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泰国疫情大爆发!交通部长阳性!内阁沦陷!

摘要: “不明不白”的泰式抗疫,终究还是迎来了“命中注定”的大爆发。这三天的确诊数据:194+250+334,共778例阳性。同样,这一数据,仅供参考。仅仅代表着泰卫生当局的“勤劳水平”,在当日非全民检测的雷区中,力所能及 ...


(原标题:恐慌时刻!泰国疫情大爆发!交通部长阳性!内阁沦陷!红灯区夜场英国变种毒株蔓延!)

“不明不白”的泰式抗疫,终究还是迎来了“命中注定”的大爆发。

这三天的确诊数据:194+250+334,共778例阳性。

同样,这一数据,仅供参考。仅仅代表着泰卫生当局的“勤劳水平”,在当日非全民检测的雷区中,力所能及的,恰好扫出了这些病例。

唯一的意义,是在泰国疫情新闻中,解读现象背后的本质信号,并在局势进一步恶化之前,用事先的预判提早应对,有备无患。

今日,泰国高层圈子危险了,泰国选美佳丽确诊,就连空军体系也出现阳性,接着部分学校、商场、多家公司发布蔓延公告....

最关键的新闻:英国变种毒株已经出现,传播速度惊人!

泰国,越来越危险了......



高烧38度后,泰国交通部长阳性!

泰国网报道,4月7日,泰国新增334例确诊病例,包括327例本土确诊病例和7例境外输入隔离场所确诊病例,累计确诊29905例。日前,因密切接触过确诊患者,泰国交通部长萨撒扬立即接受隔离。


4月7日,据萨撒扬本人透露,他因高烧38度入院治疗检查,本人猜测感染的可能性很大。


最终,检查结果显示萨撒扬确诊感染新冠,之后将接受进一步治疗。


泰国6名内阁官员隔离14天,巴育宣布宋干节庆祝作废!


据泰国内阁秘书长提拉鹏透露,因包括副总理威萨努、交通部长萨撒扬、农业暨合作社部副部长塔玛纳、劳工部副部长娜叻蒙、教育部长德莉努及教育部副部长卡诺瓦在内的6位官员需要接受为期14天的隔离观察,4月7日本应在政府大楼举行的内阁会议改为视频会议。


泰总理巴育表示,他已命内阁成员居家工作,他自己也接受了拭子检测,结果显示未发现病毒。

此外,巴育还称,为防控疫情,后续政府的宋干节活动都要取消,并提醒各位政府官员做好表率,担起应尽职责,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勿参加各类宴请活动。


被指光顾红灯区包养花魁?泰国副总理否认!

近期,泰国曼谷娱乐场所发生集群感染,夜总会Krystal Club当红女公关也因确诊而入院治疗。事发后,有媒体爆料称政商界人士也会光顾该店。


4月7日据泰媒消息,泰国副总理兼能源部部长素帕蓬在参加今日内阁会议前接受了媒体采访。
 
素帕蓬透露,他未曾去过通罗地区,也不认识发现确诊病例的夜总会Krystal Club。
 
他之前去外府执行公务,返回曼谷后则与家人吃饭。
 
此外,素帕蓬还询问记者称,是哪家媒体先报道他去娱乐场所玩?他希望媒体了解事实真相后再发布新闻,因为为博眼球抢发的新闻可能不是事实,且可能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英国新冠病毒变异毒株肆虐泰国娱乐场所,传播速度快1.7倍

4月7日据泰媒消息,泰国朱拉隆功大学医学院临床病毒学专家勇医生在个人社交账号透露,初步检查获悉,目前泰国娱乐场所传播的是英国新冠变异毒株。


据悉,朱拉隆功大学医学院临床病毒学中心称,他们检测了Bang Khae和通罗地区新冠病毒样本,以区分英国新冠变异毒株和“野生毒株”( Wild Type)。

结果显示,目前通罗娱乐场所传播的毒株是英国变异毒株,与普通毒株相比该毒株传播速度快1.7倍。尽管是无症状感染者,但其体内存在较多病毒。


新冠病毒变异毒株B.1.1.7首先在英国发现,后被传播到全球逾70个国家和地区,泰国于1月初首次在一家英国家庭里检测到该变异毒株。(来源:泰媒)


第三轮疫情爆发:泰国还有多少“雷”?

