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扒一扒,新冠疫情炸出来的“泰国赌博秘史”……

摘要: 白人好酒,和人好色,华人好赌。长久以来,我们一直承认泰国在“情色”方面,天赋异禀。但很少有人觉得,泰国在“赌博”这一领域,有何突出之处——尤其是在“好赌指数”上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中国人,就更不觉得泰国 ...


(原标题:21人的芭提雅赌场,竟扫出14名中国人!扒一扒,新冠疫情炸出来的“泰国赌博秘史”……

白人好酒,和人好色,华人好赌。

长久以来,我们一直承认泰国在“情色”方面,天赋异禀。

但很少有人觉得,泰国在“赌博”这一领域,有何突出之处——尤其是在“好赌指数”上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中国人,就更不觉得泰国有什么赌博的气息。

坊间甚至还有些理论,从“棋牌有弑君之意,赌博损佛法之基”的玄学视角,试图证明“泰国人不赌博”的文化根源。

直到最近,新冠病毒对泰国东部地下赌坊的席卷,才让人惊奇地发现:泰国人,原来也是赌的……


2021年1月9日,泰国芭提雅警方接到举报,突查当地一间公寓里的“地下赌场”。

凌晨一点,警方“神兵天降”,当场抓获21名赌徒——其中多达14人为中国人、5人为泰国人,1名新加坡人、1名柬埔寨人。

现场,缴获一套“赌博专用桌椅”,以及扑克牌,筹码等赌博用具。

其中,5名中国人签证过期,属于“逾期滞留”;

一名柬埔寨人,居然还是偷渡。


一场“抓赌”,居然三分之二的赌徒,都是中国人。作为“赌名远扬”的中国同胞,我们也是一声苦笑,徒叹奈何。

从现场照片来看,这是一间用公寓改装而成的小型地下赌场。

专门弄了一张挺专业的牌桌,但规模很小,透露着贫穷而简陋的气息。

这种规模的小型赌场,想必没有达到足够的级别和实力,去买通警方寻求庇护。

在疫情侵袭之下,泰国芭提雅警方突击式的赌场清缴行动中,像这样“抗风险能力低下”,规模狭小,且以外国赌客为主的小作坊,必然是第一批被祭旗开刀的倒霉蛋。


被抓了现行的华人小赌坊,只是泰国东部地区,庞大的地下赌博网络的冰山一角,甚至算不上是什么值得一提的外围。

要不是这场疫情,很多人都不会想到,泰国原来也有这么多赌场。

而实际上泰国地下博彩行业并非如人们想象的那样稀薄,它只是隐藏于地下,被东南亚邻国同业的声势所遮蔽,被泰国过分繁荣的“特殊服务·业”所掩盖,被泰国盘根错节的腐败庇护体系所伪装。

最终在一场照妖镜一般的第二轮疫情爆发中,才难得地显露了原形。


与地球上所有人类民族一样,泰民族的赌博历史,比泰国的国家历史更为悠久。

早在素可泰王朝建国之前,处于早期酋邦时代,被高棉所统治的泰族先民,就已经开始热衷于赌博。

根据中国古籍的记载,中国北宋时期,中南半岛一带的暹罗人已经风行赌博。

当时的玩法是“赌豆”,用一根棍子,随机把一堆豆子分成两拨,然后从其中一拨豆子里不断减去4颗,直到最后,赌赌看还剩几颗。


进入大城王朝以后,由于东西方贸易的繁荣,西班牙、日本、荷兰、中国的文化大量传入暹罗,暹罗社会中赌博泛滥,各种赌博方式百花齐放,大批游手好闲的男人赌博成瘾。

而流传最广的,是中国东南沿海传入的骰子、牌九、以及“花字”(类似于如今的地下六合彩)。早期华人会党社团,也基本上以赌博起家,控制着暹罗各地的赌场,一面向王室贵族上供,一边荼毒泰华各族民众。


从拉玛三世王时期开始,暹罗赌博合法化,赌场成为“国有企业”,后来因为经营不善而承包给华人帮派,由华人帮派运营,并上缴一定的抽成给暹罗国库。

这一模式,贯穿整个19世纪,让华人帮会和暹罗王庭大赚特赚,皆大欢喜。著名的“二哥丰”,就是那个时代的产物。


到拉玛五世末年,暹罗赌博泛滥,城市中遍布赌场,王公贵族赌博成风,底层平民更是抛儿卖妻,搞得家破人亡。赌博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副作用,对暹罗经济社会的稳定造成了动摇。

