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好端端的疫苗国产化,为何会闹得鸡飞狗跳?

摘要: 疫情时代的断代史,始于“口罩时代”,再到“检测时代”,现在进入“疫苗时代”。大国疫苗,势不两立,你笑我是白开水,我笑你是耗子药。富国火力全开疯狂囤货,小国揣着碎银子蹲在门外抹眼泪。打不打,打谁的,怎么 ...


(原标题:泰国“疫苗大赌局”!好端端的疫苗国产化,为何会闹得鸡飞狗跳?

疫情时代的断代史,始于“口罩时代”,再到“检测时代”,现在进入“疫苗时代”。

大国疫苗,势不两立,你笑我是白开水,我笑你是耗子药。富国火力全开疯狂囤货,小国揣着碎银子蹲在门外抹眼泪。

打不打,打谁的,怎么打,打不打得上,成为了2021年初世界政治外交的核心问题,甚至反向影响国家内政,在许多国度造成地动山摇的风波。

泰国,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


泰国的疫苗战略,大概是怎么回事呢?

简而言之:买6000万阿斯利康疫苗,在等发货期间用200万中国科兴疫苗先救急。

并且,争取在四个月之内,实现阿斯利康疫苗在泰国的“国产化”。


买哪国疫苗,属于各国内政,自有所好,各有千秋,并没有太多可以评述的余地。

泰国不算穷国,有足够的资金购买任何国家生产的疫苗。在这个生死攸关的时刻,有这个志向去推进疫苗国产化,以免仰人鼻息,受制于人,说起来也挺合理。

但是,偏偏是这“疫苗国产化”的目标,让泰国陷入了一场巨大的政治争议。

并且,将泰国王室、政府、主要反对党领袖,全部卷入其中。


2020年末,泰国政府与阿斯利康达成协议,计划借助泰国“暹罗生物科技公司”的设备技术,在泰生产阿斯利康疫苗,并号称“年产2亿,远销邻国”,让泰国一举成为“东南亚疫苗供应核心”。

不料,1月18日,泰国反对派领袖,“新未来系”领袖塔纳通在网上公开爆料,指责泰国的疫苗政策是在“向王室企业进行利益输送”!

他说,泰国政府打一开始就认定了阿斯利康疫苗,完全不考虑别国疫苗,将全部的身家性命全都寄托在与英国人的合作之上,孤注一掷,甘冒风险,这是为什么?

答案是:与阿斯利康对接的“暹罗生物科技公司”是国王全资控股的“王室企业”,一旦这家企业获得阿斯利康的技术转让,将会成为东南亚疫苗巨头,得到大量的政府订单,一举扭亏为盈,赚个盆满钵满。

同时,这家公司还会得到政府的巨额拨款,和充分的资金支持,并且在实现“英国疫苗泰国土产化”之后,为泰国王室换来“陛下恩赐疫苗,拯救千万子民”的人间佳话。


塔纳通表示,为了促成“王家药厂”与阿斯利康的这门婚事,泰国政府和泰国人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为了一门心思联姻阿斯利康,泰国政府放弃了“疫苗来源多样化”的政策,错失了抢购疫苗的良机,等到全球各大厂商疫苗都被抢购一空之后,才慌忙订购中国疫苗救急。

至于订购的6000万阿斯利康疫苗,不但数量只能覆盖不到一半的人口,更因为富裕国家的“囤货”,导致泰国根本取不到现货,只好交了钱眼巴巴地排队,让泰国民众暴露在疫病威胁之下。

而2021年2月,泰国卫生部突然宣布“推迟疫苗接种计划”,并将责任推到“欧洲疫苗抢购大战”之上,似乎印证了塔纳通的指责。


另一点质疑,是“泰国究竟有没有国产疫苗的能力”。

塔纳通表示,“暹罗生物科技”连年亏损,经营失败,与阿斯利康的谈判中达不到英方要求,还要政府补贴6亿泰铢更新设备,只能指望垄断阿斯利康疫苗的国产化,才能起死回生。

而实际上,这个经营状况堪忧的“王企”,根本没有涉足过任何疫苗项目,如此大干快上,万一出了纰漏,耽误了疫苗的生产,泰国民众在2021年6月以后还是打不上疫苗,将大大拖累泰国的经济复苏。

钱花了,万一疫苗生产不出来,这个责任,谁来负责?


面对塔纳通的爆料,泰国政府勃然大怒,激烈反驳。

巴育总理说:塔纳通歪曲事实,新冠病毒导致的药渣够多了,就不要再去当人渣了。


卫生部长阿努廷则抨击塔纳通“颠倒黑白”——“国王心系百姓,捐钱捐物,塔纳通不但不知感恩,反而倒打一耙,搬弄是非,你行你上,不上别哔哔!”