去年,同期3-4月,泰国疫情也是如此惨状——
 
一波接一波,各行各业阳性满天飞,今天这里封城,明天那里关闭,弄得人精神紧绷,一惊一乍,措手不及。


不知道,今年又是否和去年一样,无数泰国人在超市囤货刚屯到一半,疫情就结束了,又或者在失业的痛苦中睡醒,开窗一看小区门口又被封了,连屯什么都没想好就被迫喝西北风了…..

之后政府发放补助的环节,又是那么危机重重。

 
在外人的常识理解中,3-4月是泰国40度的大热季前奏,可偏偏相反,这个时段的新冠爆得异常凶猛。
 
2021年的3月底,在泰国当局宣布“牺牲防疫”换取“旅业创收”之后,没过几天,客人也没几个,但疫情又再度爆发。


不喜欢泰国的人,说这是佛国立竿见影的因果报应,幸灾乐祸直言“要钱不要命,当得此下场”。
 
而盼着泰国好的人,却会望着泰国在“经济与抗疫”的艰辛权衡中拼命挣扎,为其叹息落泪,心疼不已。


灾难面前,“饿死”还是“病死”,泰国其实根本不想去选,却又不得不选。
 
新冠这个考场,每一个国家都必须在有限的资源和实力中“被迫答卷”,并且还要在超纲的题目中“拼命上分”……
 
难,也就难在这里了。

 
泰国还有多少“雷”?未来局势会如何?根本没有人能知道….
 
并且因为泰国现状如此,“扫雷”从来扫不完,也没实力扫完。眼下局势,有多人能有理有据的,对泰国无条件充满积极乐观?
 
好好想想,泰国7000万人口,疫苗单针接种速度每日低于1万,区域性派发疫苗单位为10万,芭提雅要优先注射,普吉素叻要争抢开放,重灾区一线医疗等待支持,二轮三轮大爆发需要紧急接种……
 
那些口口声声说泰国“一定会好起来”的人,若从祝福盼望的角度还算说得过去,但从科学理性的角度,这简直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糊弄,全看心情。


“疫情终究会过去”这句话,可以成为我们对抗磨难的斗志,但不能成为麻痹公众的“精神胜利”,否则这种谜之自信,与美利坚那些宣布新冠从不存在的“二傻子”有何分别?
 
不管新冠处于哪一个时期,无论乐观还是悲观,都不该成为遮挡理智判断的阻碍屏障。

 
如果你在泰国,眼下最重要的,无疑是打起精神,在持续一年多的瘟疫中,继续警醒抗疫,从我做起,坚持到底。特别是最近这段,千万别大意了!
 
如果你不在泰国,那么别在朋友圈发布诸如《完全确定了!6月泰国国门开放,入境免隔离!》之类的“科幻文章”。
 
虽然大家都知道国内房地产公司的海外事业部根本不满足低技术的VR看房,也知道无数创业者及投资者就等着暹罗大开、项目落地。

但这疫情的安全风险,根本不是菜市场的“讨价划价”所能妥协争取的——泰国疫情一日不好,你宣传美好文案,把同胞骗来这里,无异于羊入虎口。


还有别再说什么“新冠死亡率低,大家全当感冒,放手赚钱”之类的狗话,如果真要说,你“肺炎阳性”先干为敬再说不迟。
 
在新冠未走的日子里,“狼来了”与“狼没来”都不能当真,也不该轻易冒险。
 
这场“战疫”,先比坚守,再争输赢吧。



酒色慢性毒药!红灯区的性感花魁:一错再错的“包容自由”!

接下来谈谈,第三轮阳性爆发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经泰国网采访调研,我们简单的总结一下——
 
泰国这一轮的疫情,起始于“泰国夜场,日本水疗”,升华于“名店花魁,卖淫嫖娼”,爆发于“全民不检测,医疗无实力”。

 
在泰国网对市中心多家警署的专访中,我们听说了这么一段故事:
 
从前,有一群日本人来到曼谷谋生,他们的特点是,一日不嫖,比死还难受。
 
于是他们根据他们的爱好,在曼谷素坤逸、通罗建立了“黄色漫画及报刊印刷基地”,还主动拉拢本地泰人开设“日本色情水疗中心”、“特殊日式酒吧”、“日式色情按摩店”等地。

 
就这样,这群日本人不分男女老少,在向曼谷当地疯狂输出着“东瀛淫秽文化及习惯”——最后的结局是,2007年曼谷市中心京都警察宣布“坚决铲除日本淫秽”,但因“保护伞”问题,当年完蛋的只有“日本黄色刊物出版社”,而“日本水疗”却以另一种形式,成了至今存在的“泰日色情混血产物”。
 
