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泰国孩子的青春期烦恼!

摘要: “我是一名大学生,我和父母为了政治问题吵了起来,结果我被父母赶出了家门。现在我正在找工作呢,可是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谁能帮帮我吗?”“我也一样啊,就因为我去示威了,和我妈妈天天吵架,一气之下我自己跑出 ...


“我是一名大学生,我和父母为了政治问题吵了起来,结果我被父母赶出了家门。现在我正在找工作呢,可是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谁能帮帮我吗?”

“我也一样啊,就因为我去示威了,和我妈妈天天吵架,一气之下我自己跑出来了,现在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我该怎么办啊?”

最近的泰国,网上出现了很多这样的“求助帖”。


这些求助的内容都很相似:没有经济收入的青年学生(可能是大学生,也可能是高中生,甚至初中生),不顾家人的阻拦,走上街头示威。

终于有一天,学生和父母在家里吵了起来。

争执的内容突破了泰国最敏感的禁忌,父母勃然大怒,让儿女滚出家门。

青年自己摔门而去,然后在网上哭诉自己“被赶出了家门”。


“我爸爸总是教育我,泰国人都要爱国王,批评国王是罪过,也是禁忌。”

大学法学系二年级的达耐,从小便受到父亲这样的教导。

父亲帕孔是泰国的精英阶层,在九世王的时代出生长大,在他的心目中,忠诚君王,便是忠诚于国家,是一个泰国人之所以成为泰国人的根本。

父亲不能接受自己的儿子,是一个“恨国党”,是一个背弃祖先传承的异端。


第一次父子的冲突,是在一次看电影时。

《颂圣歌》奏响之时,影院里的观众们纷纷起立。

达耐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父亲拽着他的胳膊,想要强行把儿子从座位上拽起来,但儿子却怎么也不愿意。

影院中,无数双眼睛在黑暗中注视着这一对几乎要扭打起来的父子。达耐忍受不了这种注视,最终还是站起了身。

他不记得那场电影,究竟放了什么故事,唯一的记忆便是在回去的路上,父子两一句话都没有说。


此后的两年中,父子两像是有了一层隔阂,他们小心翼翼地避开那最敏感的话题,生怕一言不合再吵起来,毁掉了一整天的好心情。

但是,在2020年10月,这种脆弱的平衡被打破了。

达耐跟随着成千上万的泰国青年,走上了街头,高喊着“巴育下台”,直言不讳地要求改革泰国的君主制,废除刑法中的“侮辱皇室”罪,删除课本里对君王的神话与赞颂。

在电影院里,他再也不会起立了。


父亲帕孔,能够理解儿子的想法,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

反对军方,反感巴育的政府,这样并不是不可以,青年人渴望民主的热情他也并非不接受。

但是他无法想象,一个没有君王的泰国,不能想象一个失去了对君王起码的尊重的国家,还怎样以一个“王国”的身份延绵下去。

他热爱君王——确切地说,他无比地热爱九世王,普密蓬陛下。

“我生于拉玛九世时代,国王爱人民胜于爱自己的儿女,他走遍祖国的山川城郭,去过每一个人迹罕至的边疆村落,他是泰国人心中的神,只要想起国王陛下,泰国人的心中便充盈着爱与奉献的热情。”

“国王病重时,我每天都在为国王祈祷。如果上天愿意用我的生命,去换取国王陛下一天的生命,我会毫不犹豫地献出生命。”


但是这种忠诚,这种发自肺腑的爱,儿子达耐已经感受不到了。

“对国王的爱,蒙蔽了父亲的双眼。”

“每当我和父亲讨论泰国的未来,就像是在对一堵墙讲话,得不到半分的回响,只有无尽的沉默与愤怒……”


为了君主的话题,而走向分裂的家庭,不止一个。

帕娜雅是一个泰国母亲,自从家里出了一个热衷于示威的高中生儿子,家中饭桌上便没有一刻的安宁。

在母亲的眼里,一个高中生在街头示威,违反国家的法律,是被不成熟的冲动和网络上煽动人心的口号给“洗脑”了。

每当儿子在她面前,愤愤不平地咒骂警察,咒骂巴育,咒骂暹罗广场上警察的水炮车,她都会感到厌烦。

她会问儿子:“那些抗议的小孩们,究竟想要什么,泰国要变成一个什么样子他们才会满意,他们要通过什么办法来实现这些目标?”