泰国政府方面,给出了另一个版本的故事——

在泰国政府的版本中,泰国政府看中了阿斯利康的先进技术,而阿斯利康正好也希望在东南亚建立生产基地,双方可谓两情相悦,一拍即合。

而在泰国,只有先王创建的“暹罗生物科技”才能达到阿斯利康的要求,不是泰国政府故意给王室企业让利,而是阿斯利康只看得上王室企业。

若非泰国政府积极争取,只怕这“疫苗国产化”的好事都还轮不到泰国,塔纳通不感谢泰国政府的努力,不感谢先王创立的医药公司利国利民,反而横加指责,是何居心?


现在,这场朝野之间的“疫苗骂战”仍在继续。

塔纳通毫不示弱,接着骂;政府方面则以“侮辱王室”的罪名指控塔纳通。

民间和舆论界,反应两极分化,一部分讽刺政府“用侮辱王室的罪名来治疗新冠”,另一边则指责塔纳通不懂装懂,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搅了泰国疫苗的一盘大棋。


泰国的“疫苗本土化”战略,为何会引起这么大的波澜?

实际上,争论的双方,所描述的是同一件事。只是对于这件事的解读,完全落在了两个不同的维度。

“疫苗造福人民”与“疫苗牟取暴利”,其实是一枚硬币的两面,看你怎么去解读。

泰国王室、泰国政治领袖的经济利益,向来与国家战略,经济发展布局高度融合,政治权力本身一旦参与市场竞争,既是对产业发展的贡献,也是对市场竞争的垄断。

无论是王室、军方、还是像他信这样的富豪政客,都在泰国经济当中占据核心地位。有时这种“官僚资本”能够突破市场的局限,为泰国制造产业升级的机会,培育出得到政府充分协作的实力强劲的民族企业。

另一方面,这种“官商同体”也会造成彻头彻尾的腐败,甚至形成垄断,让国家经济政策成为权贵利益输送的工具。


他信建立AIS通讯,填补了当年的行业空白,也让自己赚了一大笔,他是“为国创新”,提升了泰国信息通讯产业的实力,还是在搞家族垄断?

王室创办制药企业,得到的政府扶植比卫生部下属的直系国企还要多,这是在用国家的钱来养育低效的王室私人企业,还是王室私人企业在主动亏本,向民众让利?是君王在与民争利,还是在悬壶济世,拯救苍生?

校长在学校里开了小卖部,是方便了学生,还是割了学生的韭菜?

就看你,喜不喜欢这个校长了。


但是,“与民争利”和“造福于民”终究还是有区别的。

最本质的区别就是,你的活干得怎么样。

无论泰国政府和泰国反对派的口水仗怎么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泰国人民最终对“御赐疫苗计划”的评判,只会有一个指标。

——暹罗生物科技,能不能,按时足量地,向泰国人民供应优质的阿斯利康疫苗!


泰国在2020年疫情刚刚爆发时,就曾经有过失败的先例。

当时,全球范围内医疗用品短缺,泰国在明知国内原料短缺的情况下,依旧没有及时进行海外订购,而是将极为有限的资金,投入到所谓“国产口罩生产线研发”当中。

最终,国产生产线没弄出来,向中国订购口罩的钱也没了,造成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口罩严重短缺。

直到后来口罩产能过剩,泰国才通过低价进口的方式满足了国内供应。

那不是泰国的政策成功了,而是搭上了历史车轮的顺风车,等到泰国终于解决了自己的问题,早已没有一个国家缺口罩了。


假如,泰国能够在2021年2月,按时得到订购的阿斯利康疫苗,并且在6月之前开始大范围接种——那么泰国的疫苗订购战略就是成功的。

如果,泰国的国产疫苗能够在6月大量投产,并且实现“年产2亿剂”的目标,那么泰国政府的疫苗战略就将是史诗一般辉煌的大成就。

国王的“暹罗生物科技”,也将成为救国救民的民族骄傲。

君王赐疫苗,圣德救苍生的事迹,将成为泰国王室永世流传的佳话。


但是,假如事情不是这么回事,那就麻烦了。

如果英国方面因为任何“不可抗力”(比如欧洲疫苗争夺战)而迟迟不向泰国交付疫苗,让泰国在2021年6月之后无法开展大规模疫苗接种,那么泰国疫苗订购战略将成为一个笑柄。

泰国政府要么甩锅给阿斯利康,要么向中俄订购疫苗——当然前提是中俄自己有存货可卖。

再如果:到2021年6月之后,由于技术原因,产能原因,病毒变异……或者任何意外原因,暹罗生物科技无法按时生产出疫苗,或者产量远远达不到每年2亿支,那么就等于坐实了塔纳通的诅咒。

到那时,泰国疫苗政策将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泰国经济将会因为迟迟无法开放而受到拖累,政府乃至王室也会脸上无光。


希望,泰国这一次,能够成功。

新冠疫情将是一场持久战,将来要用疫苗的数量很多,从长远看,建立独立自主的疫苗生产线,的确更有利于泰国的防疫大局。

我们希望,塔纳通的猜测是错的。

但前提是,泰国有这样的实力去实现自己的抱负。被历史推上前线的这家“王企”,能不辜负泰国人民的期待,出色完成它向这个民族所许诺的使命。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只能成功,不可失败。

不成功,便成仁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1-3-7 13:3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