这类“特殊水疗”场所,后来发展为“灰色旅业”的一部分,本地泰国人出于羞愧不敢常去,反倒成了无数外国游客、自费留学生的“初尝地”和“艾滋确诊地”。


而这些主流嫖客的另一头,泰国政商大佬层也通过“层层面试选拔”,挑选出了他们常年御用的“名店花魁”,
 
旨在为他们白天西装笔挺、媒体环绕、高贵奢华、人模狗样的“跨国战略级建设会议”,悄悄抹去几分枯燥与乏味,顺便享受作为“有钱男性”,该有的疯狂权柄和糜烂野性。


2020年年初,新冠突然来“查房”,这些“又菜又爱嫖”的边缘群体,在“政府封锁令”的要求下,“被迫”以性命为重,打算暂时“修身养性”。
 
2020年泰国红灯区失业潮也就这么倾盆而下,浪高八米,萧条一片。
 
性工作者,只能在“接散客”和“吃老本”中,勉强度日。


关键的时刻来了,2020年年底-2021年年初,曼谷“日本水疗”行业得到了泰国政府亲自发布的“开业通知书”,讽刺的是,泰当局从未承认他们的“合法性”。
 
喜讯一出,各性工作者奔走相告,开始在Line群上开启“年度从业座谈交流大会”,相互推荐着哪家店的客源多,生意好,报酬多…
 
好死不死的是,泰国新冠根本没有死绝死透,这不讨论还好,一讨论下去,全曼谷的日本水疗店的“嫖客+性工作者”,全聚集在生意好的热闹店面了——

 
性工作者是为了客流量赚钱谋生,客人越多,她们就疯狂前去接客,甚至一个花魁“身兼数职”,一天去往多个热闹店铺,一人同时“接下多单”,如上辈子没见过钱似的,大赚特赚……
 
而以在泰日本人为首的嫖客群体,他们凑热闹多半是为了在“选择众多“的花魁店里,更容易挑出符合他们口味的一个或几个或数十个“重点培养对象”,也就是哪家性工作者人数越多,他们就越往哪凑。

 
在这个大规模聚集中,新冠病毒乐开了花,泰国酒吧夜场,乃至整个红灯区,从2021年4月1日起,接连爆炸,确诊一波接一波的来,有学生确诊了,有花魁确诊了,有公司高管确诊了,有摩的司机确诊了,有不同单位职员确诊了……
 
可谓汇集“各路英雄好汉、达官贵族”,相约隔离确诊。


更可笑的是,昨天一家夜场的性感女公关确诊了,引发大片泰国政商人士恐慌就医,成功让各大私立医院,成为了各界成功人士的聚会场所。
 
真不知道,上层人在医院撞到熟人时,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噢对了,日本驻泰王国大使也确诊了,不过大家别瞎猜了,人家说了,绝对没去酒吧和水疗店,就是去了那个什么….我想想…哦那个..日本寿司店、点心店,反正真的没去夜场。
 
真的。


结果说了半天,抗击新冠病毒的问题,又回到了“扫黄”问题。
 
关键是,泰国绝不可能好好“扫黄”,这是历史遗留的潜规则问题,也是当今的格局问题,更是疫情时期的头等难题。
 
泰国政府在2021年准许“日本水疗按摩店”开业,本身就是一个“一致对外抗击新冠”的默认,也就是曼谷红灯区的合法问题,疫情后再商议,现在的大问题是解决吃饭问题和杀毒问题。


于是泰国当局决定,我不管你们在疫情之前是做什么的,反正我会出全力控制大局,让所有行业的从业者都能端得起饭碗,大家先吃饱饭,我们共渡难过。
 
从这个措施来看,泰国政府是充满人性的,就算是出卖身体的“性工作者”,照样众生平等,合理对待,绝不赶尽杀绝。

 
但问题是,这个行业还是与常规的实体行业不同,就拿曼谷百货商场来说,一旦安保人员发现进出人员不戴口罩,又或者违反疫情管制条例出现聚集,那么定当现场处理,出手纠正管制,绝不让疫情轻易失控。
 
然而“曼谷日式水疗”是什么?本质还是个灰暗地带——
 
两个人关上门“鼓掌”,肢体已经亲密接触了,更何况戴不戴口罩之类的讲究,烟花寻柳之地,泰国警察难道要拿着音响冲进各处“红灯酒色暗格”,然后大喊:
 