20世纪初,泰国王室与华人帮会关系恶化,王室收回赌场专营权,并下定决心取缔赌场。

但是,钱总是要赚的。

一战时期,暹罗政府为了筹款,开始公开发行彩票并举办赛马,将其作为合法博彩的唯二形式,沿用至今。

到了二战期间,为了筹钱备战,泰国一度恢复本土赌场合法化,并规定只有富人才能进场赌博。结果“土豪可入,贫民免进”的规定完全执行不起来,最终迫使泰国政府再次取缔赌场,并一直持续到今天。


事实上,泰民族的赌博热情,并不在其他国家之下。

泰国是一个宗教氛围浓厚的国家,但宗教信仰并未抑制赌博的冲动,反倒强化了泰国民众参与赌博的热情。


泰国人民的日常宗教信仰,与博彩业高度挂钩。高僧的经文,菩提圣树的纹路,圆寂僧侣骨灰排列的形态,长辈出殡使用车辆的牌号,儿子出家剃度的日期——所有超自然的存在,日常生活与宗教相关的东西,都会成为“横财的密码”。

人人都认为自己看到了命运的暗示,每天都幻想着自己能够收获命运的善果。泰国民众对彩票式博彩带有强烈的自信,全民级别的参与热情。

剩下的,则倾注在体育赛事,拳击、斗鸡下注,赌球——以及五花八门的网络博彩。


泰国法律对网络博彩没有严格的限制,尤其对网络博彩参与者,通常不会有实际的惩处。

而在体育赛事——尤其是拳击赛当中下注,几乎成为观看拳赛的必经流程。外籍游客在泰国观赛,甚至有公开的介绍人员,去引导你参与下注。

因此在线赌博活动,和体育赛事下注,在泰国十分普遍,除了非法进入泰国的外籍团伙之外,很少有人会因为在个人房屋当中从事网络博彩而被捕。


除了网络博彩,实体“线下赌场”也普遍存在于泰国社会。

本地非法赌场,通常会以当地政府官员和警察为保护伞,光明正大地存在于市井之中。圈内之人无不知晓,但是执法部门视若无睹。

去年发生的“曼谷赌场枪击案”,一名赌客当场射杀一名警官和发牌女郎,最后被现场的另一名持枪赌客击毙。

惨案发生后,警方迟迟不出动,等到赌场人员完成了全部“现场清理”,才装模作样地到空无一人的房间中走个过场。

并且,在现场图片早已流出,全网都知道赌场安装摄像头的前提下,警方居然依旧装疯卖傻,一口咬定现场没有摄像头。


2020年末,泰国龙仔厝疫情爆发,曼谷周边,东部数府受到影响,病情在春武里、罗勇等地的地下赌场接连爆发。

赌场经营者,多半是达官显贵的亲朋好友,层层传染之下差点将泰国议会化为疫区。


警方则装聋作哑,一口咬定“辖区内没有赌场”,理由是“疫情爆发场地的注册用途不是赌场”。

它不叫赌场,所以不是赌场。

完全无法反驳。


军方高层,一边附和“曼谷和罗勇不存在赌场”,一边凶狠地清洗地方官场,将春武里、罗勇、尖竹汶等“赌场疫情大爆发”的府郡警察首长,全部撤换。

明眼人都知道,地方警察庇护赌场本无不可,但造成疫情爆发,捅了上峰的大篓子。这才触怒天威,丢了乌纱。


如今,泰国已经从3000例确诊,上升到1万例以上。

在各地逐渐加强的防控封城措施之下,只有那些存在于地下世界,由权贵持股分成,并受到警方默认和保护的地下赌场,仍在生龙活虎地存在着,并扮演着疫情传播最后的风向标。

若非赌场,泰国第二轮疫情本不至于此。

若非疫情,我们也不知道泰国的赌场,原来在隐秘的角落里,活的这么顽强。


据说,人类之所以喜欢赌博,是因为远古时代的“狩猎记忆”作祟。

去哪儿打猎,满载而归还是空手回家,包含着巨大的运气成分,因此负责打猎的男人,基因之中天生就是赌徒。


泰国人,将“善有善报”的信仰,化作天降横财的渴望,将赌博的欲望寄托于网上博彩、球赛、拳击、斗鸡,彩票——以及地下赌场之中。

生活在泰国的中国人,也在封闭的餐厅、改装的公寓、偏僻的酒店里坚持不懈地发扬着“孤注一掷”的民族传统,举办着小型的赌局,或者在清迈的别墅里开设着面向中国大陆的网络博彩基站。

他们挥霍着钱财,传播着病毒,承受着被查处,或者被感染的风险。

直到,被没有打点清楚的泰国警方,一网打尽的那一天。

大概这才是,愿赌服输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1-1-24 22:3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