什么是民主?热爱国王的泰国人的意见,是否值得尊重?

泰国青年用网络去串联示威,又有哪一个人能够代表示威者,去和巴育达成和解与妥协?

这样闹下去泰国岂不是永无宁日,如果酿成血案,谁又有资格去负责?


每当见多识广的母亲,珠连炮一般,对着中学生儿子发出一连串“灵魂质问”时,儿子总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让母亲自己上网去了解一下。

对于泰国母子来说,无论是倾听,还是讲述,都太过沉重,太过困难了。

一切试图理智讨论的对话,都会迅速沦为情绪的争吵,变成“你根本什么也不懂”的不欢而散。


与家人决裂的青年,越来越多了。

青年人认为自己真理在握,一腔热血,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

但偏偏他们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与父母住在一起,接受着父母的供养。

一边是用生你养你的威压去终结分歧的孝道,一边是为了学业与恋爱都有可能离家出走的年纪。

这样的父母与儿女,一开始便无法平等对话。

当话题触及到泰国人最终的底线时,根本没有哪一场争论,能够得以善终。


随着“离家出走”的泰国学生越来越多,反政府的示威团体,开始发现自己需要救助的人布满了整个网络。

一个名叫“镜子”的基金会,开始为流落街头的“热血青年”们提供援助。

最初,在“镜子”的工作,是为那些手机被警方的水炮打湿的泰国青年,联系上自己的家人。很快,他们的工作变成了离家的青年们的庇护所。


绝大多数时候,不需要收容,只需要规劝一下就行了。

对冲出家门的中学生说:“你的父母是在担心你,怕你遇上危险”

对心里忐忑的父母说:“孩子大了,不要对孩子那样蛮横”

这样,往往能解决大多数问题,让风餐露宿的孩子回到家中,上演一幕眼泪汪汪破镜重圆的家庭重聚。


然而,重聚的家庭,也已经埋下了冲突的种子。

慈善机构的调解,能够解一时的燃眉之急,却不能够消弭这个国家两代人之间,心中根本的分歧与敌意。

一场示威过后,战火又会重燃,父慈子孝的感人画面又会再一次崩塌,数十个家庭的孩子又会摔门而去,勃然大怒的父母会用耳光、咆哮、断绝生活费来惩罚自己大逆不道的孩子。


整个泰国的天宇之下,不知有多少人家,有着一个“反王派”的儿女,和一双“保王派”的父母。

在每一次示威的现场,一个国家,像一个家庭一般走向分裂。

你在这头,手举着三指,高喊着终结独裁的口号。

对面的“黄衫保皇派”阵营里,也许就是你的父亲,或者慈祥的外婆。


过去的泰国,是阶级矛盾,是乡村红衫与城市黄衫之间矛盾。

东北部的农民、曼谷的出租车司机、工厂里的工人和教室里的学生支持他信;

南方的农场主、曼谷出租车上坐着的白领、工厂的领班和站在讲台上的教导主任,则支持民主党。

所的争执都与王室无关,你再讨厌台上的总理,也只能“清君侧”。


阶层和地域的冲突,能够用传统,用信仰去缓和。

对信仰的根本产生了分歧,这个王国又该用什么去弥合?


如今的泰国,已经从“阶层冲突”变成了“世代矛盾”,不再是一个富裕的家庭与一个贫困的家庭之间的矛盾,而是每一个家庭的父母与儿女之间的矛盾。

现在,这些连自己的房租都付不起的学生们,或许不足为观。然而等这一代人长大了,他们又会为泰国带来怎样的震颤与改变,他们是否还能接受这个国家对自我的定位,接受统治者提前划定的秩序与规则?


或许,离家出走的青年,在为人父母之后,会读懂父母当年的教导,认同父母当年所选择的道路?

但是,一整代不再相信神话的孩子,即便他们长大,又真的会重拾他们所曾嗤之以鼻的信仰吗?


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我们都曾遇到,或者终将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时代在变,对规则的理解与耐心也在变。当上一代人要捍卫你所不以为然的伟大,你是否还能虚与委蛇?

当你的儿女,在你面前宣扬你所厌恶的理念和认同,甚至选择与你的宗教、民族、国籍、主张完全相反的身份认同时,你是否能够泰然处之?

看看泰国的现在,想想自己的将来。命里有时终须有,愿属于我们的难题到来时,我们能够比那些孩子离家出走的泰国家庭,要找到更好的选择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0-12-5 13: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