“各位嫖客请注意!各位嫖客请注意!请您享受服务期间,务必戴好口罩并涂抹消毒液,请勿将头手伸到疫情监控区外,祝您用餐愉快!”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


色情业场所,决定了人群聚集,因为人的性欲在失去管制之后就如同普通动物,并且泰政府还主动默许了,“警察抓贼”在这里,别说抓不抓了,就连警察也估计都能脱了皮带跟着贼一块上……
 
特殊的服务,决定了人群不仅仅聚集,还产生了高频率高危“深度交流”的感染举动。
 
泰国纵容的管制,也决定了红灯区就业只可疏通,不可堵。

 
否则巴育一旦在疫情期间把红灯区铲平了,那么随之而来的,是“线上卖淫、社区卖淫”的扩大,这是一种更无法预测的深渊,性工作者会在细微的民间住宅单元频繁而大量地流动。
 
而“酒吧夜场爆发”,也会因此变成“全民住宅区大蔓延”。
 
可是不打击红灯区,巴育又会面临当前的“曼谷花魁危机”。
 
不管打还是不打,泰国之前留下的“百日咳”旧病制度,在常年得不到医治的情况下,发展成“肺炎蔓延”自然是难免的了。

 
归根结底,新冠的打击,比的还是脚踏实地的“综合国力”,从一而终。
 
倘若一国在平常安逸的日子里,依然坚守自律、严格要求,那么再大的风浪和灾难,也无非会在全民全心的团结一致中,举国合力筑成堡垒,强攻游刃有余,防御成竹在胸。
 
而泰国在疫情期间所暴露的,便是往日形聚神散的假象,虽在旅业繁荣时期各自安居乐业、丰衣足食,但却在疫期萧条冰冷之日无法抱团取暖、相濡以沫。
 
一时想改,晚了。

 
泰国的确很自由,自由到包容一切,上到诸天神佛,下到妖魔鬼怪,全都能在盛世之景和平共处,互不侵犯,相互敬畏。
 
这份自由,疫情前看似“独立而慈悲”,但却在疫情中透露着“自保而冷漠”。
 
暹罗能在旅业开放时借着“自由的力量”散发着无比友好而虔诚的优秀,让外邦游客一旦驻足就会心生向往与归属。
 
可暹罗在“太极两仪”的另一端段,却也因为“自由的力量”而无限放纵与堕落。


仿佛在“泰式自由”里,你能无限对着苍穹向上涅槃,修行成佛,但也同样可以无限下坠,嗜血成魔,外人随便一看,泰国分分钟能把你感动得泪奔,但同样也因部分恶行陋习,让你所认识的泰国每一秒都能刷新你三观。
 
刹那间,你可能会觉得,万物皆可在此暹罗天地共存共生。
 
可如今“天地”有变,这类往昔的包容,早已因为各自习惯却各不相同的“自由”,而生出抗疫步调极不一致的格格不入,你有你的泰国政权,但我有我的暹罗权益,无法团结,不能凝聚。


“泰国的自由”,有山有海,却同样有水有火,一旦山河颠簸,一旦大地倾覆,水火不容,
 
本自暹罗同根同源,却相生相克。
 
最终冰火两重的斗争,化成了曼谷总理府街头的大型示威,变成了巴育宵禁令下,无人严格遵守的可有可无、形同虚设。更演变成了,泰国当前抗疫不能一刀两断,旅业开放无法心无杂念……
 
于是敢问暹罗抗疫,何日才能到头,何时才能“破局重生”。


真心希望泰国,能走出妥协已久的困境,
 
在烈火的烘烤中,不再留恋腐朽的糟粕,不在混乱的纵容中,寻找有序的规矩,更不要寄托于纯粹黑暗中,能寻得些许光明。
 
红灯区如此,军警小费如此,当局执政与游行示威,亦如此。


正在写这篇文章的我,内心是痛苦而纠结的,
 
因为在这个生活已久的“第二故乡”面前,
 
我不知道,未来尘埃落定的那天,
 
我是该祝福,在试炼中遍体鳞伤,却已焕然一新的泰国,
 
还是该祝福,在新冠杀戮中侥幸存活,却又“自由如初”的暹罗。


可我又是自豪的,因为眼目心意,在异乡思念牵挂的那头,是当前世界抗疫力量最强悍的祖国——
 
那个瞬间建好医院、运好物资,为全国人民承受一切、安排好一切的,
 
伟大的,中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1-4-17 01:4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