逗的。

胜王败寇的势利眼、各有目的的人物塑造、加上一丁点来历不明的印象——泰国人民分成两个派系,以截然相反的两种理由,两种立场,对拜登和特朗普进行了完全一致的评判和应对。

拜登受到了“忠”“反”双方的吹捧,人气直冲云霄。

特朗普则受到了朝野双方一致的抛弃,被当成反面人物。

至于中国元素,由于基本不在泰国内部政治斗争的关注范围内,因此很少有泰国人为了反华而特意跑去支持特朗普。

特朗普,在泰国这个被墙倒众人推的样子,真是冤啊。


美国大选那一晚,老汉摆了一个大乌龙。

傍晚时分,拜登只比特朗普领先十几票,而剩下还没揭晓的七八的州里头,倒有六个是红色的,而且差距还不小。

外网上,美国的“泛蓝群众”一片哀鸿遍野,纷纷哭着要“移民加拿大”、祈祷上天来个飓风把天杀的佛罗里达州给吹到大西洋里去。

而川粉,尤其是中文的川粉,则在微信和推特上同步狂欢,各种嘚瑟。

当时都觉得,这拜登大爷应该是没戏唱了。


老汉以为这就是最后的结局,于是叹口气,默默跑去写“特朗普上台对泰国的影响”的评论文章。

谁知道,文章刚发出去不到五分钟,大洋彼岸惊传:密西根州选情翻转,拜登竟然要赢了!

再后来,大家都看到了——特朗普“叫胡掀桌”,拜登则靠着邮寄选票闷声发大财,没两天居然把佐治亚和宾夕法尼亚都给“翻蓝”了。

最后,拜登赢了。


那是老汉执业生涯中,最隆重的一次乌龙。

不过,就算被打脸了,我也并不觉得难过——

我不是川粉,也不是川黑,虽然川建国这几年,确实给中国造成了不少麻烦,让我喜欢的某手机品牌差点断子绝孙,但是他也的确给全球媒体人带来了无数欢乐与回忆,为这个地球上的每一个人带来了一个毕生难忘的时代。

一百年后,我们的子孙会忘记布什、忘记希拉里、甚至忘记奥巴马——但是他们绝对不会忘记特朗普。

能亲眼在“特朗普的时代”里走一遭,也是难得的体验。


我不了解特朗普是谁,也不知道历史会怎样评价他。

泰国人民怎样对待他,也不关我的事。

想当初,我们是如此看好他的上台;等到他真上台开始发威,叶公好龙的我们又开始期待他的倒台——并且还要不时在全世界的面前假装喜欢他,以此“战略忽悠”全世界。

直到今天,我们依旧无法参透他,参透上苍让他横空出世的深意。

我们甚至不能100%确定他是否真的失败了,也无法幻想他的离去,会让中美关系有什么脱胎换骨的改变,让我们的命运,产生什么立竿见影的好转。

临别之际,我甚至都有点伤感。

看着他那落寞的背影,想着今后在手机上看不见这张熟悉的脸了。简直像是追了很久的剧突然剧终一样,有点舍不得道别。


不过,还是别了吧。

尽管我个人并不讨厌他,但是一想到推特上那些华人川粉那如丧考妣的样儿,就忍不住想笑。

天下没有不散的闹剧,大幕已终,各自散场,回归这个世界原本的样子吧。

毕竟——只有活在段子里的川建国,才是一个值得回忆的川建国啊。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0-12-6 09:0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